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削減的一年

 

 

每年都會在部落格寫一篇對新來一年的期待與想像,也會下個新年「關鍵字」。關於二〇一九年的想像,在日本就已經想好、決定了,只是拖著沒寫,不知不覺,連農曆年都過了,這篇文章不寫完,總覺得這一年無法開始。

二〇一九啊,應該是削減的一年吧。二〇一八開年時因為種種原因,陷入低潮,想著不如多嘗試些新鮮事來突破僵局吧。正想著好想寫專欄啊,蘋果日報的邀約就來了;想著不如拍點網路影音吧,影響力達人的創辦人權自強來走春,小貓書房就開張了;年中更有了大膽的嘗試,到中央廣播電台主持每週半小時的小節目。

對於突然有這麼多機會做新鮮事,我內心充滿感激。日子被切得很碎,大塊時間忙小貓流的工作,晚上跟週末繼續工作。

就這樣撐到二〇一八年的年末,突然有種無以為繼的虛脫感。我做了很多事,但我有沒有好好地享受每一個片刻?我是否想過,這些事將把我帶往何方?

我沒有時間思考,只能拚了命奔跑。

二〇一九年應該停下來了。經過一整年的嘗試,大約知道自己擅長與不擅長,那些我做起來勉強的,也正是我的弱點;那些我做了感到快樂的,就是該更努力做下去的。

我想好好做書,好好寫書,好好生活。

「削減」還有一個更重要的意義,我想要享受我正在做的事情。我想要享受時時刻刻。

去年做了好幾本書,還為齊東詩社帶了東門市場導覽、為「善意之書」辦了好幾場演講,甚至那些錄音、錄影的片刻,我都只顧著忙碌、慌張,從來沒有一分鐘享受當下。我沒有享受做書的快樂、演講互動的美好、以及快樂地表達自己,我只是很努力很苦情地工作。除了無數的擔憂,擔憂書做不好賣不好講不好,擔憂錄影的表現不好,擔憂讓特地來參加活動的人感到失望。

二〇一八啊,想起來真是擔憂的一年。二〇一九,希望是活在當下的一年。

工作一定是辛苦的,但一定也有快樂才對。我已經這麼任性地選擇自己熱愛的工作,沒理由只有痛苦。

深深地希望「削減」可以帶來深度。我想用更多時間,做更少的事情。

且讓我嘗試一年吧。削減不一定會降低產值,甚至應該提高價值才對(但小貓流出書量是一定會增加的,這是非常確定的。)

總之,終於把對二〇一九的期待寫好了。新的一年終於可以正式開始了。

然後,希望我在疲倦的時候能夠記得在大阪這麼快樂的我。累到想哭的時候,就對著天空伸懶腰,吐舌頭吧。

一定也會是美好的一年。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