拆解小貓

昨天晚上跟朋友去練參諦瑜珈,真的是把我累死了.直到今天,我都還是全身痠痛,腦袋因為缺氧而昏沉沉.而且今天竟然沒有甜泡泡週末電影….


為什麼強調是”參諦”瑜珈,其實我也不是很懂這一個派別,但是跟我之前練的”阿南達瑪迦”的瑜珈真的差滿多的.阿南達瑪迦大概一個動作會最一次大休息,入門班也不會如此激烈,但是參諦真的很….我每做一個動作,就期待一次大休息,結果都落空..
做了兩套大拜日式,好難~~嗚嗚嗚~~總之每一套動作中間,都要雙手雙腳撐地,在把屁股高高翹上天花板,像一個正三角形…然後再加上做不完的仰臥起坐,伏地挺身..我本來以為這兩個動作就是簡化的蛇式,結果老師一說”這大概是你們這輩子一口氣做過最多的仰臥起坐吧”.我竟然有種五雷轟頂,並且被騙失身的感覺啊~~我大概十八歲以後就沒有做過仰臥起坐了…
到了後半段的”滾背”跟”躺著把腳翻到頭頂碰地,很像一個歪歪的Q.不要以為我很厲害都會做,我根本就趴在瑜珈墊上快要死掉了,死都不肯做.老師也說”做不來就休息,瑜珈的每一個動作都不是作來讓你受苦的”.
但是我怎麼好意思休息喔…只有硬著頭皮做..到最後,我根本被嚇壞了忘記呼吸,好想死啊!!練到後來我已經頭昏想吐,嚴重缺氧.老師雖然一直提醒我們要呼吸要呼吸,照著自己的節奏做,我根本做不到,光是顧著動作就昏了..
練完後我跟朋友去接老爺,順便去復興南路吃清粥小菜,本以為會吐,還好,補充元氣.我跟老爺哀號我下次不要再練了,我好可憐.老爺就說下次去練藏密氣功好了.
可是回到家說也奇妙,就突然舒服了起來,洗完澡更是爽快.通體舒暢.我很振奮大呼”下次還要去”..
不過,第二天中午起床,也就是寫BLOG的現在,我根本快死了,好像嚴重睡不夠,身體好累,有種被拆解的感覺..
要為這一篇莫名奇妙的喃喃自語下個什麼有意義的結尾嗎?嗯,我想到昨天在公司跟師父的對話,當時我們在討論大改版事宜,說了”要先解構,才能重新建構”我大笑”挖,後現代主義耶,我大學上的第一個讀書會講的耶!!”嗯,所以一切都無關乎後現代主義,一切是,我那酸痛到死的身體,肌肉全部從新來過,硬拆開來變軟之後,也許會更健康….

拆解小貓 有 “ 8 則迴響 ”

  1. 這瑜珈跟我學的很像耶
    當然老師也不強迫一樣要做到一定的要求
    做完後兩天一定全身酸痛
    然後覺得很累很累好好睡
    同事說這樣也不錯
    因為體內有深層的疲倦
    每週一次一期十堂課
    我們卻上了將近半年才快上完….
    準備報第二期
    不知老師願不願意接受….
    阿南達瑪迦的我曾經因為學靜坐學過一些伸展
    但他們有點偶像崇拜….
    聽起來 藏密氣功好像不賴
    不知道是什麼

  2. TODD:
    藏秘氣功我沒練過,但老爺都練那個,就是一種氣功啦,聽說老師很隨性,而且其中心思想是”動作不要太難太複雜,不然會只專注於動作上”.總之是很不錯的東西.
    適合懶惰的老爺.
    另外,我們上的瑜珈好像喔,你是在麗水街上的嗎?
    ps.每次約你到我家玩,你都沒來.我們的餘興節目常常是算奧修禪卡耶.不過呢,我們現在在閉關,你要過些日子才能來玩了.

  3. 藏密氣功我請教了我同事
    他說最好去學包括藏密的修行
    因為這是完整一套的
    我的瑜珈課次在公司附近上的
    屬於獨立開課的老師
    我同事也學過參締瑜珈
    她說兩者還是有點不同
    奧修禪卡我還蠻有興趣的
    不過我更想去學畫符這類的東西….

  4. 學了這麼些年的瑜珈,我真正學到的一件事情便是『覺知』跟『放下』
    常常在努力之後仍做不來的時候,我就慢慢的收手
    不覺得不好意思,也不覺得自己比別人差
    偶爾會被同學撞見了說:CoCo妳在混喔
    我便雙手合十,獻上我寶貴的45度腰身說:這位施主您言重了,再囉唆我就嫁給妳,折磨妳一輩子唷…
    同學都說我這是耍無賴
    但是我個人是覺得這就是自信啦
    這位施主,請繼續加油吧

  5. Gee….
    I’m so not into these stuffs. too complicated for my simple mind!…lol.
    I just like plain yoga!
    Better yet, just play some tennis, volleyball, go biking or snowboarding…..! Let’s enjoy the outdors!
    BTW, did you guys enjoy the snow in Taiwan?
    ~from SF

  6. But I thought it did snow more than usual in Taiwan this year…in the mountains of course! Didn’t you go up to the snow? 🙂
    Richard

迴響已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