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著] 我究竟在傳達些什麼?

前陣子一直在趕的書突然停擺了
傳主們問了我一句話:”我們究竟要給讀者什麼?”
我被狠狠地打醒
對啊,寫一本書,到底要給讀者什麼?
除了如實描述受訪者的處境之外,一定還有別的,
這麼多人的故事加在一起,意義深遠,而我捕捉到了嗎?還是我只耽溺於悲傷的故事情節?
她們的態度客氣而包容,但是身為寫作者,我了解我在過程中失去細緻
那種了解,是自己說了算的


一直想要寫下採訪時的心情,四年前就在明日報開了站台,卻沒有寫.已經四年過去,累積了更多的感動,也看到很多攝影機外的畫面,常常,回家以後我都要難過許久.該是時候寫下來.
先講講四年前讓我想要開站台的原因吧.
2000年10月31日凌晨四點,我剛趕完一篇稿子,打算一早發了之後就可以休息,沒想到才剛躺到床上,就接到報社主管的電話,叫我趕到林口長庚醫院,說是新加坡航空墬毀,要我馬上去.那時候我根本就很菜,才跑新聞兩三個月.根本就還搞不清楚狀況,就先跳上計程車.(其實我那時是家庭組記者,專跑性別,弱勢團體跟愛情)
到了那裡,所有媒體都守著要最新的傷亡名單.死亡人數不斷增加.受傷的人也被分送到附近的醫院.
我坐在病房外的椅子看慈濟師姐念經,跟旁邊的人”閒聊”(找故事).突然來了一個中年男子神色驚慌,他來找他的太太.據說他太太全身已經70-90%燒傷.他急著要趕進病房,電子媒體們一聽到這麼血腥的話題,攝影機馬上卡位,麥克風遞到他眼前,
不停地問:”你現在是什麼感覺?”他說:”很難過很著急.”(幹!) “你太太以前是不是很漂亮” 回答”嗯”(靠!) 最後那個男子眼見擠不進病房,就躲到角落背著攝影機哭.我那時候真的快要氣瘋,真想衝上前大罵”你們問夠了沒有?” 可是我並沒有.我連走上前安慰都沒有.
到了傍晚,有一個老太太,在老先生的攙扶下趕到醫院,她一直重複著一個名字,問我們”奇怪,我已經跑了四家醫院,爲什麼都找不到我兒子?”我們幫她核對了林口長庚的名單,還是沒有.記者們勸他回家休息,她卻一直問”爲什麼沒有我小孩的名字?”我們不敢告訴她”老太太,如果傷者名單上沒有,那就應該在死亡名單上.”沒有人說得出口…
那次的採訪讓我印象深刻.就算過了四年,我都記得那些背影.我把這些側記寫成一篇文章,放在明日報上,暗罵了電子媒體.幾個很久不見的朋友竟然透過文章回信給我.讓我覺得我沒有那麼壞,也沒有那麼孤單.
四年後我終於想要好好寫下一路上的景況.
攝影機之外,有很多事情繼續發生著.而我究竟要傳達什麼給閱讀的人?
做為一個記者,除了”如實的描述”–如實的描述又何其困難? 除了這樣,還有什麼?
我的受訪者們問了我很好的問題.
答案就在那些小小感動人的故事裡.我希望可以真誠地傳達出一種溫暖.讓人看了會感動的微笑.那很難嗎?或許吧!我只希望真心誠意.
就用這篇文章,當作系列的開始吧.

[記著] 我究竟在傳達些什麼? 有 “ 4 則迴響 ”

  1. 書停擺了其實有很多原因,但是只顧著推給別人有什麼好處?
    我們要看的,是自己的深處
    …..啊…..我真是囉唆

  2. 如實的描述~別開玩笑了 寶貝
    很多事實是筆寫不出來的
    加油
    你要開始上班囉..

  3. 如實的描述~別開玩笑了 寶貝
    很多事實是筆寫不出來的
    加油
    你要開始上班囉..

迴響已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