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再見了,新竹市建台街20號 | 回到主頁面 | {花蓮筆記}快樂小工匠! »

2009-07-26, 6:18 PM

路上撿到一隻全壘打

7月24日,禮拜五,晚上七點,我跟小鹿斑比到中美路上買滷味,遇見一隻瞎眼貓咪,乖巧地坐在人行道上.我看了他幾眼,想起我的氣喘,結膜炎,於是乖乖地上車回家.

晚上十一點,天氣澳熱,心緒混亂,於是我拿著紙箱,抓了一條舊浴巾,夥同老爺到滷味攤把小貓咪帶回家.老爺是反對的,一是因為我無法養貓,二是因為萬一貓咪死掉,那哀傷很難承受.但後來他妥協了,他說:"這是你的決定.你自己承擔,我沒有理由反對."

總之,小貓咪就這麼來到我們家.那天晚上的他,眼盲耳聾還是個小啞巴,個子好小,只有巴掌大.

當天晚上,我在噗浪已經為小貓咪募得五千五百元,給了我很大的支持後盾,畢竟靠書稿維生的我,無法支付龐大的醫藥費.

睡前,我用吸入管餵貓咪喝牛奶,他張著小嘴巴,粉紅色的小舌頭一直舔,真可愛.我給他取名全壘打,因為我們為了看18年的全壘大大賽,才遇到他,也希望他像全壘打一樣厲害.

第二天早上,他乖乖地坐在紙箱裡等我.但我得先趕去洪家香採訪,沒想到卻碰到洪家的阿嬤很好心,她說等全壘打健康後,可以幫我養他.還幫我介紹很棒的人人動物醫院.一切都如此順利美好.有醫藥費,有好醫院,還有好心的收養家庭.

雖然紅豆跟老爺都一直提醒我,這樣的貓咪很難養活,但我覺得,如果一隻貓咪從來都沒有被撫摸過就死掉,就太可憐了.

到醫院後,醫生幫全壘打清眼睛鼻屎,原來他不是瞎子貓,只是被分泌物遮住眼睛.太好了,他有很可愛的小眼睛,還有流鼻水的鼻子,跟受了點小傷的嘴巴.太好了,他可以看得見藍天白雲!

回家後,他打完針不舒服,直喘氣.醫生說他感染肺炎,很嚴重,要小心觀察.我摸摸他的背,希望他放鬆.這天他還滿有活力,竟然會發出咪嗚聲,太可愛了.而且他認得我了喔!只要打開客廳大門,他就會趕快回頭找我.

晚上睡前他又開始氣喘,我樓上樓下地跑,只希望他平安.這天被折騰得很累,稿子都沒寫,擔憂到無法睡,只好喝杯白酒上床躺平.

今天早上,我懷著恐懼,深怕他就這樣走了,沒想到他又乖乖地在紙箱裡等我,還跟我玩半天.他喜歡我摸背,手拿開他還會生氣地咪喵叫,一臉不高興.嘖,這傢伙長大一定超有個性.

帶他上醫院的路上,他又虛弱了,連站都站不穩,打了兩針後回家,他只能很勉強地翻身,一直張著嘴巴用力呼吸,我握著他的小手跟他講話,他每一口呼吸都是在跟死神搏鬥啊.他喘累了,就把頭靠在我手背上休息.

我用濕衛生紙,清洗他的臉,這貓長得很帥啊!全壘打虛弱得連蜂蜜水都不肯喝,怕他脫水,只好趁他張口時用吸管滴到他嘴裡.要吃點東西才有體力奮鬥啊!全壘打呼吸得很辛苦,我用毛巾包著,把他放在腿上幫他按摩,那一刻我真希望我有神奇的治病能力,讓他的痛苦消失.

全壘打是隻有自尊的貓咪,他最痛苦的時候,不要人看,所以他用軟弱的腳撐著身體,躲到角落.我試了幾次,發現讓他自己睡著是最好的.於是就上樓工作.

下午,我把他移到屋內吹冷氣,繼續餵他蜂蜜水,輕輕地給他按摩,老爺也一直跟他講話.就在我抱著他,給他換個墊子時,全壘打全身一軟,走了.

他軟軟地躺在我手上,抽蓄幾下,就再也不動了.我的全壘打就這麼上天堂.直到現在,我還是無法相信他這麼快就走了.

