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謝總統解除了我的成就焦慮

今天經過總統府時,突然對親愛的總統有著深深的同情。
下雨的凱達格蘭大道上,因為有國外元首(天曉得是哪一國)來訪,掛起中華民國與到訪國的國旗。大雨中,國旗也茫掉了,淋得像落湯雞一樣。我看著總統府,在看看那些溼透了的國旗,突然間好同情總統啊。

繼續閱讀 感謝總統解除了我的成就焦慮

{城市筆記}是回到原點嗎?

大概只有回台北,才會讓我寫點什麼傷感的文章。不是花蓮通篇好,只是,我發呆時可以看看樹,下午寫稿累了,一躺,就在沙發上睡著時,睜眼又是門前的紅欒樹,青綠樹葉在風中搖擺,什麼事都不用計較啊。
但,我今天下午,寫稿累了,起來走動時發現,ㄟ?樹咧?植物咧?只好看電視,一邊想,奇怪了,花蓮沒電視,我也不覺得無聊啊,頂多吃飯配更生日報罷了。
哀。台北好多人,好多車,好多房子,好累人。

繼續閱讀 {城市筆記}是回到原點嗎?

一篇人物報導之後–我的朋友林良恕

2002年,我飛到柬埔寨採訪林良恕,那是我在數字周刊的第一篇正式的人物採訪,然後再也沒有第二篇,我又乖乖回去跑國外旅遊,我常想,那是因為我寫得不好。
我對那一篇文章,一直有深深的虧欠感。總覺得,做錯了什麼。

繼續閱讀 一篇人物報導之後–我的朋友林良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