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萬里白描16--最是歡樂進港時 | 回到主頁面 | {貓40}沒有一勞永逸的人生 »

2012-09-28, 3:15 PM

尋找27年前,新竹成德國中的鄭德婉老師

我一直很想找二十七年前,在新竹成德國中任教的鄭德婉老師。這得從我那相當相當叛逆的青春期講起。

當年,因為很多原因,所以我雖然是A段班的學生,卻叛逆得不得了,不只故意把成績考壞,還會用三字經罵老師。而且我可不只口頭亂罵,我還會把三字經寫在點名本的封面上,連名帶姓地罵,要知道,當年,點名本可是每天都會公開放在全校都看得見的地方。

但是我的班導師鄭德婉相當忍耐,她查出來是我惡搞的之後,沒有辱罵我,反而輕聲細語勸導我,把事情問清楚,然後勸導我把那些難聽的字眼洗掉。我忘了過程是什麼,但我乖乖聽話了。過一陣子,上學路上的某面牆上,又出現辱罵她的字眼,老師把我找去,問我是不是我幹的?我很堅定地告訴她「不是」,她就相信我了,沒有再因為這件事找我麻煩。

那時候我的身體很不好,常常請病假,老師就騎摩托車在下課空檔把我送回家,哪怕是下雨天,她也照送不誤,還幫我穿雨衣。看到我媽時,還會叮嚀我媽要好好照顧我。

有一次,我因為太愛講話,害得坐我隔壁的同學的爸爸投訴,說她女兒坐我旁邊後,功課就變差了。老師發考卷時,也不過是念了我兩句,我超不爽反駁:「笑死人了,那是因為她也很愛講話吧!而且我沒退步,她退步,關我屁事!」回座位後,我怒氣難消,氣得摔椅子。老師又把我叫回講台前,責罵我態度不好,叫我重新走回座位,這回,我不摔椅子,改摔手帕;這傢伙還不死心,竟然又把我叫回講台,只要我不乖乖回去坐好,她就要一直一直把我叫回去。最後,我沒東西可摔了,只好趴在桌上大哭。老師非常有修養,竟然放任我嚎啕大哭。

後來我也忘記到底是哪一件事情惹火她,大概是我每次都在早自修偷吃早餐吧,這傢伙竟然每天早上早自修都非跟我懇談不可,談到我都煩死了,她還是要談。每天談的話題不外是功課、家裡、身體,還有一些生活瑣事。瑣碎到我都忘記了。不過,我只記得後來的每一天,我從聽到那聲:「瞿欣怡,出來一下。」就會翻白眼;到乖乖走出去,有一搭沒一搭小開心地跟老師閒聊,我好像就這樣漸漸改變了。

還有一件很小很小的事情,我也記得。當年的國文課要寫課文大意,我的班導師正好是國文老師,她在規定功課時,會順口說:「大家回去都要寫大意,瞿欣怡不用寫。」意思是我不用寫也很會了,所以可以豁免。我記得她說過幾次,對我這種叛逆得要命的孩子來說,是一個大鼓勵,我的自信心就這麼長出來了。

其實我的成績一直都還不錯,還考過全校第二名呢,不過,叛逆少女當然不能有好成績,擺爛,是必要的,所以就這樣玩到國三,直到某一天上家政課時,我才驚覺:「幹!要聯考了!我這種爛成績應該哪裡都考不上吧!」我越想越傷心,竟然在家政課上哭了起來,而且還越哭越誇張……..,最後,又被班導師送回家…。

不過我反正是個看得很開的人,沒多久我就看開了,還故意跟班導師說:「我決定要去念xx職校,當建教生也不錯!」出乎我意料之外的,老師沒有反對,還笑著說:「很好啊,有一技之長也不錯。」我以為她會碎念咧,沒想到她竟然鼓勵我無論到哪裡都要努力。最後,我當然沒有去當建教生,我被我媽抓去念私立女校,乖乖走回考大學的軌道。

上高中後,我的個性竟然變穩定了,雖然還是常常翹家蹺課,但是多少長大了,懂得是非黑白,我寫了一封信給當年的班導師,謝謝她沒有放棄我。據說,老師收到信好高興,還貼在教室的公布欄耶。我想,她是愛我的。

鄭老師,謝謝你,謝謝你從來沒有因為我惡劣的表現,就對我發怒;謝謝你看見我的好,讓我可以平安度過歪七扭八的青春期。

我想要尋找27年前,在成德國中任教的鄭德婉老師。如果有人知道她在哪裡,拜託請告訴我,我想把我寫的書送給她,並且告訴她:「老師,我很好,謝謝你的愛。」

ps.我這個人記事情,總是記得最細微的,卻忘記最重要的。我記得老師把我叫到走廊上時,老師說話的語氣,以及我低頭時看見地磚的花紋,但是我卻忘記最重要的,老師「應該」是叫做鄭德婉,而且我應該沒寫錯。而我當年念的應該是二年九班、三年九班。

別問我為什麼我記得瑣碎的,忘記重要的,因為對我來說,記得她對我的好,比記得我念哪一班還重要。

引用

本文的引用網址:
http://miakid.bluecircus.net/spamfw.php?tb_id=11567

歷史上的今天


迴響

發表迴響




記住我的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