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台北,跌進安靜角落,默默等待事情發生

剛才從阿逆假家,連到一個很遠的地方。那個人去了遠方,現在要回來了;我们認識不算多,所以她也是遠方的朋友。
假如我沒有認錯人,她是個眼睛很明亮、非常聰明的女孩子。她很漂亮,但是眼睛很深很深。


其實我也不是想講她。只是,她的部落格讓我跌到一個安靜的角落。她說,她在遠方哭了、累了,要回來時更是哭了。她的部落格顏色青綠,就像春天。第一次體會一個好的部落格帶來的改變。
我讀著讀著,突然發現今天沒有開音樂,我一早便坐在餐桌前像女工一般,細細修補最後的文稿。寫成什麼樣子我已經無法辨識,我只能靠一點點微弱的信心,告訴自己,修到第三遍,不用再看文字了,版面整理一下就出貨吧。
也因為太專心,我一直沒有發現,家裡,只剩下鐘在擺盪的聲音。搭搭搭。我沒有心慌,只是很意外地發現,我在台北,依舊如此安靜。
就像在花蓮一樣,我可以整天不說一句話,不聽音樂。
就這樣,跌進一個很安靜的角落。默默等待著接下來會發生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