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颱風臨走前的夢境 | 回到主頁面 | 開會也不能閒著,小貓一隻,待價而沽 »

2005-09- 2, 9:09 PM

泰勞的故鄉,烏汶

前陣子看到台灣爆發泰勞事件,我竟有種說不出話的難過。那天早上給雜誌社的稿子剛交,無法來得及寫泰勞的故鄉,烏汶,於是就再放幾天,總是要寫的。在寫出來之前,我先把三年前的草稿重新整理,只希望讓台灣那些無法感受別人痛苦的人,瞧瞧人家的故鄉,看看我們犯了什麼樣的惡。

烏汶,位於寮國、高棉交界,青翠山林讓人稱這裡為「玉三角」。那裡是泰勞最多的城市,也是一個農業小城。我在三年前的齋戒月來臨前,短暫地呆了三天,採訪"烏汶蠟燭節"。以下是我為那次採訪寫的初稿:

每到雨季來臨,烏汶就會舉辦蠟燭節,這一天也是佛教齋戒日的開始。齋戒日的由來,是佛陀在雨季禁止和尚出外化緣,以免踩壞了農人辛苦的稻作,齋戒的三個月內,和尚跟隨著高僧在廟裡讀經,增加自己的智慧,等雨季結束後,再外出講經。

烏汶地方的人,在齋戒日來臨時,會送蠟燭到廟裡,供和尚讀經,他們認為蠟燭可以照亮和尚的心。演變至今,每年烏汶附近的村落都會聚集在廟裡,製作三公尺高的蠟燭雕刻,成為烏汶最大的特色。

蠟燭雕刻有兩種,一種是用整塊的蠟雕刻,一種是將蠟燭的細部雕刻好,再一片片貼黏。每尊蠟燭至少兩三層樓高,遊行時還得有專人負責把電線挑高,以免撞壞蠟燭,裝蠟燭頭時更得出動吊車。每尊蠟燭都耗時兩個月,成本至少要三十萬泰銖。每年選出一個冠軍,榮耀歸於所屬的寺廟。

蠟燭融合的,不只神與人間的距離,讓心與心之間更靠近。艷陽下,我跟三十八歲的施空師傅聊起來,一旁曼谷來的年輕記者用英文幫我們翻譯。施空師傅在做最後裝飾。他說:「每年村子裡的人都聚在一起,有錢捐錢,沒錢就動手幫忙。我很喜種感覺,連小朋友都一起動手,村子像動起來似的,大家都開心又期待。」小村落裡因為做蠟燭而有著小小的快樂,連寺廟裡都感染了歡樂氣息。施空已經連續得了五年的冠軍,對他而言最重要的就是對佛陀的奉獻,至於獎金?他木訥地笑著說:「看寺廟給多少就是了,不然就供養高僧吧!」

齋戒日前一晚,虔誠的佛教徒會到廟裡聚集,點起蠟燭,捧著一束新鮮的蓮花和一束馨香,繞著廟外走三圈,行走時必須安靜,默默在心中懷念佛陀。

「只要有耐心走完三圈,就可以得到祝福喔!」一旁的中學老師蘇恰這樣告訴我。手上拿著的香傳來一種叫人沉靜的味道,我不信佛,可是這樣的時刻,感動與虔誠靜傳達到我的身上。人們在寺廟外繞著,寺內大殿裡則是高僧就著光亮燭火,為信徒們講經。

蠟燭節對烏汶的人來說,是跟過年一樣重要的節慶。蘇洽老師和太太,帶著一對離家的女兒來祈福。問蘇洽師母為什麼泰國人這麼虔誠?她帶著甜甜的微笑說:「想著佛陀的故事,為我們內心帶來平靜,我們也祈求佛陀保佑家人平安。」

帶著平靜的心離開寺廟,夜市裡人聲鼎沸,許多人圍繞著蠟燭照相,連沙彌都忍不住偷偷摸幾下。當我們正要去湊熱鬧時,突然下起傾盆大雨。

每個人都淋得像落湯雞,我們也顧不得拍照,連忙躲在臨時搭成的遮陽棚下,「這不是一場為了佛陀舉辦的慶典嗎?怎麼這麼不給面子下起大雨?」我忍不住在心中嘀咕。泰國人還傻傻的信佛!可是當我瞧見塑膠雨棚經不住大雨滂沱破了個大洞,泰國人還歡呼大笑,不光覺得他們可愛,更覺得就是這種樂天知命,讓他們信佛而愉快。

沒有人擔心第二天遊行開始時,會不會下雨,也沒有人擔心蠟燭會不會被淋壞,為什麼他們可以這麼安心?我百思不得其解?事情真的可以順利進行嗎?

第二天,烏汶果然出了大太陽,幾十支遊行隊伍歡樂地跳舞,還有的把烤肉架搬上車,邊烤邊送給路邊的人。我也跟著衝上去拿了隻雞腿呢!我到處混,竟然混到貴賓席遇到烏汶市長,市長沒有架子,還邀我上貴賓席坐。我生平第一次坐到這麼尊貴的位子,亂不習慣,只好發揮記者的本能,亂問一通,市長依舊笑著回答我所有怪問題。

跟市長聊完天,我發現我迷了路,跟媒體們走散了,烏汶懂英文的人不多,我一路衝到警察局,幸好碰上一個英文老師在警局閒聊,他們不顧塞車及天熱,兩個人二話不說帶我回到飯店。旅行的人,最需要奇遇,最需要的善心,都在烏汶被我遇上。我一路上不停跟他們道謝,但警察跟老師都說沒什麼啊,只要我來得及搭飛機就好。


出稿很凌亂,有很多動人的故事卻無法被放到正式出刊的雜誌裡,譬如迷路的片段,還有我當初想要強調的"泰勞們美麗的故鄉",也被更改了。

但不知幸或不幸?三年後我有機會重寫此文,我要慎重地說:

烏汶,泰勞的故鄉,如此美好,那裡的人們虔誠而溫暖。請不要再將泰勞視為二等公民,甚至犯人。他們不過是渡海來為家人求溫飽的辛苦人。

[旅行]

引用


歷史上的今天


迴響

請幫我找一位住在烏汶機長附近的人,她的英文名是sompit supatpon
不勝感激

由 西子 發表於 September 13, 2005 8:17 PM

可以幫我寫一封寄給泰國朋友得航空信,OK

由 阿泰 發表於 September 13, 2005 8:23 PM

西子,很抱歉,我可能無法幫你找到人喔。畢竟我只是個烏汶的過客。

另,阿泰,你要寫什麼信給泰國朋友?我不是很理解。只是翻成英文嗎?...難不成是泰文?那我就真的幫不上忙了。

小貓 發表於 September 14, 2005 1:33 AM

請問台灣到烏汶有無直達的飛機,來回費用大概多少,如何辦理各種手續才能
成行,不吝指教.

由 小芬 發表於 November 10, 2005 6:28 PM

我有一個朋友到新加坡工作(烏汶-新加坡)為期個3個月,不知什麼成行,新加坡
有請泰勞的,希望不要受騙被剝奪應有的權益,謝謝指導.不知新加坡那裡有古
氏按摩工作,是否都請泰籍人氏擔任.

由 阿興 發表於 November 11, 2005 2:39 PM

發表迴響




記住我的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