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棺材本

我只想講一個小故事.
國中時,我的學校在新竹的一座小山丘上,在上學的路上會經過榮民之家.我也常常在公車上看著提著小塑膠袋的老榮民,搖搖擺擺上車,深怕一個不小心就跌倒.塑膠袋裡裝的只是便宜的水果罷了.
這些榮民伯伯我從小看著,就有了情感,只要是有關榮民的新聞,我都會特別注意.
有天,我在報紙的一個小角落,看到一則新聞…


一個老榮民把畢生的積蓄給存在床底下,他沒有妻子也沒有孩子,甚至在台灣沒有親人.他一點一點地攢了些錢,要當做自己的棺材本,一把大火把他的家給燒了,床底下的棺材本也沒有了.老榮民大哭,那是我的後事錢哪..
我看了非常難過,把他給剪下來收到鉛筆盒裡.直到泛黃了我都沒有丟掉.
當然,我現在已經找不到那張只有名片大小的剪報,也搞不清楚還是青春期的自己,究竟為什麼要保存這麼悲傷的新聞.
我也沒有恨誰,沒有恨任何政黨,沒有恨任何政治人物.這種事情看多了,你會知道只是時代的悲劇.我們每個人還是長成自己該長成的樣子,也長出對生長的土地的感情.我想要有愛,想要每個人都幸福快樂,想要傳播好的訊息.我去過台灣獨立建國組織一次,後來發現那不是我的地方;我來自眷村,沒有投過國民黨的票,以後也不會在投民進黨.我又長成另一個應該長成的樣子了.
只是常常想起.老家拆了,我卻再也沒有回去過.老弟說我是個無情的人,其實不是,我不敢回去.我不想看到我出生的地方,亞亞出生的地方,現在變成一堆廢墟.我知道這不只是民進黨或者國民黨的決策,這不過又是個短視近利的國家所發生的悲劇罷了,一個不知道保存生命軌跡的國家必然會發生的殘酷事情,我也沒有怨恨誰.只是,我真的不敢再回去.那裡,是老媽嫁給老爸的地方,是爺爺奶奶從上海撤退時,建立家園的地方.我們在那裡生根,我卻再也回不去.
年關近了,我一直想到老家,想到我們總是在院子曬棉被,想起,那門鈴老是沒什麼用,我得在圍牆外大喊:”媽咪!我回來囉,快開門哪~~~”然後屋子裡會傳來許多阿姨的笑聲,她們正在打麻將呢,老媽會推開有點吱吱響的紗門,然後紗門關上碰地很大一聲,接著就會聽到老媽開心地笑說:”來囉來囉~~”

老兵的棺材本 有 “ 12 則迴響 ”

  1. 完全可以懂這種心情。
    再也不會投了~如果,身為多數的族群,無法用更包容更開闊的態度去面對跟接納新來者,我又為什麼要屬於一個狹隘心胸的族群呢?
    前陣子,綠營對於「眷村整建計畫」預算所講的話,讓人覺得很冷很冷。眷村的人,榮民不是外省權貴,無須把他們對於不公義政權的憤怒發洩在這些孤苦弱勢者身上,更可笑的是,面對所謂的權貴,這些人恐怕反而不敢這樣無禮吧~
    台灣人的厚道不見了,中國古文化中的仁厚美德也沒了,
    很遺憾,真的很遺憾,本國就這樣變成一點格調都沒有的國家。
    以前常聽一些外省杯杯說,你不知道共產黨多可怕呀~
    沒想到,很悲哀,最後居然是我得跟泛藍的外省朋友講這句話:
    你不知道民進黨多可怕呀~
    很悲哀,我們都是蠢貓,以為大家都想要一個美好的世界,
    我們很願意為這樣的美好想像去奉獻,可惜,事實上,並不是。
    我在泛藍政治家族長大,除我家人外,我沒投過國民黨,
    不過,同樣的,我再也不會投給民進黨了。

  2. 看完,我不知道該說什麼。
    問題的根本不在政黨,沒有一個政黨是永恆的,
    這是徹底的人心的問題。
    只能說我幾乎無法再相信人了。

  3. 看完了,恩。我家那個榮民也在想同一件事情呢。
    看完之後更想罵髒話,感覺很嘔。不過不可以在別人家撒野。
    寫得好!

