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萬里白描14—螃蟹總複習 | 回到主頁面 | 萬里白描15--秋蟹到,吃粥囉~~ »

2012-09-22, 4:49 PM

{貓40}四十前後,凡此種種

人總是會被逼著長大,不管你願不願意。生命的真相就是,我們出生、長大、老去,然後死亡。

人生,真的有什麼奧祕不可言的事情嗎?其實沒有。我們只是在一次又一次的小小挫敗中,站起來繼續往前過日子,慢慢得到智慧,然後老去。

沒有什麼無憂的人生,最美好的人生是,我們在遠離自我的彎路跌倒,然後學會好好走路,學會如何靠自己更近。

我喜歡的一本書,「鹿智者的心靈法則」裡面的誠實法則是這麼說的:當我們上天堂時,不會有人問我們:「你有多少豐功偉業?」,天堂守門人會問:「你有沒有做自己?」

「你有沒有成為你自己?」這幾年,我一直反覆思考這個問題,從台北帶到花蓮,又回台北,最後落腳花蓮。

前幾天,我開車載好友顧瑜君在花蓮市區辦事情,辦的是喪事,死去的是以身教人的余德慧教授。瑜君是余教授的妻子,他們搬到花蓮十七年,彼此相伴則超過二十年。搬到花蓮後,余德慧在東華大學任教,許多學生從台大跟到東華;他又去心蓮病房做志工,研究臨終關懷與病床陪伴;進幾年,余德慧在慈濟大學開設宗教與人文療癒課程,深深影響了花蓮的醫界與學界。瑜君則在東華大學任教,頭幾年協助花蓮鄉下社區發展,這幾年又在豐田創辦了五味屋,影響很多孩子與大學生。

以上,是工作上的小余跟瑜君。生活上的小余跟瑜君,養了一隻流浪狗當兒子,家屋佈置的溫馨有情趣,總是有學生們在家聚談。瑜君是個很懂得生活的人,每搬到一處,她就會在院子種欒樹,當做家庭樹。現在,她們家的欒樹已經可以遮陰了。

這幾天跟瑜君相處,總是沉默的時候多,如同那天,我們去小余的人文研究室拍照後,回家的路上,一路無語。我問她:「你們搬來花蓮多久了?」瑜君說:「十七年了。」

我們經過很多平日慣走的路,沿路房子矮矮小小,店家也很素樸,人們緩步行走。我用一種更深刻的眼睛凝視花蓮。十七年,瑜君與小余生活中最綿密細緻的情境,都在這座小小的城市。

突然明白,我想要的生活,也不過如此。找一座有山有海的小城市,好好生活,好好寫作,好好地跟心愛的人相處,等到老了,就找一棵樹躺下。這就是美好的人生。

在四十歲生日前夕,我才終於明白,這正是我想要,而正在過著的生活,第一次感到如此平靜、滿足與幸福。

人生,要得到深刻的平靜,並不容易。依我這種暴衝的性格,總是衝動跌倒的時候多,乖乖坐著的時候少;心頭紛亂的時候多,心情安寧的時候少;欲求不滿的時候多,滿足快樂的時候少。

搬到花蓮的這三年,我還是會遙望台北,看著昔日同事們,爬上去了,又跌下來了;FB總是傳來一場又一場歡樂浮華的派對。但我越來越安靜,我最喜歡的片刻,是在書桌前寫筆記;或者牽小狗到海邊散步。

以前,我總是會認為,我的不善競爭、不善社交,是人生的致命傷,讓我無法繼續往上爬;現在,我知道這可能是個恩典,讓我可以為自己做更多選擇,喜歡恬淡生活也很好。只要可以安住,怎麼樣都很好。

一直想為四十歲寫些文章,原本也寫了短短的起頭,卻怎麼也沒寫完,更在生日前夕經歷的至親好友的死亡。陪伴的這兩個月來,心裡有很多觸動與反省。趁著今日,難得安靜,寫下這一篇文章,就當做開始吧。

DSC_4432.jpg

今日住太魯閣山月邨,以為記。

[小貓私日記]

引用

本文的引用網址:
http://miakid.bluecircus.net/spamfw.php?tb_id=11564

歷史上的今天

2007 年: 2005 年:

迴響

我的理想生活和你很像很像。今天去龜吼漁港買三點蟹,很新鮮,也到附近溜溜,突然想到妳到底住在那一個社區?你怎麼能夠如此消遙,想住哪就住哪...

由 Catherine 發表於 September 22, 2012 7:34 PM

{我的不善競爭、不善社交,是人生的致命傷,讓我無法繼續往上爬;現在,我知道這可能是個恩典,讓我可以為自己做更多選擇,喜歡恬淡生活也很好。只要可以安住,怎麼樣都很好。}....

哈,你真是我失散多年的妹妹啊 !

由 Catherine 發表於 September 22, 2012 7:37 PM

發表迴響




記住我的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