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謝你,二〇一八

終於把部落格找回來了!連續寫了好幾年的感謝與展望,終於可以重新開始了!

其實在日本旅行時就很想寫,一月一日在大阪的飯店試了很多次帳號密碼,都沒有成功,後來想起吾團駝獸師父在聯繫時一定會跟我講,翻了留言終於找到,但也累了,就這樣拖拉到回台灣的第一個週末。

為了寫這篇小文,很慎重。不只把整個週末空下來,還焚香靜心,點了三十三間堂的香,喚醒自己在日本想寫的一切。

二〇一八啊,說起來是很幸運的一年,雖然開年的時候遭遇了工作震盪,但也因此展開很多新的嘗試。小貓流出版五本書,辦十五場以上的活動,回覆一千多則留言,當然還有很多努力的空間,新的一年也會出版更多書,但至少這一年裡出的書都是對得起這家小小出版社的。特別是「善意之書」,我真的沒想過會成為鼓動大家「行善」的人,但事情就這麼發生了。而且這本書真的得到好多好多人的幫忙,謝謝每一個對小貓流伸出溫暖雙手的你們,謝謝你們。

很多年前,遠在「夾腳拖的夏天」還沒有出版前,第一次住在花蓮時,我就一直在想:「未來的工作到底要做什麼呢?」那時候許了一個厚臉皮但自己很喜歡的心願:「我希望我的工作可以為這個世界帶來一些美好。」小貓流某種程度實現了這個願望。

在做「我與世界格格不入」時,我想的其實不是書要多暢銷,而是,如果靠著做亞斯特質的書可以讓這世界少一些錯待,那不是很棒嗎?書賣得好,就表示更多人理解了這件事,傷害也就會更少了。

抱著這樣浪漫的心情做出版,好像不太好,但也好像滿好的,否則只看財報跟薪水,大概會無以為繼吧。

除了小貓流的工作之外,去年意外展開了幾個新的嘗試。一個是年初的蘋果專欄邀約,我一直覺得老天爺默默地在照顧我,正想著好久沒寫文章了,想寫專欄,蘋果日報就邀我寫短文章。比起長文,短文章確實比較適合現在的我;過年時,又因為老朋友權自強來拜年,所以就意外地在「影響力達人」開了「女人書房」的影音,每兩個月拍一次,一次拍八個禮拜;接著又在平路的邀約下,在中央廣播電台開了節目,先是「女人沙龍」,邀請好幾個重要的女性朋友來談女人生涯,年末改為「閱讀女人」,談女性書寫的種種。

認真算下來,這一年總共出版五本書、寫了近五十篇專欄、拍了二十五個影音、三十集廣播節目。有很多時候,週末都沒辦法休息,不是為了小貓流打書演講,就是窩在家寫文章、讀資料。

就這樣過完一年了,對自己仍然不太滿意,總覺得很多事情應該做得更好,但也真的力氣用盡了。

年末,不顧一切到日本放空十二天,仍然被老天爺眷顧著,在清水寺的山腰上,看見漫天白雪,下山後在京都街頭,看著白雪在燈下紛飛,身邊就是最愛的老爺,真的很幸福。隔天一早,獨自到金閣寺,在水邊等待,終於讓我看見雪金閣。走完金閣寺的小徑,在盡頭躲進茶屋喝了一杯熱抹茶,看著窗外蒼勁老樹上積著白雪,覺得能夠用這樣的旅程結束二〇一八年,真是太美好太美好了。

畢竟二〇一八啊,真的是好辛苦的一年,工作累,家事也累,老爺完成八次化療,我在最後一次陪她去打針時,很得意地發現,我從未缺席過任何一次的陪伴。和信化療室外有個小小空間,放了些桌椅,我都戲稱是我的「小貓流和信分部」,有很多書稿就是在小圓桌上完成的。

不管多麼疲倦,總算把這一年過完了。過完就已經夠好了。每年年末,都會碰到朋友,一起玩「今年最重要的三件事」,可是今年因為要出過度假,所以錯過了這個遊戲。年過完,忘記有些重要的事了,也許每一件都很重要吧,那些挫折、擔憂、恐懼,那些對自己的不滿意與憤怒,都很重要。通過那些對自己的壞,才能生出溫柔心吧。總之,都過去了,真好。

謝謝你,親愛的二〇一八年,謝謝你帶來的所有考驗、挫折,謝謝。

年末的時候,老天爺跟我說:我一直在照顧你,所以你不需要擔憂未來。

寫下這篇的時候,深深感覺到,真的啊,原來是老天爺一直在照顧我,所以一切以為過不去的,都過去了。

謝謝你,老天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