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相信棒球之神嗎?

上個禮拜採訪了前職棒球員,許竹見.採訪終於刊登了,所以可以給你們看採訪後記了.
後記報社是不會刊登的.卻是心裡話.


我們在灰樸樸的新竹棒球場休息室採訪,一坐下就聊開了.聊了快三個小時,我甚至問他被打爆時,在投手丘都在想什麼?特別是職18,在新竹,對興農第一局就爆了六分.他只說自己當時都傻了,就像個傻子在投球.
採訪快要結束,我問他最後一個問題–
你相信棒球之神嗎?
他想了很久,眼眶紅了:如果有棒球之神,為什麼我的棒球之路這麼坎坷?

最後,我請他對球迷說一些話.
他說:我希望我的球迷都平平安安,快快樂樂.請他們要相信我,我絕對不會做讓他們傷心的事情.
你問我相不相信他.
我相信.

後記
因為某些原因,報社決定要匿名刊登這篇文章。我心裡覺得對不起球員,但為了保護他避免被告,也為了保護記者,我只能很無奈地接受。而且我很感謝能有一個版面,寫這個故事.
看棒球的朋友說,這個球員站出來沒什麼了不起。
重頭到尾,都沒有人說他了不起,但如果有機會讓職棒球員講話,不好嗎?台灣的球員確實很心酸。
採訪後的兩天,我的心都很難過。我一直想到他說的:「那些打假球的人,連自己的人生都毀了,又怎麼會想到球迷的眼淚。」
他又笑著說:球迷真的很可愛,我們輸球,他們卻哭了。
講到球迷,他笑得很開心。講到棒球之神,他又紅了眼眶。
其實我不能證明什麼,但是一個一年只打了五場,總共三局的投手,怎麼打假球?我還是很不明白。
總之,這個採訪並不輕鬆,心裡壓力很大。寫完了,世界也沒有因此改變。
也許就像看一場球賽吧,輸贏兩天後就過去了,但好像又留下了什麼。
我也因為採訪,回到新竹,踏進新竹棒球場。上次進到這個球場,是二十年前了吧。不是看職棒,而是被學校規定要當高中運動會的啦啦隊。
新竹棒球場都沒有改變,連場外的小吃攤都沒變。我吃了一碗魷魚羹,坐在場外的大樹下等球員。新竹的風,把樹葉吹搖得好美。
採訪完,我跟球員站在球場上,陽光把外野照要得散發金光。我跟他說:「在棒球場的感覺真好。」球員笑著說:「對啊!」
我要走時,許竹見把剛拿過釘鞋的手,在褲管上擦抹乾淨,才伸出來跟我握手.我想起他開著樸素的日系國產車,車子也舊了.
這個下午沒有比賽,可是好累。

本文嚴禁全文張貼轉載.

One thought on “你相信棒球之神嗎?”

迴響已被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