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夾腳拖的夏天,說的是這些小故事 | 回到主頁面 | 尋獸啟事--花蓮親友代表陳文玲之夾腳拖序 »

2011-08- 6, 10:50 PM

與心的約定--憂鬱馬戲團團長為"夾腳拖"專文作序

我想跟小貓說:「小貓,衷心地希望妳在『花蓮的夏天』之後更堅定地走向下一段旅程。也期待妳美麗活躍的文字為我們帶來的更多不可預期的驚喜和勇氣。」

接到小貓的邀請,想找我為她〈夾腳拖的夏天〉寫篇序時,實是感到興奮又有些不安。因為我相信生命裡每一件事情的來到,都是在傳遞當下還不可「見」也有待用心去挖掘的某個「訊息」─簡單說來,這個「訊息」用某種方式傳達給我,或許跟一段過程裡的意念和困惑有關,特別是我相信,有許多人比我更瞭解小貓移居花蓮的過程與因緣際會,甚至嚴格說來,自從她離開台北後我們的聯繫少之又少,而她卻是找我來作為第一批的讀者─這是個有特殊意義的開端。

我在台北悶熱的雷雨午后、每天工作十小時後疲累但會失眠的睡前、在趕赴每一次各種名義的約會的生活狀態下讀書稿,讀著讀著,覺得這場景十分滑稽,隨著文字,我片刻的心念和腦中的意象停留在每一章節中的馳放態度和這個「態度」所遭遇的環境和景緻,但自己的身體卻是在上演一場一場與現實、與工作和與情緒的搏鬥。所以那個「訊息」究竟是要為這個身心剝離的狀態帶來什麼?當下是一個截然的對比。現在的我(以及帶著長期以來的困惑)就像決心踏上旅途去花蓮之前的小貓。

我喜愛的詩人北島寫過:「逃跑是一個永恆的主題」,我並不只意指從台北移居花蓮這樣的地緣上或身體上的「行動」意涵而已,而是指心準備好出發和接受的持續狀態。但更進一步說,「出發」在某種更廣闊的意義上意味著那最終的「回歸」。小貓輕快幽默的筆調坦率寫出的是一個巨大的心的「鄉愁」。米蘭‧昆德拉也說過關於這樣的「鄉愁」,那是源自於意識上的想要回歸所產生的思緒,而我們的心越想要回歸,就越勢必得上路。

小貓「從台北到花蓮」的生命歷程夾帶著慾望、恐懼、失落、歡笑、徬徨、好奇、滿足和渴望…但她誠懇、坦然將自己由裡向外翻了出來,文字如影像一格一格地體現這條路途上的點點滴滴,它是外在的碧海藍天,也是心內在的花園角落,而當外與內合一時竟是如此美妙。小貓這段生命路途所啟發給我的,正映照著我當下所處的種種身心異化狀態─我正是人口中吃飯不知米價、出門不知東西南北、徘徊在各種被製造的盲目慾望和被工作擠壓得快不成人形的那種人。

小貓已在彼處,娓娓道來,她這「逃跑」和「啟程」或許該這麼說吧,是該反擊自己身心的再被異化的一次回歸的時刻,一次「與心的約定」的實踐的開始。

這樣的約定我相信或多或少每個人都想過,只是我們還在對我們自己約定好的「那個花蓮夏天」充滿懷疑。在〈夾腳拖的夏天〉這本書裡,我看到那就是一幅幅被承諾的境遇、人情溫暖和各種生活事務所填滿的細膩的「日常生活」。
那個訊息,正從我拿到這本書開始,為我揭開一趟這樣的旅程的意義為何。

最後,我想跟小貓說:「小貓,衷心地希望妳在『花蓮的夏天』之後更堅定地走向下一段旅程。也期待妳美麗活躍的文字為我們帶來的更多不可預期的驚喜和勇氣。」

謝謝妳的書。

[小貓大聲叫]

引用

本文的引用網址:
http://miakid.bluecircus.net/spamfw.php?tb_id=11433

歷史上的今天

2005 年:

迴響

發表迴響




記住我的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