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大家一起來看”無米樂”

今天下午正在跟電子報奮戰時,接到一通陌生的電話:
顏:小貓,我是無米樂導演顏蘭權,想邀請你禮拜一到智邦看無米樂試片.
我:我已經知道啦.
顏:還是要邀請你.
我:等等,~你剛說,你是導演?
顏:對啊.(害羞地笑了幾聲.)
我:導演還要自己打電話邀寫手?
顏:沒辦法,沒人注意紀錄片.
我:好,我一定會約更多朋友來看.

繼續閱讀 “請大家一起來看”無米樂””

老鷹高飛

最近算奧修禪卡,連續兩天抽到”可能性”.牌面是一隻飛翔的老鷹.意思是”高飛吧,天空正在對你展開.”
然而,天空是什麼?在哪裡?卡片上說天空沒有界線,又說飛得高,世界才不會那麼渺小.但是我卻在飛翔時找不到天空?

繼續閱讀 “老鷹高飛”

週末泡泡電影院

每個週末,只要在家懶著,就幾乎會看以下幾部電影,反正電視有重播,我就跟著再看一遍.
天生一對,麻雀變鳳凰,電子情書.偶爾會追加其他的泡沫電影,去年則是看Friends.
我承認這幾部電影都很泡泡,但是又怎樣,週末本來就該像泡泡一樣飛啊.弄個早午餐,煮杯有點失敗的咖啡,看到三四點,然後再吃點晚餐.這就是小貓懶懶的美好週末.

Am I a Bitch?

去上做夢的課,老師是多年朋友,要熟不熟,但是心意相通那種.她解完我的夢以後跟我說:”真搞不懂,妳明明就該是個BITCH,怎麼會這麼和藹可親?”
嗯,此話沒有汙衊,我很認真開始思考這件事情,所以畫出那樣的南方公園.
Am I a Bitch? (不准回答,我是在自問自答.誰敢說yes,格殺勿論.)

手牽手心連心,大家一起救甜心

「我家的甜心病情最嚴重的那幾年,我心力交瘁,難過到想要自殺。可是,我又想到,像我這樣在企業工作的人,如果都撐不下去了,那其他資源更少的家屬怎麼辦?在痛苦中,反而讓我下定決心,要為病人、家屬做一些事情。」心生活理事長金林說道.身為甜心的家屬,箇中的辛苦不足為外人道.
甜心,指的是慢性精神病患.多數是精神分裂症患者,台灣大約有六萬病人,其中70%最後會因為認知功能退化,沒有辦法找到穩定的工作;最嚴重的30%會需要專業人員長期照顧。在台灣,大部分中重度病人只能面臨兩種命運:在家裡造成家屬嚴重的心理壓力,或被身心俱疲的家屬送到長期療養院,從此和社會隔絕。這是”心生活協會”的開始.
民國91年一群家屬與義工熱心地撐起了一片店面,”心朋友的店”.兩年來已經有15位慢性病友在這裡受訓,試著回到社會.
但是到民國94年,他們卻面臨關閉的重大危機………..

繼續閱讀 “手牽手心連心,大家一起救甜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