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蓮筆記}燉一鍋肉,回到台北了

回到台北一個多禮拜,還是不真切。晃晃盪盪的。交稿了,開始寫另一本了,就是這樣過著日子,心不安定。好像沒有根一樣,心裡想著:”到底什麼時候回花蓮啊?我想家。”
直到把所有稿子都交完的那一天下午,談了一個工作,突然好想吃甜點,於是在回家的路上繞去碧潭橋頭的大潤發,買了一大盒明治紅豆抹茶冰淇淋(最划算的甜點,可供解饞二十次。)還順便買了很多菜。盤算著:”晚上來做涼麵吧,上次在小鹿斑比家吃的好好吃喔!”還買了新出的麻竹筍,想煮清淡筍子湯,讓老爺清清火。他最近好累好可憐。
買菜的同時,我發現我終於安頓在台北了。我終於回來了。


那種心思很難說明白。我是靠吃來感覺自己存在的人,過去的一個禮拜,我要不就餓肚子,要不就出門吃飯,想說,方便啊,買菜幹嘛?我甚至去吃自助餐,也不願自己煎個蛋來吃。
可是當我開始在冰箱囤積食物時,表示我又要留下來了。買食物讓我覺得安心。我同時想著,該整理一下家裡了,餐桌上都是資料、名片、空的飲料瓶子。還停留在我為上一本書奮戰的狀態。甚至還有智邦時代的名片…。該整理一下了。
我現在已經習慣可以用日光燈寫稿,而且不用開客廳的燈,就這樣暗暗的窩在餐桌上看稿子、改稿子、寫大綱。隨便怎樣就進入工作狀態。反正也沒別的事了。
從餐桌看出去,是淒涼的陽台,種滿了黃金葛,沒辦法,漂亮的草花在我們去花蓮時,都死光光了,我現在沒有心情種,我只懷念花蓮的陽台。連昨天回家時,明明是悠悠亮亮的下午,陽光很美很溫和,街樹很漂亮,可是沒有山。
不是沒有山,只是山都灰濛濛的,好辛酸。
不過,總算是安定下來了。還沒有完全搬回來,下個禮拜事情辦完,還是可以回花蓮。也許會延到六月中才搬回來,但習慣台北了。就這樣子罷了。很想花蓮,很想青山,很想花蓮朋友們,很想很想,想念窗外無邊無際的菜田。
好久沒有散步了。
火爐上燉著一鍋梅干扣肉,今天不寫食譜,因為我今天亂做亂做。只圖安心。
烏鴉來了……..肉燉好,發現家裡沒米了…花蓮還有兩包米,一包是玉里療養院病友種的,一包是朋友送的冠軍米..可是,現實是,台北家沒有米了。ㄞ。去便利商店買吧,隨便什麼米。在台北就不要講究那麼多了。

{花蓮筆記}燉一鍋肉,回到台北了 有 “ 3 則迴響 ”

  1. 怎麼覺得有點淒涼的感覺呢?
    好像是被關進牢裡呀~
    下次進貢 organic 的花生醬一瓶,
    讓女王陛下開心順便增肥好了,
    不管在哪裡都要展現充沛的生命能量才是貓族女王啊~

  2. 紐約公主:
    我剛去妳那邊,發現不能留言。我想你應該會回來我的車上晃晃。
    嚴格來說,我們見過兩面。
    比較長的一面不是在機場,是在紐約,還一起去哥大咧。(跟某左派:P)
    還有那個電子情書的咖啡館。不過我們那天不太熟說。
    啊另外,我到你那邊啥米”松鼠”的那篇看到自己嚇一跳的東西
    –>我們是上海家庭…….
    啥米,我寫過這種讓我自己臉紅的東西嗎?
    我找出來在哪說過了,被自己嚇死。
    我不會抹煞一半的血緣,但有機會的話,
    我真想寫寫一個不是權貴的上海家庭在台灣的生活樣貌。
    寫國宴家宴就不必了,留給別人吧。我不來那一套。
    我是爬牆(真的爬牆)長大的野丫頭,常常挨罵。
    所謂的上海家庭,代表的是一半的生活經驗跟習慣。
    另外一半,是苗栗海邊小村的生活習慣。
    至於藍綠,就更別提了。
    偶棉家以前有藍有綠有橘。現在我就不知道溜。
    ㄚ我咧,
    偶,偶以前阿扁沒選上台北市長時,偶還哭了溜。
    後來,我現在很慶幸,我那年選總統時,給他們一人一個幹。
    實在很爽。
    http://miakid.bluecircus.net/archives/001278.html
    (當然現在看看這篇文章,還是有很”奇怪”的地方,譬如,我堅持反戰,
    但是”反對軍購”又變成另一回事等等。但重點是,那兩個”幹”。真的很爽。)

  3. 女王呀~
    你那篇文章真有意思。我想這是大部分的人民的心聲吧。
    然後,我想同樣的心情,可能兩年後大家又得再面對一次~
    我記得跟你第一次見面時非常震驚,因為陛下居然可以在生人面前,
    毫無顧忌的繼續演出「我是如何度過這六年」的海外旅行版,:P
    我整路都在想,老爺好可憐啊~
    難道是貪圖美食,所以只好乖乖被虐嗎?
    (嘻嘻,所以,我想,對這本書有興趣的人應該是粉多的)
    我很羨慕你們這種活力充沛,活得淋漓盡致的小野貓兒(這是稱讚喔)
    你在爬牆時,我大概是站在某個窗戶後面看你們追逐的乖巧家貓吧,
    (我其實該會爬牆的,我腳很長耶,嗚嗚)
    或許是這樣,所以反對運動成了我唯一可以稍微「撒野、沒形象」的場域,
    蹲著抽煙、吼叫、罵髒話等等等等野丫頭做的事情,都變成「合法」。
    也不用怕被那個路人看到了,跑去家裡說長道短或是成為街尾巷談的材料:
    那鍋XX家的XXX呀,怎麼怎樣子啊~
    小地方有人情味嗎?也許,可是,這種人情味也挺「吃人」的。
    所以,我好羨慕你們。一種非常恣意的,充滿生命力的自然姿態。
    我很喜歡那個已經消失的上海,也許是尹雪豔給我太深印象的關係,
    (當然,後來在我的生活中,這種話講出來就要被幹醮的),
    也許是更早,從徐光啟開始的一個與新的世界接軌、勇於改變的城市,
    (余秋雨寫過這樣一篇非常sentimental的上海小觀察,我非常喜歡)。
    當然啦,我知道在台灣講「上海家庭」,直接意義多半是生活樣貌上的,
    對我來說,直接的反應就是有紅燒獅子頭的家庭,
    我一直到高中,認識我的上海權貴同學時,
    才真的看到梁實秋那些人所寫的獅子頭,原來是長這樣子的東西呀~
    有種參加萬國博覽會的驚喜。
    我是孤陋寡聞的家貓,活在非常單一的環境,
    所以很喜歡到處看別人不同的生活經驗,藉以瞭解這個世界的多樣,
    這或許是我很喜歡「異世界」的朋友的原因,不管藍綠,有趣比較重要。
    藍綠這種事情,跟宗教也差不多,既然可以包容宗教多元,
    為什麼不能容忍認同多元呢?國家這種東西,操作著最神聖的暴力。
    不要寫瞎米搞笑書了,我想,苗栗海邊到處亂跑的迷糊小小野貓,
    不用特別搞笑,本身就會充滿笑料了~ :P (期待喔~)

迴響已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