趕稿,寧靜深夜的胡說八道..

已經很久很久沒有工作到半夜了吧.久到已經記不起來上次寫稿寫到凌晨四點是什麼時候?今天,我突然想寫到天亮.但我想我的腦袋應該撐不到那麼久吧.
很意外,我不累,反而感到很平靜.一邊聽楊宗緯的祝我生日快樂,一邊寫了七千多字關於自閉兒的稿子,我想,我就像唱歌時唱到疲累的歌手一樣,只是憑著一些技巧在唱歌了,好不好聽,我真的不知道,我盡力了.

繼續閱讀 趕稿,寧靜深夜的胡說八道..

昨天晚上畫畫時,一直好想睡覺,好想睡覺…然後竟提早離開.老爺不在台北,只好自己開車回家,差點睡著,一到家就開始發燒,全身痠痛到很想哭的狀態.趴在沙發上打電話撒嬌,覺得自己很可憐…
明明下午的風跟陽光都很溫暖……..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