明明他早上還為了摸背,跟我嘔氣;我出門,他就咪喵叫.我知道他很難養活,但我還是一直幻想他長大的樣子,還打定主意,如果他撐得過這一關,我就把他留在身邊,他還是走了.

走了也好,他真的太痛苦.整天都不停喘氣,連翻身的力氣都沒有,好幾次要站起來,都軟軟地跌倒.更痛苦的時候,連呼吸都嗚嗚叫.

他只有一個手掌大,捧在手裡好小好軟.我用繡了一隻小獅子的天藍色毛巾把他裹好,在家附近找了兩棵大樹,把他好好地埋在樹下.那裡很安靜,還有幾叢漂亮的小草,他有一整片草原可以奔跑.他不再有病痛了.

我在幫牠取名叫全壘打時,跟他還不熟,心裡暗想,這隻病貓,搞不好只是個界外球啊,但是才兩天,我們已經很親近了.我覺得他是又高又遠的全壘打,他很勇敢,一出生被媽媽遺棄,看不見的時候,還是很有意志力地撐著.就算病了,還是很有尊嚴.

他是一支深遠的全壘打,飛遠了,不會回來了.

我很感激他在身邊的每一個時刻,只可惜,真的太短了.

全壘打,你飛到天空上,應該無病無痛了.

再見,全壘打.

tn_P1200608.JPG


homerun.JPG

[小貓私日記]

引用

本文的引用網址:
http://miakid.bluecircus.net/spamfw.php?tb_id=10995

歷史上的今天

2007 年: 2006 年:

迴響

法會時幫她超度一下吧
恭喜他找到天堂的路
不孤單

由 永遠的蟲子 發表於 July 26, 2009 8:08 PM

蟲子.我們今年不去法會,你可以在名單上幫我增加全壘打嗎?謝謝.

由 小貓 發表於 July 26, 2009 8:13 PM

剛剛你去埋全壘打的時候,我有在心裡一直唸阿彌陀佛,也有迴向給他,我相信朱佛菩薩會陪伴他的.

由 學妹 發表於 July 26, 2009 8:40 PM

想起豐子愷寫過他夭折的孩子。生出來只一抖動,就不再動了。豐子愷在難過之中,寫出了很有意思的領悟,大約是說此兒的生命如此之短,然與天地的長遠比較起來,凡人幾十年的一生,也跟那一抖沒有差別,倒是凡人沾惹塵埃而一個短暫的生命卻清澈透明。文見洪範出版的豐子愷文選。

anicca 發表於 July 26, 2009 9:54 PM

阿逆假:

我沒有領會到什麼了不起的道理,我只是突然明白,一個脆弱的小生命,還是有尊嚴的.每當全壘打自己找到角落痛苦時,我就更愛他一些,也更不捨.

我也突然發現,原來我可以承擔,還有,原來愛來得很快,很直接,也很深刻.當全壘打比較不痛苦的時候,他會張著眼睛直直地望著我,充滿感情,好像很想多認識我一些,我通常都給他一個溫暖的微笑,告訴他:"我們不用花太多時間想些有的沒的,我只是想好好陪伴你.你要安心地養病喔."

我從來沒想過老天會把一隻醜怪生病的小貓咪交到我手上,而我可以把他洗得乾乾淨淨,讓他不要孤單倒在路邊.說起來很老套,但我得到很多.

全壘打的愛很坦率.能夠被這樣的小貓咪信任,我不知道該怎麼形容那種心情...

由 小貓 發表於 July 27, 2009 9:39 AM

你不該連著寫兩篇這麼令人心酸的文章的 (〒︿〒)

全壘打,願你安息,來世健康快樂..

由 galantc 發表於 July 27, 2009 9:14 PM

看這篇眼淚打轉的厲害

生命如此脆弱

希望他來世 會健健康康的

由 Fiona 發表於 July 28, 2009 6:10 PM

謝謝你的心軟,也謝謝你的堅強。
全壘打走在你手中,很安穩,卻也令你傷痛。

但仔細想想你曾經帶給他的,
至少,離世之前他被愛過。

由 陳凱爾 發表於 July 29, 2009 4:53 AM

Put your cat in "the pet cemetery".... scary...>

由 Richard 發表於 August 21, 2009 8:36 PM

發表迴響




記住我的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