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會不會變酒鬼啊? | 回到主頁面 | 十年前的話... »

2008-11- 6, 2:15 AM

一個台灣,幾個世界?

事情已經超出我可以理解的範圍.

先從稍微簡單一點的開始好了.同一個職棒聯盟,六支球隊(好吧好吧,本來是六支),打到季末變成五支球隊,黑米被下架了.兄弟跟統一激情地打總冠軍賽的同時,米迪亞因為黑道直接操控整個球團,直接下架了.

可以想想球員的處境嗎?舍監,管理,教練,就是黑道,時時監視你,不聽話就帶到外面痛毆.有誰保護他們?是什麼樣的國家會容許黑到猖獗到了無法無天的地步?當他們屈服於暴力時,又有誰在乎他們曾經受過什麼樣的折磨?而那些堅持到最後的球員,又剩下多少?

好嘛,我不要偏袒打假球的球員好了,那沒有打假球的呢?他們還沒領到薪水ㄟ!雖然我是象迷,但我不得不問:

打總冠軍的就是中職球員;那些被抓到旅館毆打的,就不是中職的球員喔?聯盟跟政府都不用管喔?

這是什麼道理啊?

我更不懂的是,中華職棒聯盟秘書長李文彬,是在位最久的秘書長,任內已連續四年(2005, 2006, 2007, 2008)發生職棒賭博黑金事件。他不用負責,只需要說"深表遺憾".這是什麼道理啊?

而會長趙守博他到底有什麼棒球資歷啊?幹,當會長,他真的看得懂棒球嗎?身為職棒聯盟的會長,竟然為了跟陳雲林餐敘,硬是把職棒界最重要的年度頒獎典禮改到星期二的下午兩點,取消星光大道,取消現場直播.對於被脅迫的球員,他還是只有一句深表遺憾,以及聯盟會商議,然後就搓掉了.這是什麼道理啊?

當總冠軍賽逼出我的眼淚的同時,周思齊的一番話也讓我落淚.周思齊,前暴龍隊球員,前米迪亞球員,他並沒有屈服,謠傳他曾被帶到汽車旅館痛毆.在職棒年度頒獎典禮上,他跟胡銘仁勇敢出席,得獎時,他說:

他對記者表示,「從來沒想過,以前聽說的事情,會發生在自己身上。我只能堅持自己,知道人家在做,卻也求助無援。」「我沒有做錯,這是我要來的原因。」

好分裂,一邊熱鬧看球,一邊呢....那些被脅迫屈服的球員要用漫長的一生,面對自己的軟弱.(但是因為貪念而打假球的球員,我是絕不會原諒啊.)

好吧,職棒這樣就很複雜了嗎?其實也很簡單啦,就是一個聯盟兩個世界啊.

但台灣問題...就真的很複雜了......我寫一百個字,寫了半個小時,就是想不出來怎麼回事啊?

好累好累.真實世界發生的每一件事,都比小說還荒謬,已經超出我的理解了.

我只能盡量過好自己的生活,不看新聞,不看黑特版,繼續研究淡水河的種種,看瓦歷斯.諾幹的新書書稿.剩餘的時間就躲在棒球的世界,切割又切割地願意相信一些球隊,某些球員.很熱血地認為相信不可悲,不相信比較慘.

但是真實世界正在爆衝,如果真的爆炸了,誰也躲不了吧.

睡前,只有一個小小的希望,台灣平安.

睡醒,我會繼續讀稿子,看棒球,並且在心裡深深地祈求上蒼保佑,台灣一定要平平安安.

[自言自語]

引用

本文的引用網址:
http://miakid.bluecircus.net/spamfw.php?tb_id=10624

歷史上的今天


迴響

發表迴響




記住我的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