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關站餘波 | 回到主頁面 | 愛蘭白酒香蒜杏鮑菇 »

2004-04- 5, 11:26 PM

我們的運動

親愛的紅豆,甚至許許多多曾與我一同並肩作戰的姊妹們:

看著最近學生在中正紀念堂靜坐,我想起了屬於我們的運動.

我不想評論他們的真偽,假如在社會上,連學生運動都要淪為政黨工具,那我們還有多少可以相信?可以期待?我寧願,保留一點點小小的希望,(拜託拜託,那些泛綠的好友們,不要在寄任和文章給我了,正反我都看了)

我想到的,是我們親身參與的運動.

我出生於1970年代,沒遇上野百合,人生一大遺憾,可是我進了文大之後,就遇上文大美術系事件.那時候我不理解學生爲什麼要罷課,只知道我們書評社社長晚上送了一箱飲料過去,還加入連署,就馬上被學校警告,說只要跟他們一掛,就沒有補助金可以領.他以為這樣的威脅有用嗎?

接著,文大草山的紅豆成了我的室友,搞學運,噴噴漆,罷課,選學生會長,反核四樣樣來,我每天就幫她接學校的電話,一天到晚恐嚇要把他開除,我實在覺得很吵.同為社團社長的我,對於紅豆敢大聲叫校長為了開會遲到而道歉,捏了一把冷汗,也真的很佩服.但是一發現社團經費是有暗盤的,我也忍不住大聲了起來.大戰學校跟其他搞不清楚狀況的草包社長們.

大三加入女研社,我們開始走上街頭,零星的遊行我忘了,我只記得彭婉如事件的三次遊行,第一次遊行我們到大安森林公園靜坐哀悼,那時已經在媒體工作的學姊,在我們哭泣時,幫我們擋掉攝影鏡頭.

不知爲什麼,我一直記得那一幕,我們用紙杯裝著蠟燭,跟其他學校的大學女生頭靠著頭傷心哭泣,就像我們接到電話,知道彭婉如事時遇害的悲憤.微弱的燭光只能照見身邊朋友的臉,看不見遠處.只感覺學姊的手幫我們擋掉風雨,雖然,她其實也那麼脆弱.

那次遊行我永遠記得.至於在有次躺在凱達格蘭大道上抗議,我早就忘記為了什麼.

大四,我參與同運.那是更見不得光的運動.台大lamda成立,第一屆glad.最重要的是跟我們之間的朋友搞運動,其中的糾結,成長,足以寫成一本血淚史,但我確信在當時,我們的確做了很多"重要的事".那段被我刻意遺忘的過去,希望有一天我可以爬梳清楚.

跑新聞第一條線就是跑弱勢與性別,參與了第一屆同玩節,遇上晶晶書庫被砸店這麼不公義的事.

再後來的後來,我就跟運動一點關係都沒有了.最近的一次,是參與反戦遊行,很高興在那裡遇上了幾個女研時代的朋友.

紅豆,我們是不是老了,想到運動,我沒有激情了,甚至,連辨明真偽都懶了.就像妳搞罷課時對學姊說的,:"找MIA選學生代表?別傻了,她一點運動性都沒有"

不是這樣的,我曾經激昂,但是已經過去.

現在,我只想用我一點點的力氣,好好過日子,爲我覺得值得的事盡一點心力,寫自閉兒,繼續關心同志,或者爲我喜歡的冷門議題出點力.

親愛的紅豆,突然想到我曾經為了女研社不要加入"肚爛學運大聯盟"摔你的電話,我在此慎重的道歉.(雖然你早八百年就原諒我了,而且這早就不重要了.)

呵呵,我們一定是老了,生命,真的很奇妙,也很寬廣,不是嗎?

[親愛的朋友]

引用


歷史上的今天

2009 年: 2007 年: 2005 年:

迴響

親愛的學姊
在文大呆了兩年(好吧,嚴格說來是一年半)
覺得大學的精華時期都在那了,
沒有搞出什麼稱頭的名堂,卻弄了轟轟烈烈的二一,
就把責任算在女研得那張溫情社桌,
還有那些遊行,那些連署,那些海報文宣,
加上一顆妳烤的蛋,是我僅剩在文化的記憶.

在運動圈中總是要背負許多政治正確的壓力
已經不是所見不公不義就好了
還要去細緻的看各種可能的陰謀與奸巧
去破解,去論述,去爭奪那些發言權.

