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旅途的抵達

這幾個月,我一直在想念每一趟旅行
現在才發現她已經內化成我的一部分了.
最常想起的,是每一條路
我曾經紮紮實實地走在每一條路上
在雅典,六月,幾乎要攝氏四十度了,
我背著一大堆的旅遊書要走去雅典那神廟
偏偏一直找不到上山的路
我低著頭走著
突然感動著
我生命的每一段旅程,
我都這樣一歩一歩地走過
就這樣,我從神廟走到古市集
據說蘇格拉底就是在這裡跟人討論哲學


同樣的情節
發生在聖誕夜
我聽到河內大教堂的鐘聲
才發現我獨自在異鄉度過節日
最近想念著每一次抵達
抵達一個城市,通常都帶著惶恐不安,卻又興奮的心情
抵達希臘是凌晨五點多,天色微暗,坐計程車進城
看到雅典也有汽車公司,微微安心
但包圍著城市的山丘上,神殿仍然告訴我
這是個古城
到溫哥華,又濕又冷
只記得一切都黑黑亮亮
看到馬路旁漂亮的房子,心想,難怪這麼多人移民這裡
還好團長跟駝獸帶我們去喝飲料,稍稍減低我的不安
到外蒙古,一出機場,真的是天地蒼茫
到白馬市,零下三十度,成片的雪景我無心欣賞,因為我把住宿的住宿券弄丟了
根本忘記住在哪裡
到柬埔寨,為了入境卡,多花了一美元
到大溪地,又是凌晨四點多,機場竟然有人在唱歌,美女送上香花
出了機場,是一陣大雷雨,馬上焦熄了我的興奮
慘了,這下工作怎麼辦?
記憶中的片段
都不是那些最好玩或華麗的
我只記得坐在車上
任憑車輪滾動
所有異鄉的境色飛快地變化
我一面抓住第一個感覺
一面開始在心中盤算起工作的流程
更多時候,我是不安且痴呆的
前方等著我的是什麼呢?
我真的可以順利完成工作嗎?
我可以寫好它嗎?
我真的很想安逸地待在家裡,哪也不去
我的身體還停留在台北,很用力地起床到機場的那個片刻
很不捨地跟BB道別
我心中充滿不安,
與孤單
最怕天色未亮時抵達一個城市
一切都是那麼的模糊不清
直到天色光亮
我才能充滿力氣地繼續往前走

關於旅途的抵達 有 “ 2 則迴響 ”

  1. 真是太棒了啊……沒想到看似柔弱(呃,也沒那麼弱啦)
    的小貓,當真是走遍大江南北啊。加油。

  2. 這樣的生命歷程精采且豐富
    儘管當時有許多不安
    但這樣的變動相較於守住一方天井的乏味
    應該是有趣多了
    射手座的你
    就是這樣

迴響已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