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身心障礙模範家庭楷模照映國家逃避照顧責任的怠惰 by劉俊緯

俊緯是肯納園一書裡,俊余的哥哥。俊余是個肯納兒,長得很清秀,很會畫畫,我也曾經幫他主編了一本”我的筆衣罐“,對於他們家庭的故事,略有了解。
初次聽說俊緯,他還是個國中生,跟哥哥的關係頗緊張,但家人不忍苛責,因為這個弟弟也有很多委屈。這麼多年下來,他越來越成熟,念大學時甚至選擇了社工科系,希望對弱勢的照護有更多了解。
我看著俊緯寫的文章,心裡感觸良多。一路走來,真的不容易,家有身心障礙的孩子,家人要承擔多少?真不是三言兩語可以道盡。俊緯的爸爸把文章轉給我,他說,不知道該感到心疼,還是心酸,我卻告訴他:”該感到欣慰啊,俊緯長大了。”
以下是俊緯寫的好文,與大家分享之。

繼續閱讀 {轉}身心障礙模範家庭楷模照映國家逃避照顧責任的怠惰 by劉俊緯

我們不是永遠都那麼勇敢–30歲以後,關於萬芳的一首歌

新朋友嚷著說”我們,萬芳,20年”只是萬芳的上篇,是青春的故事,一定還有下篇,要我寫故事。
其實真的沒有太多故事了。關於萬芳的歌,最深情的都在那一篇文章裡了。
但最後最後想分享的,是一首萬芳的新歌:”我們不是永遠都那麼勇敢”。
這首詞是萬芳自己寫的,我第一次聽到就覺得,光是寫出來,就很勇敢了。

繼續閱讀 我們不是永遠都那麼勇敢–30歲以後,關於萬芳的一首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