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春夜閒聊--大葉欖仁亂掉了 | 回到主頁面 | 深夜,墨麗與我的大安區探險 »

2013-02-23, 2:58 PM

因為愛,所以反核

究竟為什麼反核呢?最近,我常常問自己這個問題。後來我明白,我反核,不是為了那些被貪汙了的錢、不是為了反對某些人、某些事,而是為了愛。

去年夏天,我住在萬里四個月,常常在野柳到金山的海灣間停下來,望著美麗的陽光在海面上閃閃發光。核二廠就在我的左手邊,像個怪物,我不忍張望。我常常在萬里的海邊散步,看看海、看看螃蟹船、看看那些悠閒地在保安宮前下棋談天的老漁夫們。

有時候我會忍不住想:萬一發生核爆,這美麗的一切還會存在嗎?

有天,我聽見窗外吵雜,原來是核災演習,如此簡陋、形式化,我走下去東晃西拍,好奇地東問西問,看見洗澡車,問了幾句,得到的答案約莫是幾分鐘內可以供給多少人洗澡一類的,還有生化偵測車等等,超出我理解的裝備排成長長一列,我忍不住問眼前年輕的阿兵哥:問題是,真的發生核爆,誰願意來這裡?如果這裡變成可怕孤島,誰願意進來?

我反核,是因為愛。

我曾經沿著長長的海岸線來回開著,無論是到台北、或者宜蘭,大海都那麼美麗,漁村聚落散居,居民們在那裡安居樂業,船停在港邊,海鳥在風中飛翔,情侶依偎在海灣處觀浪。這個世界如此和平美好。

對照日本福島核災地圖,一旦發生核爆,核電廠二十公里以內居民都要撤退,意味著如果核四廠爆炸,我往返生活的每一座小漁村居民都要撤離,再也不能回到小漁村,那將是什麼景象呢?躺在碼頭邊睡覺的小狗們,將孤零零被留在充滿輻射的海邊;漁民們打拼一輩子的心愛船隻,用繩索綁著,無主地在岸邊飄搖;海鳥不再飛來,游魚將成畸形。

核電廠三十公里以內的居民都必須在家避難,基隆街道上無人行走,熱鬧的基隆夜市只剩破舊攤車,野貓穿梭卻再也沒有食物可吃;六十公里以內的農作物超過安全標準164倍,包括台北市、新北市、宜蘭、基隆,從這些土地長出的農作物,粒米不可食用;八十公里以內是美國建議僑民撤退的範圍,從基隆到半個桃園,都處在危險之內;一百公里以內,危險區域延長到新竹,將會遭受超標十到二十倍的輻射威脅...。

如果這些冰冷的數字化為真實的生活畫面,台灣將是什麼景象?中央政府停擺、股市崩跌、居民恐慌逃難,繁華的台北,變成一座恐怖死城。

有人說:又還沒發生,幹嘛講得這麼恐怖?你們這些反核的人就是惟恐天下不亂。

我們正是因為恐懼天下大亂才反核,因為有些事情一旦發生,後悔就來不及了。小漁村回不去了,城市只剩恐怖,再也沒有希望。曾經稻榖飄搖的蘭陽平原,再也長不出任何可食用的食物。而這些區域裡的孩子,將永遠活在輻射疾病的陰影下,淚水取代笑聲,恐懼取代希望。

如果這一切真的發生,還來得及反對嗎?

我反核,是因為太眷戀世間的美好,我喜歡張開雙臂感受微風與陽光,喜歡隨風飄來的花香,喜歡聽海浪的聲音,喜歡年幼孩子的笑聲,與年長漁民的開朗問候。我喜歡在台北市的公園晃盪,找一棵樹,靜靜坐在樹下,安穩自在地感受歲月流逝,體認到活著真好。我喜歡在車子開往宜蘭時,蘭陽平原在我面前展開,田裡作物隨四時變化,時而金黃、時而青綠。我喜歡跟朋友們快樂相聚,在舒適的茶館喝茶談心,講講未來與夢想。

我反核,因為我要捍衛世間美好的一切。我的力量很微小,但是很堅定。我希望三月九日全台灣的人都可以站出來反核,反核,非關政治、黨派,而是關於自己生存的權力,對美好生活的堅持。

這個世界上,每件事情都有代價,想要用電,就要付費,天經地義,但是再昂貴都不該拿生命去交換,那既荒謬又沒有意義,我們每天所一切努力,都是為了好好活下去,不是嗎?

我希望一百年後,台灣還是這麼地美麗,孩子們快樂地在公園奔跑,農夫安心地踏在土地上,辛勤栽種收成。基於個人的生涯規劃,我不打算生孩子,但我依舊希望我今天的努力,可以讓很久很久很久以後的人們,安心地站在海邊遠眺,看海面上陽光燦燦,微笑著說:「活著真好。」

附上Mr.Children演唱的「To U」。

[小貓大聲叫]

引用

本文的引用網址:
http://miakid.bluecircus.net/spamfw.php?tb_id=11600

歷史上的今天

2007 年: 2004 年:

迴響

發表迴響




記住我的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