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十年前的話... | 回到主頁面 | 都在亂跑 »

2008-11- 9, 11:49 PM

從什麼時候開始,不再相信?

其實,面對台灣這幾天發生的事情,我最深最深的恐懼,是冷漠.

我一直在檢視我是不是老了,老到膽小,害怕,老到只想躲在自己的世界.

而我以為的"只要好好過生活,就是對台灣最大的好."其實只是藉口.我曾經在街頭激昂,恍如隔世啊.

我的確在做著對台灣好的事情,拍紀錄片,寫人文報導,但是只有那樣嗎?

不論在球場多麼熱血吶喊,其實也已經喚不回年輕激越的我了,我在球場上呼喊,除了幫熱愛的球員打氣,更想要喊掉無聊的人生,苦悶的截稿期,以及茫茫然的未來.

而我的熱血,早就一點一滴流失了.對世界的信仰,也消磨了.我的確還相信一些事情,但我學會保持安全距離.

我漸漸成為年輕時,自己看不起的那一種人.冷漠而驕傲.

我連搞清楚事情的真相都懶了.不看新聞沒什麼了不起,但是我連廣場上的學生運動都不願意搞懂.

以前坐在街頭的我呢?在"女權火.照夜路"時,坐在大安森林公園哭泣的我呢?在新生南路街口大喊"情慾自主"的我呢?

在學生靜坐的第一時間,換日線就跟我說他要趕到台北陪小情人,我卻冷嘲熱諷了一下,他很有風度地笑笑,沒說什麼.

經歷過草山事件,彭婉如事件,公娼事件,反核四,反蘇花高...我一年比一年冷漠.

四年前,我曾經說過"我不願意質疑學生運動的真假,那樣太可悲了."而今,我卻連正眼都不想看.不想了解,不想知道,不想被影響.

但是米果又在此時打到我了...親愛的米果,你一定不知道我老是在你的部落格被狠狠打醒.我看了一些部落格,終於有點聽懂學生在說什麼.

我可以不要上街頭,可以不要去靜坐,但是,我至少要去聽聽學生到底講什麼啊.如果我連聽都不願意聽,那我真的就成為,年少的我,痛恨的那種人.

我曾經相信,
每一個小小的人,只要在一起,
就可以改變世界.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
我已經不再相信.
只是等著事情更糟,
也許,忍耐久了,到那一刻,
就不痛了.

[小貓私日記]

引用

本文的引用網址:
http://miakid.bluecircus.net/spamfw.php?tb_id=10628

歷史上的今天

2007 年:

迴響

也沒那麼極端
事實上,大多數人是擺盪在相信與不相信之間吧
沒發出聲音沒上街頭不代表就是冷漠
他們只是不想被任意利用
發出聲音也不見得就是熱血
有些人只是喊一喊然後回家吃晚飯
(看看那些政客)
所以嘍
不要又落入只看表相與二分法啦

由 hussard 發表於 November 10, 2008 11:54 AM

虎薩小姐:

其實我也不關心別人怎樣,
只關心自己:P
害怕冷漠,是怕自己老了,不是怕大家一起冷漠.
因為每個人都有他自己的歷程與選擇.

而且,不管怎樣,我都不會再相信那些政客.
啊啊~~我以前怎麼會為了陳水扁而哭泣啊.

但是總覺得懶散如我,
至少該聽聽學生怎麼說.
畢竟,我也曾經是街頭學生.
雖然我上街頭好像都不是為了國事或學運.

哀,有時候覺得我腦筋不是很好,
很難簡單地明白或者相信,
總是要思考很久很久.
尤其是這麼複雜的事情.

但是,聽聽學生說話是應該的,
看他們很極力想要撇清跟政黨政治的關係,
又只是靜靜坐在那邊,
哀.

是說到現場不知道會不會碰到以前一起玩耍的朋友?
(啊,原來IPA妹妹去了.)

由 貓23 發表於 November 10, 2008 12:03 PM

老了要認老XD

由 hussard 發表於 November 10, 2008 7:57 PM

哈!

我本來剛才要去現場ㄟ,
下雨了,想到學生在那邊,就很難受.

而且我不能認老溜,
聽說我家的長輩都去了.

明天去公視開完會,我就要來去~~

要不要一起去啊XDDD

由 貓23 發表於 November 10, 2008 8:27 PM

一定要有些人是站出來的
也一定有些人需要當後備支援的
年輕時的熱血沸騰,年長後的洗鍊冷靜,都是生命該有的經歷!
這些日子的種種,或許稱為民主的陣痛、或許稱為獨立自主的必經.....
也許是身在台灣這塊土地所有人的共業,也或許是權與利爭奪下的犧牲....
只希望有一天可以很尊嚴地活在自己的土地上、甚至遊走世界.....
不要在逼人民走上街頭了,不論是那一種政府....

