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參考書 | 回到主頁面 | It's just a dream. »

2004-09- 5, 11:14 PM

生命是什麼?--吳乙峰最新紀錄片"生命"

「生命是什麼?」導演問大家。

看完片子,走過深長的隧道,我以為那就是結論。生命,是在通過一個又深又長的隧道,生之前,死之後,都是光亮,活著,卻是無盡的黑暗。

漆黑之中,我們不知道未來要走向哪裡,如此無助、孤單。在黑暗中伸手想要抓住些什麼,只摸到自己的眼淚。

導演說不是,這不是結論。導演說電影開始了,這是你我的故事,請安靜收看。

紀錄片「生命」,在九份二山拍攝四年,截至目前為止,已經拍了五年,三百多卷底片。未來還要繼續。這是一個百年紀錄。

導演拍的是幾個在九二一中破碎家庭的故事,其中穿插了導演的爸爸因為中風,一天到晚想死。導演沒有出口,只好不停寫信向朋友求助。

在看這部電影之前,我幾乎不知道,面對生命的沉重,人該何以為生?死亡如此逼近,我們要怎麼活下去?年少時,我曾經以為「生命的意義」就是努力活著,用力地在有限的生命中,狠狠留下幾個腳印。沒想到大風吹起,生命流沙飛揚,所有的夢想、汗水,轉瞬間消失。

九份二山上,怪手不停地挖,挖掉一座山丘,仍舊找不到家人的遺骸,換個地方再挖,挖掉九個小丘,還要繼續。曾經愛著我們的人,用雙手輕拂過我們臉龐的人,就被壓在小山下,日日夜夜承受著巨大的痛苦。

日正當中,女孩走在大學校園,卻想起家人。陽光如此熟悉,像是童年廈日午後的陽光,從午睡中悠悠轉醒,光影在水泥地上緩慢移動,眼睛有點睜不開地盯著窗外大樹,耳朶裡卻傳來家人的笑罵聲,尋常午後,卻成了一輩子的回憶。哭累了,就拿出來安慰自己。

短短幾分鐘,一家七口全部被埋在地震後新壟起的山腳下,惟她與二哥獨活。找了一個多月了,連一片衣袖都找不到。「他們背叛了我!爲什麼他們一次都沒有來看我?」女孩從驚愕到憤怒。

我們要如何與死去的人和解?與背叛和解?要怎麼原諒自己的恨意?女孩才二十來歲,她要如何與這樣的人生和解?

另外一對更年輕的姊妹花,又要怎麼面對驟然成為孤兒的驚恐孤單?過年了,她們要去哪裡吃年夜飯?姐姐苦笑說:「反正母親節、中秋節都不用過了,端午節也沒有粽子可以吃了。」

離開家鄉賺錢,把孩子託給鄉下阿媽照顧的年輕夫婦,又要怎麼面對失去一雙稚子的痛苦。祭拜完了,夫妻回到異鄉工作,孤單失落的背影映在電車玻璃上。在說著陌生語言的國家,他們只一再重複聽台語歌,懷念著故鄉。

這些生命與我交疊。也許我們曾搭過同一班飛機,在台中的街角擦身而過,甚至在坐電梯時交換過一兩句話。進電梯我都在想些什麼呢?我最大的痛苦又是什麼?不過是煩惱工作,怕自己不夠優秀、擔心錢不夠花。然而,那些比我還年少的女孩們,卻血淋淋地硬被砍斷一大段生命。

真是可恥啊!我在黑黑的放映室裡覺得自己真是可恥啊!我過著什麼樣的生活?我從來不知道工人的生活,我只是在城市裡漫遊,讓人家吹捧,聊天的話題是倫敦市集、紐約博物館。

當我看到打電塔地基的工人,竟然是一鏟一鏟地挖,懷孕的太太負責搬石頭,他們的午餐,只有一盤青菜、羅蔔、一鍋湯,蹲在土堆上就吃了起來。吃飯是他們白天唯一空閒的時間,他們卻在思念地震中死去的女兒。而我還在計較著晚餐點心要不要吃焦糖泡芙?

劇中女孩的身影重疊到我身上,層層疊疊,我幾乎以為我變成她們,一樣痛苦,一樣走不出來。讓我更痛苦的是,她們將要如何承受?我能承受嗎?當我問自己這個問題時,忍不住留下眼淚。

真是可恥啊!當我們舒舒服服坐在放映室看著「生命」時,紀錄片裡的人卻在生死掙扎。還敢自以為是精英嗎?我的人生蒼白無可取,面對劇中的人生,我已經嚇壞了。我還能為他們說點什麼嗎?

