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會的片刻

每次採訪完,我的心裡都充滿感激.


也許因為我訪的都不是名人,所以沒有採訪公式.唯一一次的名人,應該是加拿大大麻黨的黨主席.那天,我很茫,照著事先擬好的題目問,他只聽前面幾個字,就馬上有一串回答.當然,團長說那是因為我們都很茫,氣味相投,所以訪得滿有意思的.
記得三年前,我採訪一群青少年,他們很熱心地聚在一起,就爲了接受採訪.在公園拍完照後,我們移到某一個人家繼續聊.有一個少年孤僻地躲在房間裡,他笑說,朋友都不讓他放歌.因為他都放一些悲傷的要死的歌.我的錄音機開著,他講到媽媽離家出走,全家族都不愛他.後來他更講到他有憂鬱症,自殺過三次,我提醒他,錄音機還在錄,他笑笑說沒關係,還告訴我,就在採訪的前幾天,他才剛從醫院回來.割腕加吞葯.面對陌生的我,他掏出自己生命中幽微黑暗的一面,平靜的敘述著.
那是我剛開始跑新聞不久,對我來說,很震撼.我在心裡不停反問他:”你爲什麼要那麼相信我?我不過是一個陌生人啊?””我是個討人厭的記者,那天你有新聞價值,我就把你賣掉了,你不怕嗎?”
後來幾次採訪,有的受訪者就在我面前落淚,那眼淚不是明星點眼藥水的眼淚,而是真的挖到心底深處,流下淚來.
最近採訪自閉兒,每個媽媽都講出一段又一段的故事,因為溝通不良被孩子打,看著孩子自傷,甚至婚姻故事都沒有心防的講給我聽,照例,我提醒他們我有錄音,但是他們不在乎.跟他們聚會,我就靜靜坐在角落,看他們如何教導自閉兒,如何包容這些孩子.他們如此相信並接納我這個外來者.
也許有人會認為這不過是互惠罷了,他講故事,你寫文章,一個有宣傳,一個能交差,就這麼簡單.但對我來說不是的,我們在生命的某個節點上相遇,交換了溫暖與淚水,對我來說,寫文章已經不是最重要的事,而是那片刻的互相信任.
每當這個時候,我就很感激他們如此信任我,而我所能回報的,不過是我有限的文字罷了.
也許我沒有機會跟所有的受訪者說出這麼沉重的感謝,總不能採訪完,握著人家的手跟著掉淚吧.但是在這邊記著,不要到我成了老練的人以後,忘了這些感動.

交會的片刻 有 “ 4 則迴響 ”

  1. 有時候,受訪者因為我們是一個陌生人的身份,
    和他沒有利害關係,
    反而更容易說出一些心裡的話,
    也因此,我們更要懂得珍惜,
    因為這是很難能可貴的信任感呢…

  2. 我的人生啟發,也是從採訪不同的人開始的.現在回頭想想,如果不是因為和那麼多人接觸過,短暫的交心,就不會形塑出現在的我.做記者這份工作的美麗之處也在此啊.
    所以僅管我現在工作不再是全職記者,但我一直都堅持很多事要談要採訪,只有這樣我們才能真正認識更多.

  3. 小貓:
    看來我們也做著類似的工作,也常要採訪感人的故事。
    我寫故事通常會較長時間跟受訪者哈啦,或旁觀他一天的行動,有時就呆呆地看著。但,回來寫故事時,在腦海構思整個故事結構時,就常常忍不住眼淚流下來了。

迴響已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