謝謝你,二〇一八

終於把部落格找回來了!連續寫了好幾年的感謝與展望,終於可以重新開始了!

其實在日本旅行時就很想寫,一月一日在大阪的飯店試了很多次帳號密碼,都沒有成功,後來想起吾團駝獸師父在聯繫時一定會跟我講,翻了留言終於找到,但也累了,就這樣拖拉到回台灣的第一個週末。

為了寫這篇小文,很慎重。不只把整個週末空下來,還焚香靜心,點了三十三間堂的香,喚醒自己在日本想寫的一切。

二〇一八啊,說起來是很幸運的一年,雖然開年的時候遭遇了工作震盪,但也因此展開很多新的嘗試。小貓流出版五本書,辦十五場以上的活動,回覆一千多則留言,當然還有很多努力的空間,新的一年也會出版更多書,但至少這一年裡出的書都是對得起這家小小出版社的。特別是「善意之書」,我真的沒想過會成為鼓動大家「行善」的人,但事情就這麼發生了。而且這本書真的得到好多好多人的幫忙,謝謝每一個對小貓流伸出溫暖雙手的你們,謝謝你們。

很多年前,遠在「夾腳拖的夏天」還沒有出版前,第一次住在花蓮時,我就一直在想:「未來的工作到底要做什麼呢?」那時候許了一個厚臉皮但自己很喜歡的心願:「我希望我的工作可以為這個世界帶來一些美好。」小貓流某種程度實現了這個願望。

在做「我與世界格格不入」時,我想的其實不是書要多暢銷,而是,如果靠著做亞斯特質的書可以讓這世界少一些錯待,那不是很棒嗎?書賣得好,就表示更多人理解了這件事,傷害也就會更少了。

抱著這樣浪漫的心情做出版,好像不太好,但也好像滿好的,否則只看財報跟薪水,大概會無以為繼吧。

除了小貓流的工作之外,去年意外展開了幾個新的嘗試。一個是年初的蘋果專欄邀約,我一直覺得老天爺默默地在照顧我,正想著好久沒寫文章了,想寫專欄,蘋果日報就邀我寫短文章。比起長文,短文章確實比較適合現在的我;過年時,又因為老朋友權自強來拜年,所以就意外地在「影響力達人」開了「女人書房」的影音,每兩個月拍一次,一次拍八個禮拜;接著又在平路的邀約下,在中央廣播電台開了節目,先是「女人沙龍」,邀請好幾個重要的女性朋友來談女人生涯,年末改為「閱讀女人」,談女性書寫的種種。

認真算下來,這一年總共出版五本書、寫了近五十篇專欄、拍了二十五個影音、三十集廣播節目。有很多時候,週末都沒辦法休息,不是為了小貓流打書演講,就是窩在家寫文章、讀資料。

就這樣過完一年了,對自己仍然不太滿意,總覺得很多事情應該做得更好,但也真的力氣用盡了。

年末,不顧一切到日本放空十二天,仍然被老天爺眷顧著,在清水寺的山腰上,看見漫天白雪,下山後在京都街頭,看著白雪在燈下紛飛,身邊就是最愛的老爺,真的很幸福。隔天一早,獨自到金閣寺,在水邊等待,終於讓我看見雪金閣。走完金閣寺的小徑,在盡頭躲進茶屋喝了一杯熱抹茶,看著窗外蒼勁老樹上積著白雪,覺得能夠用這樣的旅程結束二〇一八年,真是太美好太美好了。

畢竟二〇一八啊,真的是好辛苦的一年,工作累,家事也累,老爺完成八次化療,我在最後一次陪她去打針時,很得意地發現,我從未缺席過任何一次的陪伴。和信化療室外有個小小空間,放了些桌椅,我都戲稱是我的「小貓流和信分部」,有很多書稿就是在小圓桌上完成的。

不管多麼疲倦,總算把這一年過完了。過完就已經夠好了。每年年末,都會碰到朋友,一起玩「今年最重要的三件事」,可是今年因為要出過度假,所以錯過了這個遊戲。年過完,忘記有些重要的事了,也許每一件都很重要吧,那些挫折、擔憂、恐懼,那些對自己的不滿意與憤怒,都很重要。通過那些對自己的壞,才能生出溫柔心吧。總之,都過去了,真好。

