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度

親愛的大家
我每天都會上來改一點改一點的
但是你們也是知道的
我的進度不會太快
但是我很有誠意
所以,大家就當作是BLOG新生演化史好了
每天都有不一樣的版面可以看
也是滿有趣的

第一張照片

greece.jpg
photo in greece
終於,我終於放了第一張照片了
我太感動了
原來是這樣放的
這張照片看不到臉,
很好很好
是2001年攝影在希臘幫我拍的
同事說很像流浪的小孩想回家
確實
拍照時間是黃昏九點多,從雅典到Mykones,暈船
是我很喜歡的照片之一
先試放一下
好高興
真的好高興
飆淚~~~~~~~~~
大家能懂一個電腦白痴終於成功放上照片的心情嗎
太感動了
感謝IPA妹妹

捷運

很久沒有坐捷運了
從一年前買車到現在
昨天為了到芝山站對面吃喜宴
發現開車去可能筵席早散了
便跳上捷運
突然覺得自己被遠遠拋在社會之外…..
捷運是小社會的縮影
對面坐著一個粉紅色少女
穿著露肩的粗線毛衣和一件黑色背心
小腿上粉紅黑色相間的象腿襪鬆鬆垮垮掛在有粉紅色蝴蝶結的亮面尖頭皮鞋上
我們對望了一眼
我像個歐巴桑
穿著咖啡色花裙和一件橘色毛海毛衣
戴著要命的黑框眼鏡
我閃躲了她青春無懼的眼神
只感到自己一點一滴的流逝
就像我躲在家裡寫稿一樣
無論何時都快速地把自己關起來
關起來,就不用感受外在變化,就不用發現自己無力抵抗一切
關起來就安全了吧
但是短短的二十分鐘捷運讓我發現
關起來更恐怖
我怎麼能跟這個社會共存卻又疏離
我到底是在怎樣的社會向上爬/安身立命?
那些在我身邊流過的人怎麼可以跟我毫無相關卻又生命相息?
我望著捷運外的燈火
想到當初我開始以捷運為主要交通工具時
新店線只通到公館罷了
我總是從淡水坐到公館
一路貪戀著淡水的風景從我眼前流走
可是一切好像都改變了
生命也這樣流走了
我好像更成熟了
像個穩重的女人
這曾是我期待的
但我也驚覺到我畢竟有所失去
又上來了幾個年輕女生
我偷看她們的互動
想像自己年輕時的樣子

我的部落格惡夢

昨天做了一個可怕的惡夢
夢到團長發瘋了….開始指責我的部落太糟太糟,怎麼可以這樣
….”部落格是一個難得的發聲園地,你竟然沒有好好利用,淨寫些有的沒的,你說,妳這樣對得起大家嗎?”
….”你看看別人的,大家都是寫社論,藝術,文學,書評….,妳就一天到晚寫自己的早餐吃了什麼,妳這樣是不是很不應該?”
….”我真是太失望了….”
…..厄….於是我開始想我該弄點什麼好,於是我就想到了,我來掰點生死學,旅遊,創作什麼鬼的好了….
正當我在夢中這樣胡思亂想的時候,團長又說話了,
“你要把這當成是大學的講台,你是在講課,要讓大家有所收穫才行!!!”
天哪,她快爆炸,我也快爆炸了…..駝獸只是冷冷地站在一旁,YOYO更濫,躲在一旁偷笑…..嗚嗚嗚…..
然後…連我媽都出現了,雖然我不知道她跑出來幹嘛,
然後…..電齡響了….修瓦斯的來了
我從來沒有這麼喜歡修瓦斯的,來吧,狠狠把我吵醒吧,我快嚇死了

尋常的幸福

我們好像真的搬到鄉下了,安坑靠近台北市的邊陲地帶,卻又緊鄰著台北市.只要花十分鐘過個中安便橋就到台北.但是這裡的生活跟台北就是不一樣.
住在這裡有種尋常的幸福.或者說,人類該有的幸福.
每天早上我們九點起床,梳洗一下,BB先帶皮皮出門,我在家做好早餐,散步到社區的歩道圓桌找他們.這時皮皮也玩累了,我拿出準備好的人的早餐:黃昏市場買的老先生手工煮的豆漿,乳酪起士,蘇打餅乾和一盒水果;和皮皮的狗早餐,現煮的肉渣渣.這隻狗越來越不像話,前陣子生病,所以給吃罐頭,後來幾天給吃肉,它就這麼吃上癮了.現在,連罐頭都不肯吃,刁得很.
我們一邊眺望山景,和遠處的灰撲撲的台北市,一邊討論歩道上的花到底是什麼花,間或有路人走過,不是溜狗溜小孩,就是來關心櫻花怎麼還沒開.
我們的一天,就是這麼開始.在陽光下暖暖的閒話家常,吃一頓營養師兩年前就建議的早餐.
回想以前上班的時候,每天被鬧鐘吵醒,趕到辦公室通常只能匆匆泡杯咖啡,喝沒兩口就趕到編輯臺入稿.再不就躲在吸煙室想稿子.半杯咖啡在檯燈下慢慢冷掉.
不過我現在這樣的幸福,到底可以維持多久?
唉呀,不管了,曬太陽的時候,不適合想這麼多事.
每天每天,都好期待起床的那一刻,陽光把我照醒.醒來,我只煩惱早餐該吃什麼好.

丟書

在台北十年
搬了八次家
有些書一直帶著
編過的地下刊物,連藍圖都留著
詩集也留著
女性主義的書一本沒丟
小說越買越多
但是今年決定把歷史系的書全拋光
前衛出的台灣獨立的書賣光光
歷史系讀的史學史,斷代史,也賣光光
但是書架上台灣文學的書還是要留著
政治的書,熱過了,也就沒有價值了
真正能留下的
只有文學

搬家

剛搬來這裡時,也是恍恍惚惚.
我的日子好像真的很恍惚.
就這樣過了兩年半,兩年半不算短,我跑了二十個國家.
但是這個家對我的意義呢
許多朋友來來去去,甚至夜夜留連,她們都愛上了這個家的氣味
我也在這裡度過三十歲的生日.
但搬家前夕,我想不起一點點在這裡辦過的PARTY.
歡樂的場面只是心中一抹五彩光影
不再感動
我只帶走一絲撕裂.其實我可以自外於一切.
但我心中仍有一絲不忍心.原來留下的人永遠要承擔失落與罪咎.
離去的人則要開始新的生活.
有太多東西要打包
四十箱的書,衣服,雜勿,烹飪用具….
一種機械式的動作.很難心有旁騖再想些什麼.
關於離別,人與人間善意與惡意的對待,流浪,
我現在還想不清楚,只知道心裡難免傷感,卻又對新生活期待.
還好身邊有一個人
讓搬家不會那麼孤單.
台灣一直下雨,新聞說搬家那天會有大雨特報
希望一切順利
老天保佑

啊啊啊啊啊

爲什麼大家的版都這麼漂亮
有的人還有音樂
而且大家放在網誌上的文章
都挺像那麼回事
那我可以一天到晚胡言亂語
並且因為技術及截稿壓力
而讓版面荒蕪著嗎
啊啊啊啊啊
我好煩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