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蓮筆記-2} 鄉下人的禮物

本來,遇到聖誕節這種節日,我還是會想念台北,每年,我都要去敦化南路走上一圈看遠企點燈,要去信義區走走,看看A9外的藍色街燈,如果可以,還會化點妝,參加一個PARTY。
以為今年就是安安靜靜,在家吃薑母鴨冷清地度過了。結果朋友打電話來,非邀我們到遠來飯店看夜景、聽音樂過聖誕夜不可。想來肯定是怕我們人生地不熟,回家了沒電視沒網路,又是大眼瞪小眼,這可不符合花蓮人的待客之道。於是,還在大街上遊魂似鬼混的我們,既沒化妝,也沒穿上我的美麗長靴配上短裙,穿著永康街買的POLO運動衫就去了。有點尷尬、有點感傷(每年聖誕狂歡不都至少要擦點口紅、刷一下眼影?)。


可我一下就釋懷。新朋友熱情地點了整瓶伏特加,豪氣地說:「喝不完就寄酒!下次我們再來喝!」結果…我們一個小時就幹掉一瓶…。豪爽!爽!好久沒喝醉了,我向歌者點了一首「White Christmas」就趴在沙發上睡著了。
宿醉醒了的第二天,中午,我顛顛倒倒要去洗掉整身酒氣時,電話響了,是好鄰居小鳳打來的,電話裡聲音很急地問:「我找了你兩天,你跑到哪去啦?我家自己包的混沌要分你一些,我現在拿過去唷!」我昏昏地還沒醒過來,就拿到一包包了鮮肉跟鮮蝦的好吃混沌。
下午,終於醒了,我帶著自己做的薑餅人進城送給朋友,被回贈一個自己做的備忘錄夾。順路買了薑母鴨準備回家吃,(是的,今年聖誕節我不想吃大餐,不用烤火雞,我只想吃薑母鴨!)結果薑母鴨還沒熱好,又聽到門口一陣吵雜,原來是好友小獅王跟小鹿斑比,她們帶來自家田地上種的有機無毒米,剛收成輾好打好,一麻袋的米她們一家家分送,我捧著一罐米,深深感動著。這包米比起我多年前從日本扛回來的新瀉越光米還珍貴。
我們一屋子人正在閒聊時,小獅王又帶來一個鄰居,說是跟我參加過同一個老師的工作坊,想要來打個招呼。一進門,是個帶著眼鏡、斯文秀氣的女孩,她捧著一罐釀物。她笑說:「這都是我自己釀的李子,釀出來的汁是酒喔!」
一時之間,我們家的餐桌上變得好豐盛。有自家種的米、新釀的李子、胖胖的小混沌…,這些「鄉下人」的禮物,溫暖了一個本來可能有點孤單的聖誕節,把我對台北的濃濃想念都趕跑了。
雖然,這篇文章已經貼在這裡,但是呢,我想我的朋友們都懶懶散散,應該不會晃去這裡。所以在我想不出來要怎麼解決這個問題前,我只好兩邊貼了。但是,請容我強調,這是最後一次兩邊貼喔。請諸親朋好友自行加入連結或者最愛。不然,以後就看不到筆記了唷。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