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削減的一年

 

 

每年都會在部落格寫一篇對新來一年的期待與想像,也會下個新年「關鍵字」。關於二〇一九年的想像,在日本就已經想好、決定了,只是拖著沒寫,不知不覺,連農曆年都過了,這篇文章不寫完,總覺得這一年無法開始。

二〇一九啊,應該是削減的一年吧。二〇一八開年時因為種種原因,陷入低潮,想著不如多嘗試些新鮮事來突破僵局吧。正想著好想寫專欄啊,蘋果日報的邀約就來了;想著不如拍點網路影音吧,影響力達人的創辦人權自強來走春,小貓書房就開張了;年中更有了大膽的嘗試,到中央廣播電台主持每週半小時的小節目。

對於突然有這麼多機會做新鮮事,我內心充滿感激。日子被切得很碎,大塊時間忙小貓流的工作,晚上跟週末繼續工作。

就這樣撐到二〇一八年的年末,突然有種無以為繼的虛脫感。我做了很多事,但我有沒有好好地享受每一個片刻?我是否想過,這些事將把我帶往何方?

我沒有時間思考,只能拚了命奔跑。

二〇一九年應該停下來了。經過一整年的嘗試,大約知道自己擅長與不擅長,那些我做起來勉強的,也正是我的弱點;那些我做了感到快樂的,就是該更努力做下去的。

我想好好做書,好好寫書,好好生活。

「削減」還有一個更重要的意義,我想要享受我正在做的事情。我想要享受時時刻刻。

去年做了好幾本書,還為齊東詩社帶了東門市場導覽、為「善意之書」辦了好幾場演講,甚至那些錄音、錄影的片刻,我都只顧著忙碌、慌張,從來沒有一分鐘享受當下。我沒有享受做書的快樂、演講互動的美好、以及快樂地表達自己,我只是很努力很苦情地工作。除了無數的擔憂,擔憂書做不好賣不好講不好,擔憂錄影的表現不好,擔憂讓特地來參加活動的人感到失望。

二〇一八啊,想起來真是擔憂的一年。二〇一九,希望是活在當下的一年。

工作一定是辛苦的,但一定也有快樂才對。我已經這麼任性地選擇自己熱愛的工作,沒理由只有痛苦。

深深地希望「削減」可以帶來深度。我想用更多時間,做更少的事情。

且讓我嘗試一年吧。削減不一定會降低產值,甚至應該提高價值才對(但小貓流出書量是一定會增加的,這是非常確定的。)

總之,終於把對二〇一九的期待寫好了。新的一年終於可以正式開始了。

然後,希望我在疲倦的時候能夠記得在大阪這麼快樂的我。累到想哭的時候,就對著天空伸懶腰,吐舌頭吧。

一定也會是美好的一年。

 

 

謝謝你,二〇一八

終於把部落格找回來了!連續寫了好幾年的感謝與展望,終於可以重新開始了!

其實在日本旅行時就很想寫,一月一日在大阪的飯店試了很多次帳號密碼,都沒有成功,後來想起吾團駝獸師父在聯繫時一定會跟我講,翻了留言終於找到,但也累了,就這樣拖拉到回台灣的第一個週末。

為了寫這篇小文,很慎重。不只把整個週末空下來,還焚香靜心,點了三十三間堂的香,喚醒自己在日本想寫的一切。

二〇一八啊,說起來是很幸運的一年,雖然開年的時候遭遇了工作震盪,但也因此展開很多新的嘗試。小貓流出版五本書,辦十五場以上的活動,回覆一千多則留言,當然還有很多努力的空間,新的一年也會出版更多書,但至少這一年裡出的書都是對得起這家小小出版社的。特別是「善意之書」,我真的沒想過會成為鼓動大家「行善」的人,但事情就這麼發生了。而且這本書真的得到好多好多人的幫忙,謝謝每一個對小貓流伸出溫暖雙手的你們,謝謝你們。

很多年前,遠在「夾腳拖的夏天」還沒有出版前,第一次住在花蓮時,我就一直在想:「未來的工作到底要做什麼呢?」那時候許了一個厚臉皮但自己很喜歡的心願:「我希望我的工作可以為這個世界帶來一些美好。」小貓流某種程度實現了這個願望。

在做「我與世界格格不入」時,我想的其實不是書要多暢銷,而是,如果靠著做亞斯特質的書可以讓這世界少一些錯待,那不是很棒嗎?書賣得好,就表示更多人理解了這件事,傷害也就會更少了。

抱著這樣浪漫的心情做出版,好像不太好,但也好像滿好的,否則只看財報跟薪水,大概會無以為繼吧。

除了小貓流的工作之外,去年意外展開了幾個新的嘗試。一個是年初的蘋果專欄邀約,我一直覺得老天爺默默地在照顧我,正想著好久沒寫文章了,想寫專欄,蘋果日報就邀我寫短文章。比起長文,短文章確實比較適合現在的我;過年時,又因為老朋友權自強來拜年,所以就意外地在「影響力達人」開了「女人書房」的影音,每兩個月拍一次,一次拍八個禮拜;接著又在平路的邀約下,在中央廣播電台開了節目,先是「女人沙龍」,邀請好幾個重要的女性朋友來談女人生涯,年末改為「閱讀女人」,談女性書寫的種種。

