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起曬花

早上起床,陽光艷艷,我拉開窗簾,視線所及是耀眼的中央山脈,稻田裡陽光在跳舞。前一晚頭痛欲裂的症頭消失,我趕忙抱著棉被曬太陽,刷牙洗臉完畢,跳著到樓下陽台,把花拿去草地上曬太陽。


很多朋友開始關心我的花蓮獨居,想告訴大家,挺好的,別擔心。紅豆,你的搞笑關心我收到了,一併感謝。
坦白說,要從台北願意出發回到花蓮比較難,因為老爺不在身邊。坦白說,要不是因為花蓮安排了幾個採訪,又跟弟弟約好花蓮見,然後恰恰花蓮的朋友到台北玩,可以壓著我上火車,我,就回不到花蓮了。在松山火車站,一手握著手中的車票,一手握著老爺,真是不想上火車,我聞了聞他衣領的味道,才安心上車。在火車上,我打電話給他說:”來接我,我沒有上車。”他竟然很暸地說:”票買了就給我坐去花蓮!!”(恨~~~)
但回到花蓮,就安心了。一下火車站,我笑著跟朋友說:”天哪!三小時前我們還在台北,看著101大樓,以及塞得要死的忠孝東路,現在卻在花蓮。”離開台北當然不捨,我喜歡信義特區,喜歡那裡的朋友,熟悉那裡的空氣,習慣那樣快速的步伐。本來以為到了花蓮會失落,沒想到,火車站後的大山,給我熟悉安穩的感覺。我又回到花蓮了。
本來,以為沒有老爺,我會說”我要”去”花蓮,”回”台北。”結果,花蓮有魔力,我一到花蓮,又變成”回”花蓮。(但也是”回”台北,老爺在哪裡,家就在哪裡。)
晚上回家,還是很熟悉安穩的感覺,回台北前,老爺跟我把家整理好。點上小燈,舒適躺在椅子上。很幸福。
就這樣過了兩三天,有朋友,貓也出現了,也探望了長大的莊小乖,像羊又像地瓜。翻跟斗一到家裡,就跳到我腿上睡覺。陽台的花開得很好。紫蝴蝶更繁茂,小辣椒長大了,倒是薄荷,生黑斑病。晒太陽應該會好吧?
雖然,稿子進行有點卡住,但日子可以如常,已經很感謝。
最想老爺的時候,竟然是去昏黃市場買菜時,想起我們會討論要吃點什麼,要買哪些菜,結果只有一個人逛著逛著,我打電話給老爺,說”還好我們只是暫時分開住,不是分手,不然我就要邊走邊哭了耶!”一向酷酷的老爺竟然傻笑說:”對啊,呵呵。”他的傻笑讓人很安心。
總之,就是這樣過日子。報平安完畢,要繼續努力專心,我在最愛的璞石咖啡館,坐在窗邊曬太陽。

晨起曬花 有 “ 6 則迴響 ”

  1. 台北風姿綽約,令人眼眩心迷,適合當情人;
    但迎風狂歌拚盡青春後,在燈火闌珊處回首望望,山青水綠的花蓮才能細水長流,真正是攜手漫步同看雲起雲落的原配。
    不過,首要條件是…身邊有個人可以牽手啦!
    那天在松山車站,第一以為你會臨陣脫逃,第二以為你會哭,
    結果通通沒發生,好一隻勇敢的小貓,
    給你拍拍手!
    (小鹿斑比不在,家空空的,有點想念…)

  2. 小獅王,小鹿斑比今晚回來嗎?若要多呆幾天,你嫌孤單,可以到我家吃水餃。又,在松山車站,我只想睡覺……

  3. 至於我的情人節脫逃計畫,老爺說,要專心寫稿,不要跑來跑去,也不要亂花錢。恨~~我看,是他沒有準備禮物,不想讓我回去吧。亨。

  4. 我每天都在璞石寫寫寫,怎麼都沒遇到妳哩?
    明天回台北,要開學,不能再賴了。

  5. 凱爾,老爺料貓如神的意思就是,我被吃得死死的啊……無力…..
    夢咕嚕,我們真沒緣耶,沒關係,我會至少會呆到四月。不急。來日方長。

迴響已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