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得膩了,寫得煩了。

因為想在另一邊貼點東西,跑去翻了之前正經八百寫了兩年的文章,找點靈感。覺得好膩。是以前寫得不好?也許不是,只是膩了。
我再翻出一年前寫得八百字的文章。工整。我只能這麼說。或許是我變了。沒有預警,自己跑出來了。塞不回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