不小心闖進了生命中最艱難的一刻,我啞口無言。

然而,生命的強韌更讓我忍不住破涕為笑,只要時間過去,痛苦記憶會被藏到最幽暗的角落。因為我們終究是活下來的人,就該好好活著。

片子結束,導演引了個孩子的話,說:「把生命傳出去,人生會很幸福。」導演又說:「生命像是過隧道,你以為是黑暗,出了隧道,卻是一片光明,但是別高興地太早,下一個隧道馬上就來,可是也別急,轉個彎又過完一個隧道了,光明又來了。」我問:「爲什麼你可以這樣看待生命?」導演說:「也許因為經歷過太苦的生命,所以這樣想比較快樂。生命是禮物啊!」

我苦笑著受教了。


相關網站http://www.fullshot.org.tw

放映時間: 2004年9月18日~10月8日
票  價: 全票190 學生票150
8月15日~9月10日預購8折優惠
放映地點: 總統戲院
(臺北市中華路一段59號-捷運西門站2號出口)
購  票: 年代售票系統 02-23419898
或請上年代網站 http://www.ticket.com.tw查詢
20人以上團體票請洽 【全景傳播基金會】 02-27671019

[小貓看電影]

引用


歷史上的今天


迴響

嘩。小貓看得真用心。這樣我都不知要寫什麼了...

工頭 發表於 September 6, 2004 12:01 PM

小貓,寫得真好,害我又要找兩張面紙,
一張擦眼淚,一張擤鼻涕。

這部片,有魔力,或者應該這麼說,彼此的生命之間,
本來就有很多功課要做,
有人問我,這部片子「好不好看」?
我回答不出來,只告訴他們,看完片子之後,
人生態度,已經不同。

米果 發表於 September 6, 2004 4:13 PM

米果:
快別說我寫得好
我看你寫的,才是羞愧咧,你寫得好好說....
讓我開始想,九二一之後,我到底在做什麼?
聽說,你也失眠了,我看完片子那天根本睡不著,試著寫稿子寫到四點多,祇是白白又哭一次而已,第二天馬上回新竹賴在媽媽身邊.

工頭快寫,我要看!!

這真的是部好片子,我會再看第二遍,然後還要再哭一次

小貓 發表於 September 7, 2004 1:13 AM

小貓,看完片子那天,我根本睡不著,腦子裡面滿滿的,只好起床澆花拖地,還開了電腦,打算寫些什麼,改來改去都不滿意,後來就看職棒重播,看到cobras輸得那麼慘,去泡了一杯牛奶,吃了幾片餅乾,然後,聽到公雞叫,天亮了,唉,好個特別的經驗啊!

由 米果 發表於 September 7, 2004 4:42 PM

對啊,工頭,快寫!

由 ROACH 發表於 September 10, 2004 2:02 AM

T_T...這麼多鞭策與期待啊。寫好了...

工頭 發表於 September 12, 2004 7:52 PM

九一八擠爆總統戲院行動

智邦生活館、全景傳播基金會聯合發起「九一八擠爆總統戲院行動」,呼籲支持「生命」的網友,於九月十八日早上九點至十一點間,到總統戲院劃位。所有參與活動的朋友,將致贈導演吳乙峰親筆簽名的電影手冊一份。讓我們擠爆總統戲院,讓電影院業者、媒體與社會大眾對國片恢復信心。您的參與,將是台灣電影產業重要的關鍵。

(PS:受限於總統戲院的訂票機制,觀眾持票劃位僅能劃當天的場次。如果您想趕在第一時間觀賞「生命」,請於九月十八日早上儘早至總統戲院劃位。如果當天座位已滿,仍會致贈吳乙峰親筆簽名的電影手冊。您的一小步,是台灣影像工作者的一大步。)

由 ROACH 發表於 September 15, 2004 6:28 AM

今天收到朋友寄來的MAIL,深知台灣有這麼一群人,不出任何的聲音,為台灣的土地做完整的記錄.加油!!大家一起來

由 emma 發表於 September 17, 2004 2:29 PM

我不知道該說什麼 卻突然想到3個字 就是-好感人喔>

由 葉子 發表於 July 27, 2006 3:02 PM

發表迴響




記住我的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