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地方,遇上好心醫師 | 回到主頁面 | 萬里白描3 追螃蟹的人 »

2012-06-17, 11:12 AM

萬里白描2,捕蟹的古早年代

雖說白描,總不能漫無邊際,那就從我最愛的「螃蟹」開始吧。在短居萬里前就因為工作而認識這裡補蟹漁夫,跟他們出海,見識了他們的辛苦與堅毅。大海何其大,他們堅定地掌舵前行,憑經驗在無邊際的大海下錨、丟蟹籠,這一丟可不是一、兩個籠子那麼簡單,一組350-400個蟹籠,一次得丟個6-10組,五天都得在海上拋籠子、收籠子,每天清晨即起,深夜才能休息,沒有陸地、家人,只有大海。明白捕蟹漁夫的辛苦後,對螃蟹也有了感情,每次吃的時候,就充滿感謝,感謝大海、漁夫,也感謝螃蟹。

所以,我就鎖定目標寫「螃蟹」吧!

很多人(包括我)都不知道,萬里,是台灣螃蟹漁夫最多的地方,也是捕蟹量最豐的漁港,總共佔全台灣螃蟹捕獲量的八成,主要以花蟹、三點蟹跟石蟹為主。

為什麼這裡這麼多捕蟹人?故事得從民國五十五年,捕螃蟹的古早年代講起。萬里海域盛產螃蟹,又有天然漁港,在艱苦的年代,漁人便利用魚閒時期,捕蟹貼補家用。

心思單純,工具也簡單,翡翠灣對面的山頭上砍兩支2台尺長的桂竹筍,交叉成骨架,綁上棉繩魚網,四個端點再綁上跳石海岸撿來的安山岩鵝卵石當沉子,簡單的「捕蟹籠」就完成了,除了棉網,所有材料都取自當地。

不過這種簡易籠子放不了太深,也不能遇到大潮水,否則一下子就翻了,只能在近海捕蟹,每天清晨出海下蟹籠,得三人一組,一掌舵、一收網、一勾浮球兼綁蟹,每回下30-40個蟹籠。這樣簡單的模式,一直被沿用至今,哪怕一百噸的船,也不過是將這樣的模式放大。

不過民國五十五年的船太小,僅僅四馬力,別說跑遠,螃蟹豐收時,小船就撐不住了,得回港下蟹休息,回家吃頓中飯,下午再回海上捕蟹,傍晚進港,把螃蟹整理妥當、船隻安放好,照樣趕得及回家吃晚飯。

捕來的螃蟹,也不用費心安排銷售通路,全部交給太太,丈夫出門捕螃蟹的時候,太太們就用買菜的布袋把螃蟹打包妥當,走一段路,再轉國光號公車到基隆魚行口賣蟹。當時螃蟹價錢不高,一台斤十幾元,每趟捕個三、四十台斤,換取幾百元家用,貼補生活也很足夠了。

同時期還有另一種捕蟹法,靠的是「玲仔」。玲仔,聽起來很像一個女人的名字,其實那是「底刺網」的台語。每次聽到漁民講「玲仔」(台語唸作「玲啊」),我都覺得好像在叫漁村裡一個親切的大姊。玲仔跟漁民的關係密不可分,簡直就是除了太太之外,最重要的啊。(誤)

最早漁民在沿海碼頭放玲仔是為了捕魚,但總是有螃蟹卡在玲仔上,漁民撿拾起來,分贈親朋好友,後來野柳興起,觀光客多了,喜歡買螃蟹,漁民們這才開始改賣螃蟹,甚至開始有規劃地尋找螃蟹漁場。

漁民們到淡水買品質較好玲仔,每張長度大約200台尺(約40潯),漁民將五張玲仔編織成一座網,準備10-12座,投放在螃蟹漁場。依舊是三人出海,一搖槳,二收網、投網,日日替換。當時沿海的螃蟹量很豐足,一年四季都有漁獲,甚至還有單價高的西姑狸(也就是俗稱的蝦姑頭),出海捕魚,絕不會失望而歸。

萬里漁夫很多是代代相傳,阿祖傳給阿公傳給爸爸,然後傳到自己手上。講起昔日簡易的捕蟹籠,忍不著得意地笑:「對啊,這就是我們小時候自己做的,去砍竹子回來綁,全部自己來...。零仔也可以自己編。」臉上有回憶,也有得意。

那是一個美好而單純的年代,漁家的雙手可以創造一切,靠一張玲仔,或者自己做的蟹籠,天天帶魚回家,簡單吃喝、簡單生活,錢不多,但夠用就好。不用離家到遙遠海域補蟹,不用與中國漁民爭漁場,也不用管理離鄉背井的外籍魚工。

有時候想想,我們現在好像擁有很多物質,賺更多錢、捕更多的螃蟹、開更大的船,但是最終帶來幸福與滿足的,也不過是安安穩穩跟家人吃頓飯,在漁港邊過點寧靜日子。

無論如何,歷史無法倒退,捕螃蟹的古早年代延續到民國七十年代,因為野柳港邊的一張玻璃絲網而有了翻天復地的改變。那又是另一個故事了,一個螃蟹的輝煌年代。

[小貓大聲叫]

引用

本文的引用網址:
http://miakid.bluecircus.net/spamfw.php?tb_id=11517

歷史上的今天

2007 年: 2004 年:

迴響

想不到抓海蟹可以這麼簡單,早期的漁村生活也是如此簡單,真的好敬佩萬里漁民的有勇有謀與感恩知足的生活態度。

由 emily 發表於 June 17, 2012 3:00 PM

看天吃飯的人生,不論是漁還是農,因為辛苦都讓人覺得故事很多....

由 予馨 發表於 June 18, 2012 9:55 AM

我愛吃蟹了~~
感謝那些漁夫們~~
心苦了!!辛苦了!!

撿骨 發表於 June 29, 2012 11:43 AM

發表迴響




記住我的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