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輩子沒這麼認真

我這輩子,玩樂慣了,書唸得很差.不想念的時候,絶對不會去唸.


考高中時,我寧願天天胡混都不肯唸書,爲的是成就我個人小小的對爸媽的反叛.說不唸就不唸,我管你什麼曾經名列前矛,我.就.是.不.想.唸.
然後只好去唸私立女校…
高中二年級以前,我也沒想過要考大學,管他去死,那是天邊的事情.直到小叔來”教”會我大學的有趣,我才發憤考大學…嗯,考了不只一次啦….
大學時代我能夠好好上的課還真的不多,唯一會努力唸的大概就是西洋上古史,中國史學史,口述歷史跟台灣史吧.記得有一次上中國史學史,年邁的教授講到社會之沉倫,史學之哀,又想到古代對史之尊敬,(大概啦,我不保證我記對了),總之,他是個有懷古之情的教授,講著講著,他竟然眼框濕潤…那堂課真的沒有白上.我見識到懷古風範.
嗯,到了要考研究所,我尊敬的這位教授爲我們開了讀書會,我去是去了,但我腦子想的不是大歷史,想的是”我幹嘛要考史研所啊?”想了很久很久,一直想到考試都考幾所,我決定不玩了.”在我還沒有想清楚事情應該怎麼樣的時候,就不該去做.”
嗯,於是,每一個參加讀書會的同學都高高興興去唸研究所了,只有我跑出校園胡混….
嗯嗯,然後,我竟然會在畢業後七八年,熬夜唸書,唸”奢華,正在流行”(我比較喜歡英文書名”Tranding up”,作者已經說了不是光要談”奢華”,我不懂台灣爲什麼還要這樣翻譯?..這段話不重要啦.)
總之,我生命的前二十年該好好唸書的時候,我死都不肯唸,到了三十幾歲了,骨頭也硬了,坐久了腰就酸了.頭也昏了眼也茫了,我才在那邊拼命.
爲了做題目,我心甘情願滕逐字稿,心甘情願半夜讀資料….(也是因為來不及才要熬夜啦.)
這是命.
突然想到那句話”出來跑的,總有一天要還的”
悲~~~
這篇是分類在喃喃自語喔,如果你看到現在才發現我在講夢話,我是不會理你的喔!!

一輩子沒這麼認真 有 “ 3 則迴響 ”

  1. 湯姆,
    這就是寫稿症候群.
    只要開始寫稿,就一定會想要掃地,洗衣服.
    再不然就突然想要洗廁所..
    等到真的火燒屁股了,才會真正坐下來寫.
    每次人家問我寫稿要寫多久?
    我都不知道該不該把掃地洗衣拖地的時間算進來^^”

迴響已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