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是用來溺愛的

最近跟幾個朋友很親近.雖然大家忙到沒空見面,但是心很近很近.
我很喜歡寵愛我的好朋友們.想到就要打個電話問”你好不好?”
尤其最愛我的蟲子跟我的姊妹.還有小媽媽.


蟲子是我大學第一個說話的朋友,她還幫我抄了第一門課的課表,可是那個笨蛋,抄錯地點,害我們跑到舞蹈系上課….然後落荒而逃…但是她真的是我的好朋友.在我眼中,她真的很棒很美很有才華.雖然她老是覺得自己沒有那麼好,但我不管,她就是那麼好.
我們會吵架,我會在她哭得悉哩花拉的時候,還是教訓她.但是等她哭完,也就沒事了.當然還是要哄哄她,疼愛她一下.她那麼可愛,我當然要愛護她.
姊妹最近身體微恙,天天在家,所以沒事就要打電話幫她解悶.不管是在走路,偷閒,看白色巨塔廣告時,想到就要打電話,說幾句話也好.
還有一個以前的同事,T,我們一起經歷跑遍世界各地的辛苦,當別人都羨慕我們時,那種在國外無助,憤怒,以及無數無數的快樂,只有她了解.
另外有一個高中死黨,真的是死黨喔,她可以回新竹不看爸媽,但是一定要看到我.等我到台北時,她已經回到新竹.我們已經失聫很多年,但是當我上個禮拜打電話給她時,她馬上懂我的心情,劈頭就問我:”你到底打算什麼時候回新竹?”已經有兩個孩子的她,我本來擔心我們無話可說了,她卻很了解我的打開話夾子,說”我們的人生怎麼會變成現在這樣?”我聽了幾乎要掉眼淚..
雖然我因為太忙,匆匆掛了她的電話,但是那幾句簡單的問候,讓我感動很久很久.以前,還很年輕時,我們只要哭著打電話給對方,憑著微弱的哭泣聲,一定可以馬上辨識出對方的聲音,然後溫暖地安慰彼此.
小媽媽住高雄,其實她是我大學的學姊,爲了拐我接下書評社,天天陪我看夜景,送宵夜.於是我就變成書評社的社長了(沒辦法,吃了人家半年,要回報啊!!)畢業後她搬回高雄,我一年一定要去個幾次.有時候心情不好,打電話跟她說笑話,兩個人笑到不行,其實我只是想聽聽她的聲音,很奇怪,安穩的她總是能讓我放鬆心情.
嗯,寫這篇只是要說,我好愛我的朋友們,我最溺愛我的朋友了,當然,嘿嘿嘿,她們也都最溺愛我,老是說我很棒很棒,喔,好爽!!
有朋友真的好好,好好,好好.
有時候,我搞不清楚我的人生到底有什麼價值的時候,回頭看看我的朋友們,我就懂了.

朋友是用來溺愛的 有 “ 4 則迴響 ”

  1. 其實我會即時愛我身邊的朋友,是因為我老爸
    他很早就過世,那時候我還不懂得怎麼愛人
    所以我現在很怕遺憾.
    我寧願多愛我的朋友一點
    我們都是在學習啊,不是嗎?

  2. 那你啥時候來高雄
    又快到吃烏魚子的季節囉
    這次我不用拐你做啥麼鬼的
    就只是來享受南部初秋的海風
    還有你知道秋天的夕陽有多大嗎–你應該來看看!!

迴響已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