由 ㄚ桑 發表於 November 11, 2008 12:33 AM

嗯對,11/6晚上知道學生居然坐到半夜
我們就跑去了

主要是因為他們坐了超過十二小時
到晚上還搞出自己的網路live轉播、twitter上也沸沸揚揚
詭異的是居然沒有一家媒體報導
我覺得太怪了,決定自己去看他們到底在幹麼
到的時候他們在發睡袋,討論表決睡袋來源等
而後我們臨時決定去中山北路看看
(因為實在無法相信藍綠財團媒體啊)
我們跟在攝影記者後面拍警察抓人,半夜三點才到家
(噢,我兩點時就覺得熟齡人士不該熬夜的了...)

避免二分法的笨方法在我來說
大概就是自己去觀察吧
(不過害我那天半夜吃了一整個麥香雞)
想在財團和水果媒體中找到縫隙活絡一下自己的腦袋啊...

由 ipa 發表於 November 11, 2008 1:04 AM

ipa觀察得如何?

天冷了小六太可愛我捨不得出門XD

由 hussard 發表於 November 11, 2008 11:09 AM

我觀察的呀...
就是我實在太無知又冷漠了
我之前都不知道集遊法的問題
也不了解樂青、移工、同志遭到警察暴力
大學時代到現在,除了參加過幾次嘉年華式的遊行之外
我好像只關心自己的存摺(但依然是個窮光蛋)
hussard你下次被警察驅離
也打手機給我吧,我會撂人去的(說得很狠吧)

由 ipa 發表於 November 11, 2008 3:13 PM

至於我今天的觀察呢...
很妙耶.

自由廣場野草苺在靜坐,反抗權威,
可是戲劇院前的廣場,
某高校生卻在練習軍歌比賽,
高喊雄壯威武,歌曲竟然還是"國旗在飛揚,聲威浩壯,我們在成功嶺上..."
天哪.我都還可以跟著唱...

台灣實在很奇妙又很可愛.

由 小貓 發表於 November 11, 2008 8:59 PM

Hey, let's take a break together! :) I'll be home soon enough!

由 Richard 發表於 November 12, 2008 2:30 AM

南港的吳醫師說:身體老,意即氧化(肉蛋奶太多,鐵柱生鏽了)或糖化了(糖吃多,身體煮焦了),所以呢,"老"本身就是病態。青春少年妹們,讓我們遠離 "老" 字吧!

由 hyc&shc 發表於 November 12, 2008 5:33 AM

阿桑:

昨天在現場聽到一句話"官逼民反",
覺得很有道理.
在政客噴口水,與媒體亂報導之外,
應該看見的,是人民幹嘛走上街頭.

親愛的小管~~~~~

你要回台灣了嗎?
什麼時候啊?
快點告訴我們
想你ㄟ.
我們一起回陽明山發瘋吧!!!

H&C:

嘻嘻.這個暱稱很快就被我發現了.
關鍵字是吳醫師.ㄎㄎㄎ.
話說我最近真的有老化的現象ㄟ,
記憶力超級差,剛約完採訪,掛上電話,就忘了對方的名字orz..
怎麼辦喔.

由 小貓 發表於 November 12, 2008 11:09 AM

PD讓腦細胞氧化,會漸漸失憶。我的辦法是,提醒自己,別人講話時,注意力要馬上集中,並運用聯想法,全心放在對方的內容裏。另外一辦法,學新歌,隨時背歌詞 (例如,洗碗背歌詞,坐車背歌詞,邊走路邊背歌詞),有時忘詞真會抓狂的...。總之,養成用腦的習慣也。

由 hyc&shc 發表於 November 13, 2008 3:49 AM

@ipa
集遊法早該修了
當年國民黨推
民進黨死不作
現在又死抓住藉口說要修
換國民黨裝死
這兩黨的位子對調該的做的事靠的夭也對調
簡直他媽的鬼打牆 *怒*
我是只贊成修集遊法的
更弱勢的是遇到警察驅離你什麼辦法也沒有
只能乖乖走(因為怕被曝光啊還敢打什麼電話)
比起來被警察驅離可以大聲喊抗暴用力打警察的人
幸福太多了

@小貓
你不覺得這就是台灣的民主展現嗎?
可以這樣又那樣

由 hussard 發表於 November 13, 2008 10:22 PM

發表迴響




記住我的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