謝謝你,親愛的二〇一八年,謝謝你帶來的所有考驗、挫折,謝謝。

年末的時候,老天爺跟我說:我一直在照顧你,所以你不需要擔憂未來。

寫下這篇的時候,深深感覺到,真的啊,原來是老天爺一直在照顧我,所以一切以為過不去的,都過去了。

謝謝你,老天爺。

你好,晴空大好的2105

從2004年就持續在部落格告別舊年,迎接新年。就算現在臉書當道,我還是想要回來這邊寫寫新年願望。算是,小貓傳統吧。剛才輸入帳號密碼時,手有點抖,好怕連自己的部落格都進不來啊!
每年,我都會為新的一年下一個「關鍵字」,2015希望是「天道酬勤,晴空大好」的一年。

繼續閱讀 你好,晴空大好的2105

2014–成功

2014來了。我跟老爺都感覺到,2014是留在台北的一年,不只如此,未來三、五年,應該都在台北吧。覺得在花蓮夠久了,該是時候回台北做點有趣的事情,開創一下事業。
我應該要感恩的,離開台北四年多,回來還有個好位子、好薪水,還有人記得找我做很多有趣的事情。要感恩,並且知足、珍惜。

繼續閱讀 2014–成功

誰家逃得過問題油?

這幾年我非常挑剔食物的來源,挑剔到一種我自己都覺得很神經質的地步。比如,油一定要慎選、豆漿不敢隨便喝、青菜要有機認證,連米都不能馬虎,更重要的是,雞肉、豬肉,甚至牛肉,我買的時候都再三確認,一定要足夠天數的土雞、信功豬肉、澳洲牛肉…。在外面吃飯可以隨意,台灣人誰身上不帶點毒,但是回到我家的餐桌,我自己可以作主的,盡量做到無毒。
面對食品安全一再出問題,我曾經也很「傲慢」地說:「我可是都去有機商店買啊!」也常常買一大堆食物回媽媽家屯著。但是,我這次卻細細地反省,難道買不起有機的人就該吃有毒的食品嗎?憑什麼在這樣尋常的食物上,要分階級?

繼續閱讀 誰家逃得過問題油?

關於總舖師的眼淚

看完總鋪師後,有些餘韻一直在心底,無法散去。我想了一個晚上,發現是「台灣的人情味」。
電影中那些超爆笑梗,會讓大家在很多年後還回味不已。那些不小心就流下來的眼淚,卻讓總舖師成為一部對台灣人很重要的電影。
我實在超愛那些爆笑梗,但是,陳玉勳的喜劇很多人講了,我想講「眼淚」。

繼續閱讀 關於總舖師的眼淚

曹錦輝

是寫曹錦輝。
上個禮拜讓我寫得很痛苦的人物,是曹錦輝。從決定要寫小曹開始,我就陷入很大的困境,內心交戰:「媽的!我真的要寫這個傢伙嗎?他到底有沒有打假球?我要用什麼角度寫他?」就連站在他店門口時,我都還在掙扎。
大家都想問真相,我也曾經很想知道真相。但是見了他之後,我突然覺得真相不重要了。根據不起訴書,他就是喝了幾攤不該喝的酒,上了不該上的女人;黃俊中王勁力咬出二十幾個打假球的選手,就是不咬他,堅持他沒有打假球。我決定相信這個版本。
曹錦輝也為自己的荒唐付出慘痛代價。他永遠被台灣職業棒球界驅逐。

繼續閱讀 曹錦輝

從小宇宙探頭的時刻到了

其實我是一個開開心心,很簡單過生活的人。最關心的事情,除了把功課寫好,就是晚餐吃什麼,就像今天晚上,我一邊寫功課,一邊好想燉一鍋雞湯。
但是,有些什麼開始轉變了。我隱約感覺到,台灣正在傾斜,所謂的平行宇宙,根本就不存在。我必須更真實地看見這些改變。

繼續閱讀 從小宇宙探頭的時刻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