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Y之旅-DYKE MARCH | 回到主頁面 | 就快要回台灣了 »

2004-07- 1, 2:23 PM

[關於旅途] 精準的言說

到底要怎麼樣才能精確地把我口中的滋味,僅僅靠文字表達?

來紐約吃了很多好吃的東西,每天晚上跟朋友碰面,她們就帶我們去一家好吃的店,於是我們吃了法國菜,墨西哥菜,泰國菜等等.

吃泰國菜時我突然想起,我要怎麼用文字精確地告訴別人,這食物的滋味?

我努力搜羅所有我寫過最傳神的食物,大概是在東京築地市場寫的鮪魚壽司"一入口,大海的香味在口中散了開來"一類的.

但也只有這樣了,我也會寫餐廳的擺設,食物的色澤變化,聞起來的香氣,甚至背後的故事等等,但那都只是描述罷了,真正的滋味,卻是大大的不同.

這頓泰國菜是朋友請的,她很熱心地帶我們玩了長島,還讓我們住豪宅.大家吃得很開心,她還幫我們拍紀錄片.我們點了一道Fire Work,全是海鮮,淋上濃濃辣辣的咖哩.蝦子,干貝,全都非常新鮮,很有彈性,咬在口中非常紮實.....但是關於它的滋味,一定要從這位朋友講起,還要講她的個性,餐廳的聲響等等....

我必須承認,我非常不擅於寫美食.我只會喳呼喳呼地大叫好吃,但是我真的寫不出來.

過於細碎地形容眼前這盤菜,對我來說是件毫無意義的事情. 這或許是托辭,也是真實.

我寧願對著樹影發愣,感受樹的輕柔,寫首短詩,也寫不出魚頭的味道.食物的美好太個人,我怎麼能僅靠文字,就讓人了解?

旅行的美好也很個人.每一個讓人感動的片刻,都是因為跟自身經驗產生連結,所以難以抹滅.

看北極光時,我根本已經凍僵了,對於每個月一趟的旅行無比厭倦,但是我卻跟看守極光的小屋老人有了一段對話,我問他,"人家說極光可以治愈人的傷痛,真的嗎?"他回答我"想要療傷止痛,只有靠自己."
從那一刻起,極光對我有了新的意義,它不再只是一種希奇的磁場現象,或是由許多傳說構成的一個神奇之光,它在我心中有了新的意義.

又或者蒙古的大草原,原本只是遼闊,頂多寫的時候多加點金庸的大漠英雄傳吊吊書袋.但是有一天當我真的走得很累了,發現恰巧是路途的一半,人就卡在大漠荒原,進退兩難,我再也不能撒手說"我不玩了,我要回家"你只能永遠向前走.
那樣的猛然省悟,正巧是我當時的生命狀態,

這許多的連結,哪是一篇旅遊報導就能夠傳達?再精準的文字,再華麗的文筆,當碰到的是紮實的生命經驗時,真是無法言說清楚.

旅遊中最感動的片刻,不在書上,而在心裡.

[旅行]

引用


歷史上的今天

2005 年:

迴響

回到桌前才發現你來留過笑容又走了
去玩了嗎,還是去睡了?

夏天的紐約跟冬天一定很不相同
我只在寒冷的紐約待過9天
晚上十一點,看完表演,頂著攝氏二度的寒風趕地鐵回住處
寒風鑽進帽子吹入耳朵,痛極了
問一個老太太路,走了半天卻找不到---原來她指給我們反方向!

