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遊筆記} 我抬頭,仰望飛機飛過

新公司跟舊公司只有一個block,我常在頂樓抽菸,望著我曾經抽菸的另一個頂樓,然後又把視線移到大直摩天輪,把那裡當作熄菸的終點.天黑的時候,摩天輪光亮顏色不停變換閃爍,我會比較開心.


兩間公司都恰恰在松山機場的航道下,天氣好的下午,飛機飛過,我常會仰頭看著飛機,好想好想就跟著飛機一起飛得遠遠的,飛到我曾經去過,或者夢想去的國家.然而,以前看飛機時,我則擔心:我真的能夠停下來嗎?
其實,多數的時候,我視線平行,微微笑著看遠處的山,在這邊工作三年了,我知道左邊是陽明山,清朗的日子可以看到文大;右邊是環東大道,綠色的高架道路切割了低矮的天際線,灰色的蜿蜒道路有種滑翔著的美感.
這幾天,我突然想聽某張兩年多前常聽的cd,那是坐在我旁邊的另一個旅遊記者tw的cd,她好心拿過來借我.我在辦公室邊趕企劃案邊聽,感觸良多.
想到兩年前鬥志高昂的我,每次回到台灣一定要聽這張專輯,然後努力找尋新的旅遊目的,啃著一本又一本旅遊書.
聽這張cd讓我想到紐西蘭.Rotorua的火山,濃濃的硫磺氣味跟螢光黃綠橘交會卻獨立的一池池滾燙岩漿.池子前立著一個牌子,寫:「在你面前的,正是時間之線,是地質上的時間之線。」
我回來後寫下一段話:
“遠在萬里外的城市裡,我們生活得如此急促,時間,指的是喝一杯咖啡、寫一篇稿子。可是在這裡,時間是一百年、一千年,慢慢堆積。我們短暫的一生,不過是香檳池裡一個微小泡泡,有其存在的必要,卻又那麼渺小。”
我跟tw說,我聽cd,想到紐西蘭.她則說,她想到我還坐在她旁邊時的熱鬧景況.
有次她回台灣,我們趁空相聚,她說”離開那樣的工作,可能很難適應這個社會.”我笑著跟她說”不會的,我覺得定下來的我過得也很好.”
定下來長留在台灣,突然一切都變得立體.仁愛路上的樹影飄動不再只是浮躁光影,不再只是我思念的家鄉景緻,樹影變得真實了,幾乎要看透它的葉脈.連敦化南路上的大樓,都變得立體而犀利.我知道我要開始留在這裡,堅實地工作奮鬥.
發現樹影不再是飄動的那一刻,我竟然感動到宛如新生.
我跟她說,”放心啦,我們都會過得很好”.至少回來,待著,是我那時候最渴望的事情,我還在享受.
記得有一次從外蒙古遠征回來,我累壞了,在外蒙壯得像頭牛,連蒙古人都稱讚我很強壯,攝影翻譯都掛了,只有我蹦蹦跳跳.其實我一回來就掛點.心也累了,我那時已經開始疲倦,但還不是停下來的時候.某天跟朋友去唱歌喝酒,我望著我的朋友們傻笑,眼睛亮亮的,心很安穩.她們哪裡知道,我能夠安心地待在一個熟悉的地方,跟我親愛的人們在一起,是多麼不容易.
所以我想停留久一點.再久一點.
就算不再飛翔,我也一直往前走.
只是偶爾,我好想念機艙裡,熟悉而溫暖的味道.

{旅遊筆記} 我抬頭,仰望飛機飛過 有 “ 4 則迴響 ”

  1. anicca:
    我更慘,我都無法把你放在聯播.試過好幾次說.
    我想大概是因為blog的系統不同吧.
    而且到你那留言好像要先加入會員什麼一類的…
    我好想去留言啊!!
    我會問一下我師父留言跟聯播的問題的.
    但是,您來就是我無上的驕傲了..真的呢.
    尤其我又發現我竟是您少數聯播裡的一枚,
    而跟我一同播聯播的都是大卡呢.真是讓我又驚又喜.
    對了,小豆子到底有沒有來這裡玩啊,說幾句話吧,
    老是躲著可不是小豆子風格呢.
    還有,我那天竟然夢到小豆子,當然,夢中的她依然很”活潑”.
    這意味著什麼呢?

  2. 我有一個燒過的版本也不能播嗎?那太慘了吧,嗚嗚。燒過的版本可以點feedburner那個icon。
    小豆子應該有來吧,老實說,「老是躲著」就是小豆子風格。(嘻嘻,反正假如他沒來,他就不知道我說他壞話;假如他有來,那我就講對啦!)

  3. anicca:
    我知道為什麼這篇連不過去了.
    套句小豆子講的
    向來,她(搞不好你也是)都會很自然地跳過我BLOG上比較嚴肅的文章,
    直接看到好笑的文章,
    所以,你的BLOG很聰明,知道這篇根本不用連,
    反正你們也會故意掠過…..我想搞不好是這個原因喔

迴響已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