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馬戲團生日,KUSO萬萬歲 | 回到主頁面 | 小藍,我對不起你 »

2004-11- 5, 2:25 AM

帶著神經質好好活著

前天回新竹見到高中時的死黨,大家變得好遠好遠.
我們坐在風城百貨的咖啡廳,隔著茶几,
各自縮到不同的沙發上,面對面講著自己的近況.

我們大概已經兩三年沒見面了,上次見面是同學會,我匆匆從台北趕回新竹,卻只呆了半小時就得趕回台北,準備第二天就要飛緬甸.我們好像連話都沒講幾句.我到底在趕什麼?

關於我們之間..高中畢業後,她留在新竹結婚生子,我到台北唸大學,工作.
現在,她已經是兩個孩子的媽,我還在到處胡混,一天到晚嚷著要去追求生命的價值

雖然晚上臨時打電話給她
她也放下小孩出來了,但是我們縮在沙發上,還是都聊些泛泛的話題
聊家裡的姊姊妹妹哥哥弟弟最近如何
雖然熟悉,但是好陌生,難過地發現,我們畢竟分別了十年,
這十年,過著截然不同的生活

但是我發現讓她神經緊張的地方,一點都沒變,痛腳還是哪些,不會因為結婚當媽媽而改變...

她的神經質大概一輩子都不會變

*******

昨天到公館採訪,大概也一兩年沒有在溫州街的巷子閒晃了
走過溫州街,竟然像在校閱自己的過去一樣
我一邊校閱著巷弄裡的店面,一邊膽戰心驚,深怕有哪一家最愛倒了
結果,還好,
小酒館八十六巷還開著,想起最愛的Vodka
雪可屋還開著,其實我不特別愛這家店,但是因為以前都唸成雷而屋,
有鬧過笑話的,自然就感覺很親切.
挪威森林不用說,老闆XX(忘了)坐著看報紙,耳朶八成還是忙著四處偷聽
人性空間有木頭地板的那家還開著,燈光依舊昏昏暗暗的.不知道親切老闆娘的兒子長大了沒有?但人性空間似乎擴充了,還在隔壁開啟明亮簡單的快餐店,我實在很難接受啊!!
要吃簡餐,去鳳城就好了嘛!!

所有有美好記憶的店,都好好開著,只有女書店關了...
其實我沒有真的走到女書店樓下去看個仔細,也忘了該去女巫店拿張表演表,我遠遠地站在巷子裡,就是沒有勇氣過去看個清楚.

我神經質地在巷弄間慢遊,想起大學時代搞運動的激情,談戀愛的熱情,那些在身邊來來去去的朋友,一下子彷彿又都回到我身邊.

我神經質地感受著風的流動,意識到時光的消褪.

*******

突然間,我明白一個道理.我跟我的高中死黨,都緊緊守護我們的神經質,然後好好地活著.
每個人都在保護自己的神經質.我們生命的某個角落是如此脆弱不可碰觸.

懂了這一點之後,我放下和她之間的疏離,釋懷了.

人和人之間不就是這樣?我們不就是神經兮兮地活著?

********

寫這篇BLOG時,我腦中一直浮現當年在公館的每一個畫面
那些因為激情而聚在一起的朋友們,很多都再也不聯絡了,再也不想見面了
但是此刻,我卻好想念那時因為天熱,因為天真,而聚談到深夜,每個人身上都是濃濃的汗味.
我很慶幸擁有過那樣的日子,感謝當年的朋友,再怎麼樣,她們都忍受了我的神經質...

[自言自語]

引用


歷史上的今天

2008 年:

迴響

公館幫
公館幫
公館幫
解散。
但幫派精神長存

由 curo 發表於 November 5, 2004 12:45 PM

幫派精神長存!!說得好!!

但,也許日子真的太久了,你不提,我都忘了"公館幫"這三個字了...

小貓 發表於 November 6, 2004 12:55 AM

女書店沒有關啦...
妳忘了人家組隊來遊行說.

由 BEAVIS 發表於 November 13, 2004 8:34 PM

我沒說他"肯定"關嘛
而且那天遊行時想到...也是滿尷尬的

小貓 發表於 November 14, 2004 12:58 AM

發表迴響




記住我的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