其實累了
如同有人說,社造就是造人的工作
偏偏落實到個人改變時最難
怎麼能確定自己的價值就是對的
怎麼能確定自己的思考是進步的
我們要拿什麼去改變誰

總是在這樣的搖擺中一步一步被推進
被時間推進
被議題推進
被習以為常的歲時祭儀推進

慶幸職業與志業相符時
總是擔心著不要被異化
雖然我還在"運動"
只是更猶豫了
不像以往勇往直前

佔版了,歹事歹事...
我還沒噴過漆
如果還有機會別忘了通知一下

由 BEAVIS也老了 發表於 April 6, 2004 12:56 PM

想想年青那段歲月。
在李登輝的官邸打高爾夫球、在鹽寮跟全台灣各地一起來的環保人士的反核大露營,以及在淡水高球場被當成環保流氓的經驗....好像已經離得好遠好遠了。

當時是自認為無黨無派,心中有的只是熱情和理想,而今這些理想,好像也離得遠遠的─尤其是看到綠營的腐化─雖然我的一票今年還是投阿扁。
說當時的理想沒有延續到我的靈魂深處,也是自欺欺人,如今會再投阿扁,也是當初延續當初看清國民黨一些骯髒醜事的再反撲,但這又如何?投阿扁投的心虛虛的,KMT那一票又投不下去。
而今,理想跟現實,好像越來越無關,如果當時二十出頭的我,看到現今三十好幾的我,不知道會不會也口出三字經的痛罵一番:「阻礙進步的布爾喬亞!」

由 艦長 發表於 April 7, 2004 5:34 PM

看完有點茫然,我們的運動...?
我沒力氣再像從前那樣衝了,但我很高興自己做過那些事
變成三十幾歲只顧賺錢、只顧自己生活的上班族,也有好幾年時間
但這段期間的休息,似乎讓我有餘裕再度關心公共議題
今天是鄭南榕自焚十五週年紀念日
剛才我在看相關的網頁,幾乎要掉眼淚
http://www.socialforce.org/phpBB/viewtopic.php?t=7824
網頁中寫到,鄭南榕出殯(1989-5-19)那天,隊伍經過總統府前時,有個叫詹益樺的人,在總統府前自焚
忽然想起來,那時我高二,正值校刊社如火如荼的趕稿,
晚上留在學校,到了九點快十點要熄燈、大家趕著回家時,
突然發現學校外一片騷動,圍起了拒馬
教官說總統府前有暴動,叫同學們先留在學校不要走...
那晚我就睡在學校醫護室中
隔天起來,(從來沒在學校「起床」過,感覺真怪異)
聽說有人燒汽油什麼的...後來就六四了,一堆人去連署還手牽手,誰也不記得那個詭異夜晚的「暴動」
我到十多年後才知道那晚有個人自焚死了
才知道那夜發生的事,有多麼重要

由 curo 發表於 April 8, 2004 3:57 PM

親愛的mia

看著中正紀念堂前學生的那股子傻勁
我和你一樣,不願去懷疑他們的動機
否則這個社會還有多少可以相信?
但是我還是非常挑剔他們作為運動的主體性與正當性
心裡不禁會想怎麼現在的學生連個運動都搞不好,還是這是這代學生運動的樣貌已經和我們截然不同了?

我們是真的老了一些
少了學生時代那種義無反顧追求正義真理的激昂
不再上街頭,噴漆,丟雞蛋.....
不過,我相信那股追求公益的精神已經內化成為我們人格的一部份
不然你不會長期書寫弱勢族群或議題,我也不會一直在非營利機構裡工作
還有許多當年曾經一起努力的朋友們,都各自在不同的領域努力
我.們.只.是.以.另.外.一.種.不.同.的.形.式.持.續.運.動.著.

由 紅豆 發表於 April 12, 2004 3:07 PM

紅豆

這是我在團長板上的一篇回應
就貼在這一併回應給你吧

其實會寫這篇文章,是因為跟以前一起貼大字報的學妹講起這次的學運,有很多感慨.他直稱這次的學運有很大的政黨色彩云云.但我卻對他說,有沒有政黨色彩對我來說,其實一點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你自己心中的價值到底是什麼.

我們太在意表象,忽略了內在的價值,我深信,當我們確信自己心中的絶對價值之後,其他的都是枝節.

其實我主要也是回應不知在哪看到的一篇文章,文中說道:運動,不是只有政治運動,有許多社會運動其重要性更甚於政治運動....是的,反戦遊行,婦女運動,環保運動,甚至同志運動.上次去反戦,竟然來了"小貓兩三隻"....

我對政治超級冷感,甚至從大學起就不看頭版,現在更是不看新聞,但是那並無損於我對社會的"貢獻".台灣花了太多的心力在政治運動上,耗損了太多的"運動成本".

想想,曾經被啟蒙的我們,現在都在社會的很多角落,堅持小小的事情,世界也許就這樣變得更好了.我們也許沒有能力或"志氣"做更偉大的志業,但是這樣不是也很好嗎?

由 miakid 發表於 April 13, 2004 3:36 AM

親愛的mia
我是來吐遭的
真不好意思 第一次上妳的網站留言就說這些...

你真的覺得我們(或說是你)能像你上一篇說的那樣嗎?!
我倒是真的覺得,如果8年前的我們看到現在的自己 應該會開罵吧!!

我當然覺得曾經被啟蒙的我們,在某些地方堅持小小的事情
但那樣世界有變嗎?!
這樣想著祇是心安而已吧!!
我真的這樣悲觀的想著!

我跟你說喔!!我選舉前很不爽(選前我們有見面你知道的)..選舉後.我真的看新聞看到要掉眼淚..

由 繡繡 發表於 April 13, 2004 8:43 PM

發表迴響




記住我的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