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仁愛路圓環上飄流的靈魂

我有一個朋友,E,我們不算熟,是同事,然後成為朋友,然後偶爾,我會去探望她.她身體不好,情緒不穩定,從有錢高貴的家逃出來以後,再也沒回去過.據說,她的兒時玩伴是連勝文連慧心….
她非常聰明,拿過很多古怪的國外的學位.可惜她怎麼樣都無法社會化.她曾經很美麗,曾經被培養來要做主播.但她自己不要玩了.
她換了很多工作,都做不久.她獨自住在仁愛路圓環的獨身大樓….


有回,我們去找她玩,她租的套房真她媽的貴,照她的邏輯,一個人拿月薪的1/3來住,是合理的.靠,神經了.
那天我們說要去開飯,又說要弄點什麼特別的吃吃,她倒是很熱心張羅,找來願意買單的人,我們卻懶了,說要回家睡覺.幹,我現在想到我那時候,真是太任性太不夠意思.
總之,她倒是沒有怨恨我.還是一樣咂呼咂呼的過日子.
她身體有病痛,所以過得也不好,我也太忙太遠,沒空管她.但她不時會叫我去逛她的網站,看她又在罵誰.或者又寫了什麼驚世鉅作.
有次我拿維他命給她,她還把她的貓跑到仁愛路上給我玩,那隻貓叫春天.黃毛貓,也是一副營養不良的樣子.但是她真的很愛她的貓,就算沒錢,都會想辦法餵飽貓.(難道我那天拿的是貓罐頭而不是維他命???還是兩者都有????)
總之,她後來戀愛了,還給我看她男人的照片,總算交到一個老實人,我也替她高興,她還傻呼呼地跟著男人下鄉做慈善咧.真她媽的轉性了.
然後,那一瓶維他命還沒有吃完,她就死了.心臟病發作…….
“她是不是一個人獨自死去?”我不敢問細節.我從國外回來聽到她的死訊,很震驚,卻覺得跟她是遠的,是生疏的,也不忍心去參加她的喪禮…其實在我心裏,一直惦記著這個朋友.
她死了之後,只要經過仁愛路圓環,我都會抬頭看看她曾經住過的大廈.在心裡跟她說幾句話.我知道她怕孤單,所以老是在張羅朋友玩.
我想跟她說,我常常跟她聊天,她不要再害怕.也不要再痛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