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話的權利

“珍惜台灣,小心輕放”的文章也貼在中時,被罵慘了.雖然也有人支持我,但我感到難過,於是關掉迴響.
但我無論如何是不會把文章刪除的.那代表某一種聲音.


“我是在反動嗎?”貼文後我不停問自己.我甚至敢到悲傷,也許,再年輕個幾歲,我會是廣場上的一份子.不管哪一邊都有可能.但,我更寧願我是為了動物,為了環保,為了反戰,為了性別權益而走上街頭.
我不反動,但我反對如此的對立.
我當然有權利,並且要大聲說出我的看法與深沉的心情.
老爺說:”你很豬頭耶,在小貓車上講講就好了,跑去那邊幹嘛?好好過日子吧.”但我做不到.總該有個聲音,是讓大家能夠安靜下來,不要那麼激情的.
坦白說,我看到胡德夫在廣場前唱美麗島,我真的眼淚要掉下來.那一刻,我心中的難過無法形容.今年雲門的”美麗島”我也看了,也是重頭哭到尾.那本來是一首黨外的歌,一首美麗的詩歌,我萬萬沒想到有一天會在倒扁的場子聽到.
我是如此愛著我的故鄉.每一個人都是.
然而,我們卻因為愛自己的故鄉而對立?
有人振振有詞跟我說:”這是必要的破壞”
我想問”要破壞到什麼程度?終點在哪裡?”
有人罵我,說我認為台灣很脆弱,就是對台灣沒有信心.
我想問”當相隔不到一公里就集結了兩股互相仇恨的勢力,難道不需要害怕嗎?”
又有人說”你們怎麼這麼冷漠?”
我只想說”我一點都不冷漠,只是我相信,有一百種方法可以讓台灣更好,對立,不應該是選項之一.”
不看電視新聞,不是怕煩,而是無法再承受.
總要有人好好地,安穩地過日子,台灣要繼續運作.電視上每天充滿罵人的語言,這樣真的很糟糕啊…那些罵人的,縱容別人罵人的,傳播別人罵人的語言的…良心會安嗎?如果這是全台灣的共業,那我也理當一起承受,只是我要在自己被淹沒前,多說些什麼.
這次,我真的無法激情,只有害怕,只有看電視看到很想哭.
在中時有人問.”要怎麼更好?”我只能說”先冷靜吧”
也有人問,要怎麼把愛傳出去?因為我的標題略略改動,加了把愛傳出去…哀.親愛的問問題的朋友啊,愛,是關懷弱勢,是關懷貧病,是大家帶著包容的心,平撫因為族群,因為對立而受傷的心.不是包容貪污者或者包容污衊別人的人,而是試著讓台灣的對立消弭啊.
如果,環保運動,反戰運動,反核運動有這麼多人走上街頭就好了……….(小貓之碎碎唸)…………….

說話的權利 有 “ 18 則迴響 ”

  1. 哼!讓我想到,中廣記者還興高采烈的說:這是台灣第一次夜間遊行…。女權火照夜路時這些關心社會的人都到哪去了?
    小貓乖乖,平靜是好的,我們給了政治人物權、錢、名,犯不著把”人”都賠上了,不是嗎?
    我支持你在中時貼文,因為,這也是一種聲音,而且絕對需要大聲說出來。

  2. “我相信,有一百種方法可以讓台灣更好,對立,不應該是選項之一”說得很好喲
    小咪ㄚ~”罵”是另一種聲音的表達,看到就好了,應該不用放心上,
    你,或說有些人是頭腦比較清楚一點的
    但也有些人只會以自己的角度看世界,就別沮喪啦

  3. 你只是聽到上街頭罵的人的聲音
    但沒聽到默默地愛台灣的人的聲音而已
    不說話並不是代表認同或沒意見
    只是不想隨風起舞而已
    我們這群人對過度的媒體報導過度的激情感到厭倦
    所以關起電視不看不聽不問
    但並不表示你是孤獨的
    蟲子站在你這一邊
    也相信我們身邊的人看法跟你一樣
    愛台灣要用對方法呀

  4. 小貓呀,其實挨罵就算了,就當作那也是一種表達。
    很多事或很多話說出來,就會像工頭講的,被漂亮或不漂亮地反擊回來,
    而那反擊也算是人家的「信念」,
    不管漂亮不漂亮,不管是言之有物還是口水謾罵。
    這這這….反正說不清啊,
    不如就想說的就說,不想說的就別說,
    說完了想閉嘴就安靜,
    還想說的就請繼續。
    會好好的,台灣挺得過去。

  5. 謝謝你們,
    也許我太少被罵???
    我是真的佩服起可以在網路上論戰或者被網友攻擊的人了.
    後來我才知道,原來要在中時貼這樣的文章是需要勇氣的,
    好吧,就當做整件事的笑點吧.
    不過,一件事學到一個道理,我站在我的立場認為我很理性很公正很客觀,
    但我真的沒有激怒他人嗎?
    我的遣詞用字真的很溫和?我想老爺看到應該會罵我愛惹事生非.
    但我不後悔.真的.(哀唷,講得好像做什麼大事似的,不過就一篇文章挨個罵..)
    另外,謝謝凱爾引了工頭的話,很有用.對的.不過是反擊的漂亮與否罷了.
    還要謝謝dear john,被我煩了一整晚.

