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非上網不可強迫症? | 回到主頁面 | 小貓的遺產分配... »

2005-11-13, 2:40 PM

{旅行筆記}當巴士奔馳

很奇妙的是,我跟TW算不上是有深厚時間蘊釀交情的朋友,就算現在,聯絡也是斷斷續續,她在居住城市上線的時間,恰恰是我該睡了的時間。但是我們共同經歷了兩年流浪的生涯,隔桌而坐,總是在馬不停蹄的旅程中互相短暫依靠,互吐苦水。她不在台灣,我也不知該找誰吃午餐。

終究,我們還是先後離開了職場,但是,在很多關鍵時候,我還是深深想起她。旅遊筆記上,總是少不了她的名字。尤其,當我開始失落、迷惘、懷疑的時候,她堅定的腳步,總是支持著我。想念她哈哈大笑的開朗神情。

這次,在荷蘭落地,從荷蘭到法國的巴士上,心不踏實,只好繼續寫信給TW。

親愛的TW:

你現在應該在XX城市,為你那整壞了的頭髮煩惱,卻又哈哈大笑自我嘲諷吧。這大概是你繼在紐西蘭皇后鎮染了滿頭白髮後,最勁爆的造型。而我,正在荷蘭經過比利時到巴黎的路上。晚秋,天很涼,外面的樹連葉子都掉落,很蕭瑟。我望著無際田園,想起過去的旅程。

現在經過的城市是安特衛普,我還記得你來過這鑽石之都,攝影記者拍的猶太人照片令我印象深刻。

不知為何,我深深地想起你。我只是突然想問你,旅行的意義,到底是什麼?為什麼我們非得不停地旅行?馬不停蹄地奔走?為什麼無法停止?

我們如此地不同,你外表嚴厲,內在卻像孩子一樣很柔軟,喜歡到處亂跑、熱愛登山潛水;我看似好相處,其實很孤僻,我曾經討厭流浪似的生活,最喜歡窩在家裡。但在某些時刻,我們卻曾經如此親近。也許是命運把我們帶到一起,在同一個地方交會。共同經驗了兩年相似的生活。哪怕分隔不同國家,在心情上,還是相近的。我現在試著要在台灣停留,久一點,更久一點。但你卻馬上飛奔到一個未知的地方,繼續探險。而我雖然越來越安定,心裏卻躁動不已,好懷念旅行時的每一個意外,不同城市的空氣味道總是讓我感到好刺激。

我是如此忌妒妳並且想念妳。

當我孤單、迷惘時,我就想念妳。不停向前是我們唯一能做的。

我們全都離開了,把所有的不快都給拋在腦後,但真的可以把每件事都遺忘嗎?我做不到。在一年前,你考慮離開時曾經問我,離開後真的可以過得很好嗎?我對你說"沒問題的,別害怕。"但到此刻我才發現,忘卻是如此困難。

在往巴黎的高速公路上,我想起在英國的旅行。那次也是飯店、行程都未定的情況下就飛去了,到了希斯洛機場就直奔租車公司,開著車、腿上放著地圖就上路。那是個極陌生的國家,車子開了兩個小時,找個路邊休息站喝杯咖啡,站著跳一跳,去寒,也讓雙腿休息一下,然後又開始向前。

我不知道我以前那麼堅強、勇敢。

-----信寫到這裡,我就因為疲倦而睡去。等到再度寫信給TW,已經是在從巴黎回荷蘭的路上。----

TW,我此趟旅行結束了。巴士已經開到史基浦機場。飛行引道的燈光全開,車窗霧氣凝結,透過冰霧窗戶看出去,更是閃亮。關於這趟旅行,我總結的感想是:旅行讓我跟世界擁抱。三年前,我推開一扇門,走了出去,門外的世界我從未想像。我真是非常非常幸運。

[旅行]

引用


歷史上的今天

2008 年:

迴響

發表迴響




記住我的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