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推~~最好不要發生.極品社論. | 回到主頁面 | 唔?我老了... »

2006-09-16, 2:02 AM

{旅行筆記}再見了,小銀

我的球鞋很舊了。這雙球鞋是我第一次出旅遊差到上海前買的。那是我的第一趟旅遊差,非常緊張,臨出發前才發現每一雙鞋都不夠合腳,連忙跑到公館買了這一雙鑲了銀邊的小耐吉。我後來都叫它小銀。

我現在才發現,鞋子變老跟人變老一樣,都有歷程。起初,是那可愛的小銀勾有點脫落,接著,是透明的氣墊開始污濁,想當年那氣墊可是時髦得很咧。在我不注意的時候,連氣墊旁的黑色膠邊都開始龜裂,老到這種地步,這雙鞋連穿出去都嫌丟臉了,於是我只有在雨天時才會穿上小銀,當雨鞋穿吧。

我的小銀也曾經輝煌過,她第一次跟著我到上海時,輕巧又柔軟,我穿著她,搭配一件深藍色的直桶牛仔褲,套上火紅的毛衣,就可以直接到上海的時尚餐館吃飯應酬,比不上穿著露背裝的美女,至少也是個型女。

我還為小銀拍了好幾張照片。第一張是在北越的Sapa,我在秋末初冬到這北越山城,氣溫驟降,我身上的衣物不夠保暖,但到處爬山走路,也還勉強應付過去。可憐我那雙還很新的小銀,跟著我一下爬山,一下走梯田,再不就到牲畜市集踩大便。回到美麗豪華的Victoria Sapa Hotel(據說台灣的媒體都只能住在旁邊的小旅店,公司卻大手筆要我體驗住在Victoria Sapa Hotel的感覺,還要我搭乘專屬列車),我清了清髒兮兮的小銀,坐在中庭美麗的木椅子上,翹起腳,拍下小銀的第一張照片。

而小銀的第二次入鏡,是在東京新宿的Grand Hyatt Hotel。那也不過是我第三、四次出旅遊差吧,非常生澀,一路上出了不少亂子。其實這一切都有跡可循,出發前題目一換再換,從村上春樹的東京,到銀座東京、情色東京,最後我勉強帶著一個題目「築地食天堂」出發,而第二個題目(通常,為求效率,出一趟差至少要做兩個題目)我根本沒個譜,到現場再說吧!!

謝天謝地,築地的報導頗獲好評,但東京下町遊則不怎麼樣。坦白說,如果早知道築地會得到好的迴響,我在東京也不用哭得那麼慘。每晚,我總是疲累不已地回到飯店,連話都講不出來,面對攤了一桌子的資料,心中慌亂不已,更別提好好欣賞高樓飯店外的東京街景。無數的念頭在我腦中轉來轉去︰「我該從什麼角度寫東京?」「今天的採訪真是糟透了!」「我是不是還可以再補幾個景點呢?」我甚至將採訪筆記本遺落在某家餐館,幸好最後找回來了,不然一切都完了啊。

就在某個累到無語的晚上,我忍不住嚎啕大哭,對自己充滿怒氣,「你真是個糟糕的傢伙,什麼都做不好!」哭完後,我拍下飯店的凌亂桌面,拍了自己哭花的臉,還拍下我的小銀。這一路上,只有她沒有背叛我,對於我像隻無頭蒼蠅的亂闖她不但不抱怨,還跟往昔一樣體貼。那銀色的小勾勾像個微笑般,為我加油打氣。

然而,日子久了,我竟漸漸忘了小銀的美好,我照樣穿著她闖蕩天涯,我們一起去看極光、攀岩、遊英國,還去看了好多好多地方,但我不再為她拍照。

直到我最後一趟旅行差,到土耳其跟希臘,我才想起她。那次,她依舊忠心地陪伴我,還是柔軟好穿,但回到台灣後,我不只辭了工作,連小銀我都想要丟掉。

不是小銀不好,而是我把她搞得太髒了。

那趟旅行非常慌亂,行程也不是一般的路線。我從土耳其西部的Bordrum出發,那是個愛琴海與地中海交界的美麗渡假小城。接著我搭小車往東行,經過部分絲路的路線,在庫德族首府迪亞巴克停留一晚後,繼續東行,到達土耳其東邊小城馬汀,馬汀靠近敘利亞邊境,遠眺,就是美索布達米亞平原,人類文明的起源。

小銀在半路就已經灰頭土臉,我的旅程卻只走了一半。接著,我又乘車回到伊斯坦堡,飛往埃及西奈半島。我到紅海的香米謝克(2005年遭到恐怖份子攻擊)繼續採訪,除了到紅海潛水外,更重要的是去爬西奈山。黃山大石磨損了小銀的根底,飛沙大漠(西奈半島上有成片的大沙漠,貝都因人在此游牧),更讓小銀吃了滿嘴沙。最後,這趟旅行在埃及的亞歷山卓結束。

回台灣後,我辭了工作,小銀也被我丟到鞋櫃裡,換上在英國買的休閒鞋,至於小銀,我連洗都懶得洗了。

沒想到休閒鞋壞得比球鞋快,幾次掙扎後,我又穿上小銀到處跑,鞋還是沒洗,但過往層層疊疊的灰塵早就掉了,幹嘛洗呢?雙腳蹬一蹬就乾淨啦。

這期間我不是沒想過買新球鞋,卻也沒有很積極,只有在紐約東村看上一雙白色舞鞋似的休閒鞋,美金20幾塊而已,我卻貪吃Brunch而沒買成。從此那雙小白就成為我的夢幻鞋,沒有它,其他的我都不要。這是一種說不清楚的堅持,莫名其妙,卻無法可解。

直到今年秋天,眼見又開始下雨,我又把小銀拿出來當雨鞋,卻發現它真的老了。鞋前的小擋泥片快脫落了,剩下點黃膠勉強把它黏住;後跟磨損了,走起路來高高低低。

而我也不再做島外採訪,我也老了,經驗與眼界更豐富,心跟身體卻疲倦了。我開始以大題目或者書的寫作來重整我的職業生涯,只有偷到一點空閒才會出差。

就在一趟澎湖的出差中,我在機場細細地檢查小銀滿傷的傷,也檢查自己的心,打定主意等回到台北,就該買雙新球鞋,讓小銀好好安養餘年。我也要放下對那段旅行歲月的不捨與牽念,展開新的生活。

而我也才深刻了解到,原來每個人都在用自己的方式,向曾經有過的輝煌歲月道別。休息了兩三年,我終於下定決心,換掉小銀,也換個步伐生活。


後記︰文章寫好還來不及貼上的一週裡,我又到嘉義出差,很不幸地,當我在田中間跑來跑去時,小銀攔腰斷了,很堅決地跟我說再見。

[旅行]

引用

本文的引用網址:
http://miakid.bluecircus.net/spamfw.php?tb_id=8023

歷史上的今天

2008 年:

迴響

發表迴響




記住我的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