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旅行}書寫的一刻

最近想把過去兩年的旅遊重寫一遍.卻遲遲沒有動手.心裡明明已經激昂得不得了,就是定不下來寫.
因為光是想念那些旅途,就讓我害怕.我害怕自己陷入那些深刻的回憶,然後突然發現,自己一直無法適應真實世界.
就像好不容易在台灣定住了,卻好想逃跑.從職場逃跑又回來,又從媒體逃跑,躲到一個連自己都陌生得不得了的地方.反而更像流浪.更居無定所.


過去的兩年,每一個故事都像一道光影,在心裡飄飄浮浮,偶爾想到,光刺眼睛,我得瞇著眼去看見那個自己.
最想寫的,是加拿大白馬市的極光之旅.那時候,我想要放棄很多東西,心沉到谷底.我記得人家說過,”極光,可以治癒人心.”
我們一連看了兩天的極光,從晚上十一點,看到凌晨三點,氣溫是零下30度.極光像一層灰色薄紗,在天空緩步移動.雖然不是想像中的驚天動地,卻也夠感動了.星光跟灰色光影交雜.舉目所見都是黑,加了白色和光亮的黑,連雪地都是黑色的.當風吹過森林時,呼嘯的聲音像是大地在呼吸.對著無邊無際的雪地,所有的思緒都變得安靜.
我問管理極光小屋的老先生,極光真的可以治癒人心嗎?老先生說,”能治癒人心的,永遠只有自己.”我們靜靜抽完一根煙,我忍不住對他微笑.我竟然在這樣冰寒刺骨的地方,找到繼續往前走的勇氣.
這段回憶後來在週刊上有略略提到,但是旁人都無法感受吧.畢竟,要冷得徹底,才能體會溫暖,得之不易.
也許,該是動手寫下來的時候了.

「{關於旅行}書寫的一刻」有一則迴響

  1. >>>我問管理極光小屋的老先生,極光真的可以治癒人心嗎?老先生說,”能治癒人心的,永遠只有自己.”
    真是有智慧的話。振奮。

迴響已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