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敬的老弟,可敬的軍人

我常常會很驕傲地告訴別人,我老弟在海軍開直升機,反潛的喔!但我從來不知道他面對的世界。我只知道,他過年常常要留守,常常出差到花蓮、澎湖。他回到家總是不常說話。我只有看到他對著亞亞笑的時候,如此溫柔。


今年過年,老弟依舊留守部隊,我們也習以為常,他也不多說話。只是一如以往地,老媽在老弟回家以及出勤前,準備一桌豐富的菜色。直到弟妹問他在部隊年夜飯到底吃了什麼?結果我才知道,他的學弟忘了幫他帶便當,老弟的年夜飯只有泡麵跟PIZZA。
而亞亞的預產期就在過年前後,弟妹總是對著亞亞說:”你要乖乖,等爸爸回來才可以出來喔!”還好亞亞很乖,老弟在部隊值勤,他在老媽肚子裡慢慢等,所以老弟才沒有在她出生時缺席。
我老弟除了壞脾氣跟我一模一樣之外,其他的跟我完全相反。他穩定性高、不抽菸不喝酒不胡混。他不會把工作上的事情帶回家。只是靜靜地打電動,看電視,跟弟妹逛街。
也許是因為我們在現實距離上非常遙遠,他在左營我在台北。長大後我們更少講話,但他總是至少一個月要回一次老家看媽媽,而且每次都會打電話問我到底要不要回家,不要玩瘋了家都不要了!他買新房子時,為我跟老媽各留一個房間,哪怕我們根本很少到高雄。
老弟很高很壯,185。我以前最喜歡他騎車載我時,假裝抱住他,或者故意搔他癢。我很愛欺負他,而他最愛玩的遊戲,就是折我的手。每次都在我媽面前大喊:”喂!你女兒的手怎麼這麼細,一折就斷了ㄟ!”然後我們就開始打架。
但這幾年,他長大了,結婚、有了亞亞之後,更穩重。記得上個月我到南橫旅行,經過高雄去找他,他抱著亞亞到門口迎接,簡直像一個巨人。
我只有在老弟婚禮,還有老弟畢業典禮上,才看過他的同袍們。大家都是頂天立地的男子漢,站得直挺挺,那怕是婚宴上,也規規矩矩,見到哪邊該幫忙,就自動補位。長官來了,就大喊長官好,然後是一個很帥的舉手禮。
老媽總是讚歎,軍人就是不一樣!在我們的眼裏,他們真的都是男子漢。在部隊執勤時,一板一眼,回到家對孩子卻又溫柔地連我都要嘲笑他。小亞亞吃飯不乖,腳腳在學步椅裡亂踩亂走,滑來滑去,老弟總是無可奈何笑說:”喂!你給我乖一點喔!不然到三歲做一次打!””吼!你要跑到哪裡啊?”然後端著碗追著跑。
我真的不知道老弟的世界。哪怕我們家三代都是軍人。爺爺空軍,老爸情報局,老弟海軍。有一次老弟剛考上海軍,他還大笑說:”靠!我們家海陸軍都湊齊了!”
我對於身為軍人家屬的自覺還是等於零。直到某次,老弟在歸仁受訓時,摔了一架直升機,新聞快報說歸仁掉飛機。我坐在電視機前掉眼淚,因為不知道到底是誰出事了?從那時起,我便隱隱自覺到,我是軍人的姊姊。我似乎要學著更冷靜堅強。而這次,老弟隊上掉飛機,我還是學不會冷靜,還是擔憂,卻不敢吵他。
我只是想到,當弟妹很心疼老弟的年夜飯是一個人孤零零吃的時候,老弟說:”我就告訴自己,我在保家衛國,這樣就比較好了。”

可敬的老弟,可敬的軍人 有 “ 4 則迴響 ”

  1. 看起來妳和妳老弟還真是截然不同的人呢!
    軍人的家人是很辛苦的,
    尤其是另一半!
    常要獨自面對很多的重擔!
    看了妳的文章,頓時覺得原來我們國軍裡也是有好軍人的…

  2. 當年在部隊服務的時候,也不曾對家裡說過在部隊的事情。否則,可能我老媽要嚇出好幾次心臟病吧。
    其實要投入職業軍人這個職業,真的是需要很大的決心。在部隊裡的孤獨感,以及因為與家人隔離的疏離,長官的壓力都需要一個人面對。
    記得有年一位學長他的小孩意外身亡,深夜他在海邊巡邏途中聽到消息後衝回隊部那一瞬間的表情,我永遠也忘不了…

  3. 我們家三兄弟都當過職業軍人,現在只剩老二也在海軍開反潛機!說真的當看到新聞時,心臟真的快跳出來!連忙打電話去,聽到他的聲音~~才放心!

迴響已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