丟書

在台北十年
搬了八次家
有些書一直帶著
編過的地下刊物,連藍圖都留著
詩集也留著
女性主義的書一本沒丟
小說越買越多
但是今年決定把歷史系的書全拋光
前衛出的台灣獨立的書賣光光
歷史系讀的史學史,斷代史,也賣光光
但是書架上台灣文學的書還是要留著
政治的書,熱過了,也就沒有價值了
真正能留下的
只有文學

丟書 有 “ 2 則迴響 ”

  1. 買書對我而言是一種心安的行為,也是證明熱情存在的方式,唯一可以理直氣壯的消費是買書,卻在近年也變成奢侈,因為常常只是供著。
    書很多,在搬家時真的苦不堪言。對租屋族來說,是花很大的成本在記錄著過往的熱情,搬家的勞力,囤積的空間。
    親愛的城主大人,我雖然即將脫離租賃身分,在尚未確立人生目標之前,卻也捨不得拋棄任何回憶(或是說可能?),我還在搖擺,很羨慕你。

  2. 我是小眼睛先生,收到了你的信,也來看了你的部落格
    很高興看到CC的標章,也很高興看到你的文章
    選這篇留言,只是想讓你知道我有來這裡看
    繼續加油唷!
    小眼睛先生上

迴響已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