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因為你很好笑 | 回到主頁面 | 所謂的"討厭的中產階級" »

2005-01-19, 10:45 PM

{旅遊筆記}世界之外的世界-北韓

北朝鮮大概是除了非洲部落之外,最神秘的「國家」。它被毛玻璃瓶緊緊關住,獨立於世界之外。在北朝鮮,我看到城市裡的神,金日成,也看到沒有網路,依然活得自在的方法,就是不要知道世界真相

是的,這個世界還有一個「國家」沒有網際網路、沒有外文書、沒有手機、沒有私營電視台,一切都是國家的。那裡是北韓,正確的名稱是「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他們自稱北朝鮮。

那次去北朝鮮是一個媒體團,整整四天,我們都坐在同一台巴士上,車上兩個「隨行導遊」,加上司機、觀光局官員一路盯著我們。

北朝鮮最讓人不安的,是那股空氣中揮之不去的安靜感。人人胸前別一個前主席金日成或者現任主席金正日的胸章,所有的北朝鮮人都被禁止與外國人交談,「眼睛是最好的錄影機,」「地陪」這麼說。在北朝鮮外國人出門一定要「申請地陪」,就連在當地打工的中國人,每個禮拜外出時都得申請,不然就算違法。

北朝鮮的地陪雖然沒有明說,但我想他們應該都是"訓練有素"吧。很難套話。問車上的地陪:"你們一定很討厭美國人吧?"他說:"不會啊,那是過去的事了,我們很歡迎他們來。"但是某天吃完飯我們一起在路邊抽煙,我故意跟他胡亂聊,他脫口說出:"我父親九個兄弟,三個死於美國人手下。"...他能不恨美國嗎?

我們熟知的板門店,歷史上的三十八度線,已經淪為南北韓輪流開放參觀的小房間。南韓那「國」駐守美軍的嘻皮笑臉,跟北朝鮮這「國」的嚴肅緊繃形成強烈對比。除此之外,我只記得路邊的一個小男孩。

那是板門店附近的樣版村落,我趁大家吃飯時溜到街上(是的,在北朝鮮連吃飽飯上街晃一下都會引起騷動)。彎繞進小巷裡,突然有兩個中學生從角落探出頭對我笑,伸出一隻手,比了好久我才知道,他們要錢。他們一臉理所當然,我卻不知如何回應。而那竟然成為我在北韓,極為強烈的印象。

回到平壤,到處是走路的人,號稱有三百萬人口的城市卻出奇安靜。地陪說:「金正日主席爲了廣大人民的健康,要大家每天走一萬歩。而且要節省汽油,所以星期日車子不准開車。」

平壤圖書館是他們的驕傲,號稱有最先進的「電腦設備」。「你要找什麼書,只要用電腦打上書名,就可以找到。」「什麼?不能連到外國?」「當然不行,只能連到圖書館裡面啊!」地陪堅定而驕傲地說:「這是我們最先進的設備。」

在北朝鮮的戰爭博物館,我買了一本「美帝國是發動朝鮮戰爭的罪魁禍首」。我用美金付賬,售貨小姐簡直像檢到便宜一樣笑了出來。美金打敗一切。

我跟攝影記者一路上都在拍照,可惜北韓管制真的太嚴格,連我們在車上拍街景,都不停被地陪制止,後來他索性坐在我們旁邊狠狠盯著我們,直到最後一天參觀圖書館時,我們都找不到一張可以當opening的照片,於是我們從圖書館脫逃,跑到大街上拍照。追兵馬上從圖書館追出來,私遊大街的舉動宣告失敗。

「北韓究竟是個什麼樣的國家?」回來後每個人都急切地問我。無法回答。世界與它都知道彼此的存在,卻又看不清楚。

那裡有一尊神,金日成,如同千年前埃及的法老崇拜,神像一尊尊矗立街頭,神望向遠方。希望在遠方。

那是一個網路還未入侵,人們也過得理所當然的世界。


[本文原刊載於數位時代,經同意,修改後再次發表於自己的blog.]

[旅行]

引用


歷史上的今天


迴響

好樣ㄉ,你又開始寫了,加油加油


不過,我沒看到你家老爺子說的好笑

好笑在哪裡啊?


萬葉 發表於 January 19, 2005 11:24 PM

哪有寫那麼快啦,好笑的在後頭呢.沒看到伏筆嗎?
"於是我們從圖書館脫逃,跑到大街上拍照。追兵馬上從圖書館追出來,私遊大街的舉動宣告失敗。"

告訴你,故事還有呢,哈哈

喂!不要只記得"好笑的",人家我好歹也曾經是"專業的嚴肅的有內函的""專業"記者啊!!

小貓 發表於 January 19, 2005 11:31 PM

發表迴響




記住我的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