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聖誕燈之清淡的美好人生

1222,終於截完所有稿子,我一個人帶著我的mp3,跑到信義區看燈.我最喜歡看聖誕燈,覺得這是台北人小小的樂趣與寂寞,因為看不到星空,所以把假星星掛在假樹上,但看久了,也真有那麼點歡樂氣氛.
以往,我都走敦化南路看遠企跨過半條街的燈,然後再到仁愛路看成排樹上的燈,今年,同事說要看燈就要到信義區.
一個人看燈,有點孤單,卻也有不同的趣味,我把自己當成來台灣旅行的人,一如我以前到許多國家旅行時,這裡,暫時是個異地.但異地的浪漫並沒有維持太久,媽的,我忘記帶相機了…..本想拍點什麼,算了.我靜靜走走吧.


從莊敬街(?)繞過世貿,繞過信義捷運施工區,風很大,趕快鑽進101.在我決定鑽進百貨公司之前,看到中國信託前面有青少年唱RAP,我站在街的對角想了很久,還是算了吧,想湊熱鬧也不用搞成這樣,歐巴桑混進去聽RAP,會被笑吧,被我自己笑.結果我只是站得很遠,看了中國信託的聖誕燈而已.
在101想起該順便看個包包,被資本主義消費一下,還好我沒花半毛錢,又踱出101.只看上一頂Nautica的毛帽,下次買.
然後我就繞道新光三越,什麼也沒買,連多逛一點的興致都沒有,又草草看一下卡通聖誕燈,在藍色的街燈下,懷想一下前年的聖誕,就快步逛向誠品.賣場竟對我一點吸引力都沒有,草草結束,跑到路上,遠遠地對著101發呆.
最後慢慢走到國父紀念館,開始享受一個人的發呆.想起離開辦公室前跟同事在比一身的行頭,我哪有什麼可比呢?包包是陪我流浪過的Tatonka,犀牛牌包包,在美國有點小紅,強調堅顧耐用;我的鞋子很便宜,一兩千,撲馬的.同事的手錶好像是gucci(?)我忘了,我的…我早就不帶手錶了,我只有仁波切加持的金剛結;我的皮夾是英國買的Harros,很舊了…我記得我比完後 ,好像有一絲絲的羞愧,但這就是我.
我匆匆走過紐約紐約,101,新光三越,誠品旗艦店,那不是我的世界.我根本買不起櫥窗裡的任何東西,香奈兒的鞋子好好看啊,真是會陳列…但那更不是我的鞋.我買不起,但我悲傷嗎?
坐在起風了,涼颼颼黑漆漆的國父紀念館,我卻不覺得失落,因為我想到日子可以過得很清淡,一如我在花蓮的日子.
一壺熱茶,一盞燈,一塊蛋糕,一本書,還有老爺在我身邊.這樣的人生,已經很足夠了….
又,今天聽的音樂是五佰,愛你一萬年.我記得有個前情人很愛這首歌,可是我們只愛了一年半.大家辛苦了.小貓也辛苦了: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