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穿著夾腳拖,一步一步往前走 | 回到主頁面 | 入秋了,夾腳拖之旅邁向尾聲 »

2011-09- 3, 12:41 AM

小貓亂跑到台南

9/3下午三點,台南金石堂新中店。

9/4下午三點,台南誠品總店。

小貓又要亂跑啦~~~這次的新書巡迴發表會要到台南,請台南鄉親一定要來給我捧場啦。我不得不偷偷地說,這是我超期待的一場啊,因為我好想吃香腸熟肉、海鮮火鍋,想到都快瘋了!

按照慣例,每一場巡迴前,我都會貼一篇序言。今天要貼的,是本書最長的序言,心靈工坊莊慧秋總監寫的序。

講到莊總監,我認識她十五年了,從我還是張老師出版部的菜鳥行銷,她就是張老師月刊的總編輯。她對當時的我最大的印象,就是每天穿著很短的裙子跑來跑去,很可愛(羞)。

十五年來,她對吵鬧不休的我相當容忍。相當支持。相當。

去年年底,我在花蓮其實快過不下去了,接了很多案子,但是就是沒錢,常常要上台北工作採訪,卻身無分文,要不是靠老爺支持,根本就過不下去。我那時候其實已經準備棄守花蓮,回台北好了,都三十好~~幾的人了,沒必要把自己過成這樣。

但是莊總監卻跟我說:"你一定要寫完一本自己的書,否則你不管去哪裡都不會甘願!!!"因為她的一句話,才有了夾腳拖的夏天。

書出版後,她也陪我全省走透透,真的很辛苦。請大家看到她也給她掌聲鼓勵鼓勵。

以下是勞苦功高,全世界唯一可以收服小貓野性的莊總監的序言。

從瞿欣怡到亂跑小貓 莊慧秋(心靈工坊文化公司‧企畫總監)

瞿欣怡,江湖上的外號是「亂跑小貓」。(ps: 她的江湖並不大,就是幾小撮氣味相投、喜歡一起胡鬧瞎混說心事吐苦水的朋友們罷了)。很多人覺得這外號很可愛,但其實是誤打誤撞,只怪她的本名太響亮。根據「命中注定我愛你」編劇群的調查,全台灣有成千上萬個欣怡,她以前辦公室裡就有兩個。為了避免混淆,主管指著她說:「妳整天談妳家的貓,不如妳就叫小貓吧。」

沒想到,這個天外飛來的暱稱居然超適合她。瞿欣怡若是白天,小貓就是夜晚,瞿欣怡是社會我,小貓就是本能我。這外號讓她的任性和野性,得到名正言順的存在。

瞿欣怡有一張愛吃愛玩愛說話的娃娃臉,看起來活潑開朗、粗枝大葉,經常因為衝動莽撞迷糊而不小心變成搞笑女王。她在憂鬱馬戲團的部落格「小貓亂跑烘焙車」,寫了不少生活上的搞笑記事,常有陌生的潛水者人笑到忍不住探出頭來,跟她揮手打招呼。(這些搞笑記事都收錄到《夾腳拖的夏天》裡了,歡迎讀友享用。)

但其實她又很ㄍㄧㄥ,好強、努力、不服輸,是某種程度的工作狂。她在新竹的空軍眷村長大,從小就身體不好、脾氣不好、記性不好、數學更不好,但在擔任國外旅遊記者期間,卻被迫要不斷計算各國匯率和時差、安排複雜又充滿變數的採訪行程,上山下海、攀岩潛水、混完夜間酒吧清晨照樣摸黑起床趕日出、在蒙古草原上搭吉普車搭到屁股快開花、走進遊牧民族帳篷大口喝酒喝到掛、在零下十度的加拿大冰原等待夜半公車、頂著零下三十度的寒風仰望美麗極光、遇到船運罷工而被困在希臘小島上、咬牙吃進各種可怕的異國食物、隨時準備跟各式各樣的司機地陪或翻譯吵架…。

國外旅遊記者是個人人羨慕的工作,讓她大大開展視野,卻也因為不斷奔波和時差混亂,讓她的內分泌嚴重失調。當她為了憂鬱症、暴食症和恐慌症去心身科求診,醫生只是淡淡一笑《肯納園》獲選2005年度中國時報開卷十大好書「美好生活獎」還是硬撐了兩年半,直到身心疲憊至極,才終於放手撤退。

偶然的機緣,她來到花蓮,來自太平洋的溫柔海風、雄渾蒼鬱的中央山脈,讓她感受到久違的放鬆自在。她在花東縱谷鄉間住了八個月,跟自閉兒一起騎腳踏車、烤餅乾,跟堅強樂觀的媽媽們學習採桑葚、熬果醬,寫出了生平第一本書《肯納園:一個愛與夢想的故事》。(註)

當《肯納園》獲選2005年度中國時報開卷十大好書「美好生活獎」,她終於敢小聲說出心底久藏的夢想:她想當作家。不是貧病交迫、椎心泣血那種苦悶文學家,而是尋訪美好故事、鼓舞自己也溫暖別人的快樂寫作者。得獎的肯定,讓她看見自己的天賦,也讓夢想勇敢地長大。

然後,她回到台北職場,繼續攀爬向上的台階。不一樣的是,現在的她,內心有兩個世界,一半台北一半花蓮。她喜歡敦化南路精品櫥窗和仁愛路的帷幕大樓綠園道,也思念花蓮的大山大海天寬地闊。她一下子想買LV包,一下子想穿夾腳拖,弄得自己有點分裂。她身邊同儕的六年級生,都努力朝著小中大各級主管的職位邁進,更有人滿懷壯志雄心,熱切奔赴香港上海北京。她看到世界的浪潮迎面襲來,心裡卻響起另一種聲音,牽引她的腳步往旁邊安靜的角落走去。

亂跑小貓的任性之魂已然甦醒,她開始用貓眼看世界,發現自己再怎麼張牙舞爪,也裝不成兇猛的老虎。她雖然常大聲嚷嚷要跟人決鬥,但她的貓爪只是虛張聲勢,除了抓傷自己,對別人和世界毫無威脅力。說穿了,她到底只是一隻貪戀曬太陽、喜歡在原野大地追蝴蝶看花的小貓而已啊!

但三十幾歲的人要離開熱鬧有趣的都市,放棄安全感的薪水、成就感的頭銜職位,真的很不容易,她只好等待,在台北和花蓮之間來回擺盪,直到害怕膽小的心做出決定。2009年,她正式移居花蓮,專心生活和寫作。2011年,她的第一本散文創作《夾腳拖的夏天》誕生了。

她決定勇敢安心做自己,一步一步,走在寫作夢想的旅途上。

註:寫《肯納園》的時候,她突發奇想,堅持要用瞿欣當筆名,自認既有文氣又可擺脫菜市場名的魔咒。結果,每個認識她的朋友,都跑來跟出版社抗議:「作者名字漏了一個字!」黑鍋揹了這麼多年,今天藉此機會澄清,泣!…

大學室友紅豆說,這篇序言,是整本書最好看的一篇,讓我非常想揍她。話說,我最喜歡這篇序言的段落,是她的註XD。心靈工坊的大家,真抱歉啊,害你們揹黑鍋了XDDDD。

[小貓大聲叫]

引用

本文的引用網址:
http://miakid.bluecircus.net/spamfw.php?tb_id=11457

歷史上的今天

2006 年:

迴響

發表迴響




記住我的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