虛擬本來就是真實.躲哪裡好?

最近突然對於玩BLOG產生了一種恐懼.恐懼的原因在於:我自以為安全的躲在某處,其實卻是無時無刻被看見.
我們如何在網路世界無所恐懼地安全地玩BLOG?


這樣講或許誇張了,但是,我卻認為這是個值得好好思考的問題.
除非我們能夠完全地虛擬,不然你隨時有被認出的可能.被連結,因為相本,被咕狗到,被聯播.每一樣都讓我們處在一個完全公開的位置.除非我們不玩相本,不寫自己的私領域的事情,不寫阿貓阿狗,不寫老爺今天說了什麼…
但這不正是我寫網誌的開始?就是爲了要讓久未聯絡的朋友知道自己的近況,讓新交的朋友知道自己深切的想法,對生活態度的思考,讓新的網友知道自己的遊歷.這些,都是寫網誌的開始.我期待在網路上跟朋友分享我的想法.前提是,朋友.
當然也可以說:”網路世界上http://miakid.bluecircus.net/
檢視網站我們會遇到志同道合的朋友啊.”的確是這樣沒錯,馬戲團是一例,很多很棒的BLOGGER也是這樣認識.
但是,這又牽扯到另一個問題–我們爲什麼如此需要一個虛擬的世界?
這個問題問的不只是我個人,而是問所有的人.虛擬世界從什麼時候開始如此重要?於是我開始涉入網路社交,開始學習網路語言,開始把虛擬的世界當真.
虛擬的世界本來就是真實的.差別只在於我們有沒有當真.或者當我們發現網路世界本來就是真實的,會不會被嚇到?至少我是被狠狠地嚇到.
當我發現,原來我的某篇文章是會被人在咕狗上搜尋到,而不管願不願意,任何一個人都可以到我的BLOG.這件事令我心驚.
當我發現,原來虛擬世界的人在真實世界中並沒有那麼虛擬,也令我心驚.
更恐怖的是,我到底呈現了一個什麼樣的我?以及,我們在網路世界認識的朋友,真的就是網路上的樣子嗎?我們透過網路,認識了很多很多的朋友,但那是真實的嗎?而我又是真實的嗎?現實中認識的人,我們可以透過互動,透過肢體動作判別他,但是我們不知道他們在想什麼.網路世界的朋友,透過BLOG(或任何形式),我們彷彿知道他在想些什麼,我們知道他失眠的夜晚寫了什麼,看見他對自己的剖析,好像這又比較真實了吧.但,這一切都是真的嗎?
而我又呈現了什麼?我自認為誠實地寫出我心裡所想的事情,但是,真的是這樣嗎?我又為何如此?
分享,是重要的,但是這些分享究竟建立在何種基礎上呢?
另外的問題是,我要如何隱匿,才能夠安全地暴露自己?這樣講很弔詭,那不如就隱匿吧,但網路世界如果不可能隱匿,或者說,到網路上就別想隱匿全部,那到底該保留多少給自己?當我們開心地寫”百條我”的時候,那個片刻以及回覆的片刻,真的是開心.我很高興透過BLOG,我看到這麼多有趣的人.但我總是會想得更多.
虛擬的人際網絡真的有那麼大的吸引力嗎?我們真的需要靠虛擬的世界,來補足我們日常的不足嗎?
當虛擬的人際重要過現實的人際,或許我們就該思考,事情好像變了.
如果真的是個想要躲起來的人,那我們爲什麼又需要BLOG?爲什麼不躲起來從此消聲匿跡?是不是我們有人際上的需求?那需求又是什麼?我們以為我們躲進網路的世界,然而,我們真的躲起來了嗎?
另外讓我更加裹足不前的原因在於沉溺.我似乎越來越依靠網路,沒有MSN,上線就像空了什麼,無法忍受;每天一定要到某些網站報到,不然無法忍受;老是愛偷看自己的反向連結,看看誰來過,待了多久.
當遊戲變成癮頭,而且是嚴重的癮頭,就是該好好反省的時候.我說的是我自己.
貼文的同時,我還是想到很多網路上從未謀面,或者有過幾面之緣的朋友,她/他們是如此可愛,並短暫豐富了我的生命,但這與本文無涉,我想的也不是那些從未出現的朋友,只要來我的BLOG,都以上賓待之.我想的全部都是我自己,我關心的是“那麼,我玩BLOG,究竟是爲了什麼?”
也許這樣的議題,這樣的思考需要很多的分析,但我真的不擅做社會分析,我只會分析我自己,也最關心我自己究竟在做些什麼,但這不就是一切事物的出發點?人不都是從自己出發在想到點別的?
或許這些真的都是”我自己的問題”,怕被看見,就不要玩FLICKR,怕被發現,就取一個完全虛擬的名字,最好也不要參加任何聚會,這樣任誰都不知道你是誰?但那樣我寫WORD就好了啊,我還是渴望深刻分享,但是有能深刻到什麼程度?
好一陣子了,我考慮搬家.很多工作上的同事們知道我的BLOG,其實原本也是無所謂的,我貼了一些我在想的問題,本來也就是希望人家更了解我.但是越玩越害怕.掛越多東西,越了解我們的不可躲避.
也許對別人來說是無所謂的,或者可以輕鬆地說:”那你就寫點可以公開的.”
但如果再來一次,或許我會選擇全然的躲避.(可偏偏我又愛死馬戲團的人)
要搬家顯然也是不太可能,只能說分居.把能公開的留在這裡,不能公開的就搬個秘密基地.但究竟於我,什麼是可公開?什麼又是不可公開?
如果我不能在我自己的BLOG說盡我想說的話,那我又何必多說?
簡化地說:我最近真的有”躲起來”的需求.而那背後,我想了這麼多…

這篇文章是一月寫的,這當中又發生很多事,我貼了小白的一生,決定乾脆延續我的搞笑風格吧.但是對blog的熱情卻有點被澆熄了.當初文章只放了一兩天吧,但有朋友說我也寫出她的心情.想想,放上來似乎也無妨,就不管了吧.畢竟我手寫我心,沒有傷害別人的自言自語,也不是什麼了不得的大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