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剃頭與棒球

上禮拜日去天母看了牛象大戰,很開心,贏球了.
趕著進場的時候,前輩打來問寫書的事情,我簡單回應後就說:”我現在不能講電話耶,棒球要開打了.”
後來開會時前輩才說:”我那天聽到你說要去看棒球,心裡好難過.怎麼你假日是去看球,我都在做些無聊的事情.”
“因為看棒球是要排進行程表的事情啊!”我理直氣壯地回答.

繼續閱讀 鬼剃頭與棒球

所謂不離不棄,簡直就是狗屎一樣的一句話

九連敗了.
本來,以為我無話可說.
本來,早幾天,我是打算上來罵兄弟象球團的.
本來,我已經下定決心要去愛別人了,統一獅,拉紐熊都很好,制度完整,制服又好看多了.
但是我沒想到,九連敗讓我很難過,深深地難過.

繼續閱讀 所謂不離不棄,簡直就是狗屎一樣的一句話

在我媽媽家吃飯的日子

人家美國作家回媽媽家住一段日子,就寫出”在我媽媽家的日子”.我咧,我咧,只寫得出在我媽媽家吃飯的日子.
本來,我也是想要認真寫點媽媽食譜,開玩笑,我媽可是被蘋果日報採訪過咧,她做的砂鍋魚頭超級好吃的.上禮拜做了超大份宴客蝦鬆,我們三個人吃光光,更激起我的信心.
不過,與蝦鬆同時存在的,還有失敗的辣炒魚皮與南瓜濃湯…於是好好的食譜,又變成搞笑了XD

繼續閱讀 在我媽媽家吃飯的日子

{花蓮筆記}瘋狂搬家記(下)

現在回想起我的清單,才發現漏了一個很重要的關鍵事件—退租!
這就像是鬼打牆一樣,莫名奇妙,你知道路口在前面,卻不停打轉.
非要硬ㄠ,就是我們被想去花蓮的執念,矇蔽雙眼.不過胡小民說,這是老天爺故意的,讓我們學會細心.(那也真是太費功夫了.)

繼續閱讀 {花蓮筆記}瘋狂搬家記(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