我跟我妹說,為什麼我們要在異國的夜半街頭,
躲過路邊高大黑人打量的眼神
沒命的死趕路?
我們是來玩的不是嗎?
嗚嗚嗚~~~

那是我對紐約深刻的記憶

由 curo 發表於 July 1, 2004 3:18 PM

很開心看到妳的旅遊記實,
也很認同妳所說的旅行的美好是很個人的,
目前我擁有的旅行不太多,
而目前最懷念的一趟旅行是自己一個人做小飛機去七美,
是民國87年的7月,
4月才匆匆決定選擇被2/1,
從上大學之後一直不快樂終於憋了一年半壓力如同火山一般地爆發,
「一定要離開世新!!」
心底聲音越來越大終於做出了這個自己覺得不得不的決定,
這個自己一生最大、從沒有和父母商量的決定,
但當真正獲知這個事實後,
才知道原來是多麼難以承受的決定!!
本想插大的計劃,
但煩躁酷熱的天氣如同當時的心情,
怎麼可能把轉學考考好呢?
就在考完沒多久兩老不斷催促我去找工作,
深怕我變成一隻米蟲,
受不了這些重大壓力下聽到席慕容的一場演講,
她說:「要看星星就要去花蓮」!!
就這樣我好想好想去看滿天的星斗,
那個離我這個從小沒有童年的台北小孩很遙遠的美景,
因為擔心花蓮還是不適合一個人旅行,
問了一些人之後有人建議:去澎湖的七美吧!
就這樣自己第一次沒告訴爸媽就去旅行,
在很多事都還沒發生的21歲的夏天!
第一次坐上小飛機,
我認真看著空中小姐全程示範緊張萬分並焦慮著要如何使用逃生用具,
之後是因手中鱷魚手記中邱妙津對水靈不捨的情節讓我淚流滿面,才忘記之前的恐慌,
下飛機之後便找了間由一對年輕夫妻和媽媽共同經營的民宿住了下來,
之後的二天我每天就在住家附近的海邊閒逛,
或走進已經沒有住人的民宅看那一堵堵或著貝殼和海砂所做成不可思議的牆,
又和海鳥一起做在海邊,牠補牠的魚,我唱著歌望著一片深綠的海。
那時候除了坐在人家房子的屋頂上吃小時候不太可能吃的零食,發呆、在大太陽下閒逛、看鱷魚手記之外就是寫我的日記。
最後,雖然滿心期待的滿天星斗因為下著毛毛雨的天氣而始終沒出來見我,
但是我還是鼓起勇氣一個人摸黑躺在沙灘上聽著潮來潮往,
我很佩服自己的勇氣--不怕黑不怕狗屎地做到我想做的,
畢竟太多時候想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在父母的阻撓及壓力下,
總是不敢付諸行動,
但這次我做到了!!
我知道這趟旅行對我的意義,
也很感謝那對好心的民宿老闆提供我一晚300元的通鋪房間,
雖然只是個簡單不過的房間,
但對於旅人來說,
找尋到一個讓她可以重新出發的力量再出發才是最重要的,不是嗎?
真的覺得是那趟旅行讓我有再出發的力量,
可以安然度過這6年,
看來,我想我又必須好好規劃下一個旅行:)

由 kiwa 發表於 July 1, 2004 3:46 PM

想必您是忘了我!....
您在紐約享福,我在台北受苦...
還記得那晚的麻辣鍋嗎?
我腸胃因為那一頓之後,就開始不舒服,提醒著我,您已經去紐約了,要一個月以後才會回來!
我不管,去年我的生日我們的北海岸之旅,今年的呢??
我要一個很夏天的生日!就是這樣!
在算命的都說我今年冬天會遇到的那個人之前,你們通通都要對我的生日負責!!
而且,我決定要裝牙套了!
希望在您回國後給您一個驚喜!!

由 從基層做起的蟲子 發表於 July 1, 2004 11:24 PM

"再精準的文字,再華麗的文筆,當碰到的是紮實的生命經驗時,真是無法言說清楚"

說的真好...

Peggy 發表於 July 3, 2004 5:25 AM

紐約~~~~~*淚*
我對紐約的記憶很美好呢,最舒適的秋天,我剛考上菸酒所,人生似乎沒什麼可挑剔的了,於是翹兩個禮拜的課跟情人到紐約找死黨。
那是一段很舒服的閒晃時光,那種感覺還在記憶裡清晰地存在著。以致於後來覺得難過的時刻,我總要坐捷運去閒晃。
好好享受哦,紐約呢~~~*噴淚*

由 hussard 發表於 July 4, 2004 12:47 AM

發表迴響




記住我的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