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索布達米亞平原的風

tn_DSCF0084.JPG
往西部走向東部時,經過的絲路時代的旅店.
tn_DSCF0147.JPG
山城馬丁修道院外的咖啡店,花窗非常美麗
標題也許不應該叫這個,其實就是土耳其的東南之旅.
昨天把FLICKR弄壞了,但是又已經壓縮了幾張旅遊的照片,想想,就直接放上來吧.沒心情也沒時間寫內文,就把以前登在雜誌上的部分前言跟結語放上來吧.
土耳其,是土希埃行程中,我最喜歡的國家.最美好,最神秘.


美索布達米亞平原的風,吹來了山城馬汀裡吟遊詩人的鄉愁;幼發拉底河靜靜流著,陪伴內姆魯特山頂驕傲的國王;棉花田中,女孩的笑靨,讓原本貧瘠的伍法、哈朗有了顏色;而迪亞巴克庫德族人的悲傷,只有底格里斯河知道。
…….
終於走到旅程的終點,馬汀(Mardin),美索不達米亞平原上游。流浪詩人吟出土地之詩:『群山對白雲說,我們和微風不是一家人嗎/山谷對平原說,我們和沃壤理應情同手足/底格里斯河對高山和微風說,我們和山城馬汀原是志同道合/吟遊的詩人啊,你除了對馬汀這心靈旅伴訴說,還有誰能夠?』
蜂蜜色的石屋,彎曲的石頭門沿和窗框,和石窗子上精緻的雕琢,讓陽光在窗沿上照映出詩一般的流動。而驢子仍是主要的交通工具之一,買了電視的人開心地把電視給扛上驢背。
我們在彎彎曲曲的巷弄裡走得氣喘噓噓,迎面走來一個包裹頭巾的老婦人,突然親吻我的臉頰,輕聲地說:「阿拉保佑你。」十歲的小男孩提著午餐的優格靠近我們,我以為他是乞兒,誰知他是怕我們迷路,後來連賣芝麻餅的小販也跟著我們閒晃。
「馬汀是我的夢想,我的心。」在馬丁,一個距離敘利亞邊境二十公里的阿拉伯山城裡,曾經離開這裡到了澳洲的六十歲神父輕撫胸口低聲地說。
馬汀遠眺,美索不達米亞平原在發光。那是陽光射在底格里斯河、是煙草田裡翻動葉片時乍現的光芒。遼闊的平原上,人的眼睛可以看到很遠的地方,甚至,看到新石器時代,枯黃的草在風中搖擺。

美索布達米亞平原的風 有 “ 14 則迴響 ”

  1. 「馬汀是我的夢想,我的心。」是好話!好話呀!!
    應該代換成任何字都合適….
    如果是我的話.我想寫成glasgow是我的夢想,我的心!

  2. 搜尋著關於Mardin這個城市的一切,遇見妳的網頁
    去那是我的夢想
    不單只是因為心愛的他就在那個城市裡
    還有許多許多的原因
    很希望明年能成行
    很高興來到您的網頁,跟您問聲好

  3. Star, meanwhile, identifies the sender as a “leggy brunette” ex-assistant of the Bon Jovi guitarist, and claims one photo showed her clad in a high-class ensemble of just fishnets and boots. The purported spam-like message on the email: “Hi. Hope you like these.”

迴響已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