颱風臨走前的夢境

泰利颱風夜,我作了一個夢,結構完整清晰,簡直把我要離職的心情說得清清楚楚。這樣也好,一直解釋很累人,沒想到一個簡單的夢境卻把事情說完。

夢到我和男友ALLEN去拜訪一個長輩,我們非常開心,因為ALLEN還清了爸爸欠的兩百萬,全靠自己,我們開心到在街邊親吻。
到了長輩家,既嚴格又溫暖的長輩也很高興,正寒暄時,V跟H出現了,V是H的姊姊,V很會賺錢,也幫助ALLEN很多,H熱烈地愛著ALLEN,也常幫助他,這三人是十幾年的好友了,而我竟然像局外人。
最後大家決定去吃飯。我們坐在圓桌吃韓國銅板烤肉,ALLEN右邊是V,左邊是H,我坐在H的左邊,我的左邊是E。H不停地對ALLEN示好,ALLEN太高興不好拒絕,尤其她受H照顧很多,但他沒有選擇H。我默默吃飯,發現湯很好喝,結果直到吃了一口花枝才驚覺湯是葷的,而我吃素。我嚇壞了,忙叫服務生幫我換成蒸蛋拌飯,ALLEN沒有意識到自己吃葷。而E,靜靜坐在一旁,把一切都看了進去。

這夢裡,每個人都是我。
叛逆留著鬍渣的ALLEN是我,他長得簡直像是五年前採訪的廢人,代表了我年輕時狂傲不羈的樣子。但是他是最有能量,能扛兩百萬債務,也能叛逆不管一切的人。
V跟H也是我。在夢中,她們化為我的兩個朋友出現,我們都曾經在同一個公司上班,V現在一個月可以賺十萬以上,是個非常有能力的專案企劃;H是個很出色的記者,代表了名聲。我幾乎要跟她們一樣,若我在某些時刻更堅持。
E也是我。她是非常非常犀利而冷靜的記者,總是知道一切,卻不輕易出手出口,她知道這飯桌上發生的一切事。
我當然更是我。很單純安靜,有點退縮,可是卻相信自己就是這樣,我不想改變我自己,而且我知道我是ALLEN最愛的人。也就是,我是那個叛逆的我最相信的人。
在座位與人際關係中,我知道ALLEN(叛逆)是我的愛人,V(金錢)是我的朋友,H(名聲)是我的敵人,而E(智慧)則是我的知心。
這個夢境告訴我的是,雖然我跟叛逆的我中間,隔了金錢與名聲,但是我知道我將要跨過它們,回到自己身邊。我知道那個安靜卻明瞭一切的我,支持著退縮的我一切的行動。只要我夠勇敢,就可以踏出這一步。
很有趣,夢以這麼清楚的方式顯現出我的焦慮、疲倦與堅持,當叛逆的我跟退縮的我成為同一個人,事情終將有所改變。而不論我身處什麼樣的情境,金錢、名聲、叛逆,都不足以影響到那個單純的我自己。
是的,我終究只能做我自己。這是我最近的領悟。而且越來越堅信,我也許會失去一切,也或許會在很多時候不像我自己,但我不會失去自己。
早上起床順手抄起愛蜜莉.迪金森的詩集,正好翻到一首詩:

我的繭緊緊裹著–色彩若隱若現–
我摸索尋找空氣–
翅膀所擁有的些許能力
使我目前所穿的衣服見拙–

當隻蝴蝶的能力一定存在–
飛翔的潛能暗指
有莊嚴的草地
還有寬闊的天空–

是故我得困惑於這個暗示
並解出此一徵兆
同時犯許多的錯誤,看最後能否
抓住神聖的線索–

颱風臨走前的夢境 有 “ 3 則迴響 ”

  1. 啊,還沒有賣老阿伯做的棉被,妳就要走了啊?:)
    順便提醒一句,妳點人家寫怪癖,要去留言告訴人家啊。我家笨小豆每天翹著腳聽音樂,根本不知道被妳點到了。

迴響已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