  6. 小貓
    我也不能同意你再多了
    走上街頭表達不滿沒有錯
    但是這樣的表達被政客利用又是另一回事了
    我對這件事從頭到尾倒是完全冷漠
    還不如把心力放在婦運同運工運或其他更弱勢的運動啊
    (因為在下認為現在的狀況根本就不是社會運動)

  7. 小貓:
       潛水了很久,我也忍不住要來說,我的看法和你是這麼類似啊!
      有些人真的是習慣二元對立的,在他們眼中,任何不同意他們觀點的人就是敵人,於是第三種、第四種聲音往往就出不來了。
      就像別太在意,我覺得你也代替很多人說出了沉默的心聲啊:)

  8. Tate
    你也潛得太深了吧….
    我剛也跑去你那邊晃了一下
    有篇不看電視新聞的,很有意思…我也不看電視新聞耶
    連那種非要看政論性節目不可的小吃店,我都再也不去了,吵死了.

  9. 台灣的局勢 讓遠在國外的我好幾天都掛在網上
    一直到看到你的”珍惜台灣 小心輕放”的文章
    頓時有種開朗
    那時了解到 深愛的台灣不會有事
    因為有許多跟你我一樣的 許許多多的人民
    在守護著這塊土地
    潛水很久了 也一直到這件事覺得一定要給你打氣一下

  10. 維婷
    感謝你.果然大家都潛得很深.
    另外,以上那麼一長串打氣名單裡,
    有好多是我們以前一起上街頭捍衛女權的朋友.
    女權火,照夜路..好久以前的事情了…
    沒想到,當初一起上街頭的朋友,這次的心境竟如此相同.

  11. 小貓妳好,
    我是欣賞妳文章的潛水客, 加油!
    在中時Blog, 同樣一篇”珍惜台灣,小心輕放”, 妳寫的比那個查理王好上1000倍, 更有感情, 更有深度, 更有見解. 也欣賞你對不同意見讀者的回應態度與方式!! 加油哦!

  12. 我覺得是這樣,運動的本身不是為了對立,
    而是操作的人、操作的方式、宣傳(或反宣傳)的人與方式。
    假如今天是為了女權為反戰為反核為同志走上街頭,
    一樣會有人說這是挑起對立,
    男人與女人與其他性別、異性戀與同性戀、和平與恐怖主義、經濟與環保….的對立。。。。。。
    因為用對立,用二分法最好理解最好區分最好報導最有看頭最有吸引力最致命,
    所以大多數人都選擇了這種方式。
    無論如何都會被罵的,誰都會,
    小貓根本不必放在心上啦。
    (只是我被罵通常會反擊,沒辦法,八婆性格)

  13. 潛水客
    感謝你的支持,但千萬別降說查理王啊,他可是我尊敬的前輩呢.
    凱爾
    我已經不太會罵回去了耶,好累.
    我不像外表那麼強悍,如果是面對面罵,我第一時間會撒野,
    但更多時候,我是偷偷躲起來難過….
    但這次很感謝有你們.

  14. 啊!怎麼回事?
    我聽到胡德夫在廣場唱起美麗島時
    反而超級感動
    那是以前胡德夫在黨外群眾場合唱的歌
    讓人感動到不行
    但是黨外變成今天的執政黨
    卻搞的經濟衰敗 民不聊生
    而且還弊端連連
    若我是胡德夫
    我也要重唱美麗島來嗆扁
    美麗島怎麼能容許一個貪腐的政府呢

  15. 潛水艇
    你不覺得 這正是讓人難過之處嗎?
    但我要再次申明,事情演變至此,我兩邊都不支持,正如我投廢票一樣.
    另,本篇及本小站截至目前為止,均不提及倒扁與挺扁,感謝朋友們,也從不在此板討論此問題.謝謝.我們就在心裡尊重彼此的選擇吧.

  16. 有權利不代表隨時可以權利發言。
    有説話權利卻不代表任何地方皆可以發言而干擾其他人不想聽的權利。
    有一次在車上聽見有一男人說政府如何,卻在這一時間有一個女的制止他發言干擾,於是男的要爭執有「說話的權利」,指責那個女的無理。這時候女的問所有的乘客有沒有意願要聽那的男的發言,就在此既無人舉手,而我與內人於是就舉手認同。
    你有說話的權利但我也有不聽認為吵鬧的聲音,這時是誰對呢?
    其實這很簡單清楚的事,於公共空間是不允許說話過度的權利,而說話的權利只的是說話的內容,不是指隨時隨地都可以說話。現在的社會的許多人,全荒謬了權力的極限,不清楚權利與公眾之間的界線,也就是不清楚私人與公眾之間的領域才胡說有「說話的權利與自由」,這多可怕呀!
    當依群人走上街頭時是義正嚴詞,卻忘了另一群人的空間。於公共空間是有限制是因為所有的私人的權利,是尊重公共空間的每一個人。
    台灣呀!被權利搞昏的自由,也把自由搞混了權利,也把人的公共空間的知識給混淆,難怪中國人不能有自由與權力的說法,是需要專制的管理才能有秩序,是非民主知識的國家。

迴響已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