認真算下來,這一年總共出版五本書、寫了近五十篇專欄、拍了二十五個影音、三十集廣播節目。有很多時候,週末都沒辦法休息,不是為了小貓流打書演講,就是窩在家寫文章、讀資料。

就這樣過完一年了,對自己仍然不太滿意,總覺得很多事情應該做得更好,但也真的力氣用盡了。

年末,不顧一切到日本放空十二天,仍然被老天爺眷顧著,在清水寺的山腰上,看見漫天白雪,下山後在京都街頭,看著白雪在燈下紛飛,身邊就是最愛的老爺,真的很幸福。隔天一早,獨自到金閣寺,在水邊等待,終於讓我看見雪金閣。走完金閣寺的小徑,在盡頭躲進茶屋喝了一杯熱抹茶,看著窗外蒼勁老樹上積著白雪,覺得能夠用這樣的旅程結束二〇一八年,真是太美好太美好了。

畢竟二〇一八啊,真的是好辛苦的一年,工作累,家事也累,老爺完成八次化療,我在最後一次陪她去打針時,很得意地發現,我從未缺席過任何一次的陪伴。和信化療室外有個小小空間,放了些桌椅,我都戲稱是我的「小貓流和信分部」,有很多書稿就是在小圓桌上完成的。

不管多麼疲倦,總算把這一年過完了。過完就已經夠好了。每年年末,都會碰到朋友,一起玩「今年最重要的三件事」,可是今年因為要出過度假,所以錯過了這個遊戲。年過完,忘記有些重要的事了,也許每一件都很重要吧,那些挫折、擔憂、恐懼,那些對自己的不滿意與憤怒,都很重要。通過那些對自己的壞,才能生出溫柔心吧。總之,都過去了,真好。

謝謝你,親愛的二〇一八年,謝謝你帶來的所有考驗、挫折,謝謝。

年末的時候,老天爺跟我說:我一直在照顧你,所以你不需要擔憂未來。

寫下這篇的時候,深深感覺到,真的啊,原來是老天爺一直在照顧我,所以一切以為過不去的,都過去了。

謝謝你,老天爺。

你好,晴空大好的2105

從2004年就持續在部落格告別舊年,迎接新年。就算現在臉書當道,我還是想要回來這邊寫寫新年願望。算是,小貓傳統吧。剛才輸入帳號密碼時,手有點抖,好怕連自己的部落格都進不來啊!
每年,我都會為新的一年下一個「關鍵字」,2015希望是「天道酬勤,晴空大好」的一年。

繼續閱讀 你好,晴空大好的2105

用儀式牽起的生活

很多年前,胡因夢突然對我說:「小貓,你的生活需要一點儀式。」我聽不太懂,但還是照做了。那年我大約二十來歲,恍恍惚惚,心神不寧,胡因夢常給我很多生活的建議,其中影響最大的,大概就是這件事。
我把生活中的種種儀式延續到現在。

繼續閱讀 用儀式牽起的生活

萬里白描18–關於買蟹,小貓私房注意事項

寫了那麼多萬里的總總,才赫然驚覺,我還沒有好好地、清楚地告訴大家去哪裡買螃蟹、怎麼選螃蟹、怎麼分公母,甚至花蟹、三點、石蟳要怎麼吃才好!螃蟹季還長著,想買螃蟹的各位朋友,還是可以照表來的~
咳咳,為了讓大家更清楚、直接看重點,這回我搞了小花招,做了九張圖片,提綱挈領說螃蟹。(咳,當然也包括萬里好朋友說,我老是寫得落落長,看得很~~辛苦耶!所以,我就寫重點吧!)

繼續閱讀 萬里白描18–關於買蟹,小貓私房注意事項

陪媽媽逛HOLA

我跟我媽最喜歡逛的地方之一,就是HOLA。住媽媽家,晚上當然要帶媽媽去逛HOLA。
我們總是自己逛自己的,然後過一下又湊在一起說東說西。老媽逛HOLA都好專心,拿著小東西湊很近地研究。我回頭幾次,都看她一個人戴著老花眼鏡,一下看小孫子玩的填充娃娃;一下又摸摸毛巾;再不就很仔細地研究室內拖鞋。每樣東西她都會拿到眼前,很仔細地賞玩,好像小孩研究新玩具,又好像科學家在思考試管內的化學成分與變化。

繼續閱讀 陪媽媽逛HOLA

牽阮的手,等待天光

今天看了”牽阮的手”,受到很大的衝擊,心裡有很多感觸。
當我看到影片中的人權鬥士大喊”台灣獨立”時,內心感到很深很深的悲哀。
數十年前,敢說”台灣獨立”,會被抓去關,甚至判死刑,盼望獨立的人也許不敢說出口,但是他們心中都有一幅關於獨立的美好圖案;如今,我們會在嘴巴上說”台灣本來就是獨立的”,但是我們不敢再想望它。

繼續閱讀 牽阮的手,等待天光

寫在《夾腳拖的夏天—從台北到花蓮的生活實驗》出版前

tn_LV017-cover.jpg
《夾腳拖的夏天—從台北到花蓮的生活實驗》即將在八月一日出版,還剩下不到一百個小時。我想在等待的時刻,貼一篇並沒有收錄在書裡的序文。

繼續閱讀 寫在《夾腳拖的夏天—從台北到花蓮的生活實驗》出版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