  4. 我心戚戚然也。
    我生長於我稱之為“黑五類”的家庭 — 父母都是外省人﹐且不會講台語。我朋友告訴我選舉時別回去﹐免得被扁。我爸媽也不想回去﹐說回去也跟住美國一樣﹐都是二等公民。
    我小時就搬到美國﹐所以我不懂台灣的政治。只是覺得亂烘烘﹐好像為了利益權力甚麼事都可以做的出來。前一分鐘講的話後一分鐘可以完全推翻﹐讓人傻眼。。。。
    小貓﹐我很欣賞你的直率。等一下就要去拿前些日子訂的書 — 肯納園–一個愛與夢想的故事﹐我與我媽一人一本。非常期待。謝謝你﹗

  5. 小貓
    我看了你上一篇和這一篇
    心裡很認同妳的情緒,但是很不認同這樣的邏輯
    我覺得很悶,因為不知道要怎麼講清楚
    只能拼命搖頭[事情不是這樣的]卻無法寫出無煙硝味合乎邏輯又具寬容心境的文字
    只是告訴你一下我的真正感覺

  6. 提瑞克斯
    其實也沒有那麼嚴重,也許在國外很多是會被放大些吧.我可也沒被扁過啊,台灣吵雖吵,可是還沒那麼嚴重,別擔心.
    選舉時被扁…只要不要跑到敵對陣營亂放話,我想都還好,頂多是家人朋友間小嘔氣囉.
    謝謝你們買肯納園,也希望你們喜歡:)
    紐約公主
    我想,你一定比我難過許多.我了解.我也常看你的部落格,也有很多感觸啊.想當初,我還不認識你時,別人介紹你可是用你當時的頭銜啊.想起來真是諷刺.
    curo
    不管是不是這樣,總是我們都有各自表述的空間,沒有人在第一時間跳出來說不愛這不愛那.光這樣,已經夠好了:P
    至於其他難過的各位,事情只能這樣.今早開車時在想,其實無論怎樣日子都可以照過,只是換個地方過年,年照過,心裡的難過,也不能怎樣了.

  7. 就是因為這樣,所以跟老婆決定要把瞿小亞和肚子裡的那一個在她們國中畢業後就送到國外念書,這樣的環境不要污染到我們的下一代。

  8. 過了好幾天還是寫不出來。不過謝謝你的體諒,如果因為政治和你翻臉,我會後悔一輩子的。

  9. Hello 小貓
    我終於讀完了您的大作肯納園﹐我非常的喜歡﹐平實的手法勾畫出細膩的人物心情﹐ 很棒﹗ 由其是您對動詞的掌握﹐這些人物就活生生的跳出書頁與我對話。不愧為開卷2006十大得獎書之一﹗ 🙂
    這四位主人翁真的很幸福﹐有這麼愛他們的父母﹐也很幸運父母有經濟能力能建立起肯納園﹐讓他們能快樂安老終身。希望將來會有更多的肯納園﹐像星星一樣﹐在台灣各地亮起肯納之燈﹗
    再次謝謝你的心血與付出﹐以這本書讓更多人能正確的認識肯納症與他們及家人的生活點滴。

  10. curo:
    我們不會因此翻臉的(感謝老天XD),以前那麼多次我們都身在其中的風暴,我們都安然度過,這次算小事吧:P
    以後也一樣的.我們還要一起吃火鍋跟甜點啊,當然不可以翻臉囉.要知道,這次把彼此檢回來,很有緣:)至於吐苦水舔傷口的事情,我們才正要開始呢,哪能說斷就斷啊:)
    提瑞克斯:
    謝謝你的讚美了:)
    老弟,不管怎樣,我們都會盡全力愛亞亞的~~~~大心~~~喔,,,我要趕快去睡覺了,不然會被你罵XD

迴響已關閉。